《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2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市委副书记岳文豪也不是不明白这其中的道道,他早就听说过张文定和吴忠诚之间的斗争,但他关心的不是这两个不知道好歹的人斗的怎么样,他只关心他自己的脸面。
  当初徐莹来望柏考察,他是亲自陪同的;去燃翼,也是自己陪着去的,本来是风风光光的事情竟然被张文定搞到这步田地,他的脸上已经挂不住了。
  况且,《大江日报》这一报道,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望柏市,甚至石盘省的形象。
  这种大伤元气的事,不找个出气筒,他睡不好,也吃不好。至于省里怎么处理市里,那他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张文定满心无奈加忐忑地站在岳文豪的办公室里,他心里很不是滋味,说到底这一切都是自己惹的祸。
  虽然自己来到燃翼想打开一番天地,为燃翼老百姓多谋些福利的想法没什么错,但强龙难压地头蛇,吴忠诚一时半会还扳不倒。
  他也不想因为自己和吴忠诚的争斗给市里带来什么麻烦,但吴忠诚这个老狐狸却给自己使出了这么一个阴招,让他一时陷入了僵局,就算是自己给岳文豪解释清楚,那他也未必会全信。
  更何况,这事儿还没办法解释。
  吴忠诚这是堂堂正正出手呢!
  毕竟,吴忠诚大自己一级,而且他跟岳文豪的关系自己现在也还没摸清,所以张文定决定,不管岳文豪怎么批评自己,今天都只能乖乖地挨训。
  既然只是市委副书记个人批评,那就表示暂时不会有组织程序,他这个事情市委还不至于马上给他定个什么性。既然定了不性,那就不担心处分,甚至连处罚可能都不会有,那挨一顿训让领导把心里的火气发出来,也是值得的。
  岳文豪并没有给张文定赐座,他是市委副书记,跟一个县委副书记上来就发飙是可以的,但这个县委副书记,却不能像对待别的县委副书记一样可以随口谩骂。
  毕竟,以张文定的年纪,出任县委副书记的职务,是个人都知道在省里肯定是有着强大的后台的,但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就不知道这水有多深,想必挨一通骂汲取点教育,对他张文定来说也是个好事了。
  这也是对他张文定的关心和爱护嘛。
  “文定同志,知道今天为什么叫你来么?”岳文豪一脸的平静地问了一句,脸上的肌肉,如同雨过天晴后脚窝里的死水,一动也不动。
  在张文定来市委之前,岳文豪是想着劈头盖脸就给他一通训的,可真见他来了,却又改变了原定的方式方法。
  张文定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征兆,他不急也不恼,笔直的站着,两眼看着岳文豪,脸上露出了真诚的悔意。
  “岳书记,我给燃翼,给望柏抹了黑,您处分我吧!”张文定的话不急不慢,掷地有声。
  反正这时候任何的解释,都会让领导更生气,只能先认错,给领导一个勇于承担错误的印象,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既然已经知道了市委暂时不会有什么正式的动作,那他也乐得大方一些,自请处分。这样子,显得态度特别端正。
  岳文豪冷哼了一声,道:“处分?难道处分你了,望柏丢的脸面就能找回来了?你来燃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在基础也干过,也是履历丰富的领导干部了,就不懂个方式方法么?”

  岳文豪怒火中烧,虽然张文定的表现还算让他满意,但这不是老师教育学生,不是家长训斥孩子,这种政治问题不是说打一顿,骂一顿就能了事的。
  他真是觉得窝火,怎么就遇到了这种破事。
  张文定低下头,这话他没法接。
  他不想解释,也没法解释。在官场中,解释就是掩饰,领导最烦的就是你跟领导讲道理,说理理。领导在骂你训你的时候,你不说话,乖乖挨骂挨训,他才有成就感,才有优越感,就算你是对的,他是错的,让他发完了飙,你的处境也会轻松许多。
  当事情真相大白了以后,他可能也会自我反省一下,虽然他不会当面跟你道歉,但你留给他的印象,远比你当场跟他顶嘴要好的多。
  当然,他不自我反省的可能性更高。
  领导嘛,日理万机,心里装的都是大事,哪儿有时间为了下属去反省?
  “我不关心这报道是怎么上了《大江日报》的,我现在关心的是这件事到底是不是事实。”岳文豪见张文定不说话,他心里的气又开始翻滚了,草,你特么是哑的啊?
  当然,这个时候如果换个角度,他岳文豪肯定也会闭口不言。

  但是,领导一般是不会换位思考的,即便在其他事情上,领导做的都不错,在教训人上,没有哪个领导会考虑你的感受,岳文豪也是如此。
  反正现在这个情况下,张文定不管说不说话,岳文豪都是很生气的。
  张文定没想到岳文豪给自己出了这么个难题,自己如果回答是,不行,这样有悖于真相;如果回答不是,那么岳文豪会以为自己在狡辩,狡辩的后果是不可设想的。
  虽然被岳文豪训得惨不忍睹,但张文定的脑子是清醒的。
  他知道,再沉默已经不行了,倒不如来个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想到这里,张文定抬起头,依然带着一副自责的摸样,看着岳文豪,小心地说道:“岳书记,这件事是我工作上的失误,我向岳书记检讨。”
  岳文豪很不满意张文定的这个回答,但他也明白,这件事张文定肯定有难言之隐。况且,他也明白,燃翼县是个什么鸟情况。
  如果此时把事情全部压在张文定头上,貌似有点说不过去——如果张文定没背景的话,那肯定是说得过去的。
  再者说,望柏市这几年对山区的教育的确也没什么投入,某种程度上说,市里也是有责任的,当然,这个责任,市里肯定是不会承认的。
  况且,现在这个事情,是他张文定和吴忠诚闹出来,他们怎么闹得就让他们怎么去平息,市里不会帮他们擦屁股。

  想到这,岳文豪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瞪着眼看着张文定,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厉声道:“检讨?我叫你来就是要听你检讨的吗?啊?这个事情你们燃翼是有责任的!真是胆大包天,搞出这么恶劣的影响,你们眼里还有没有市委?啊……一周之内,这个不良影响不消除,你们就等市委通知吧!”
  通知什么?岳文豪没有明说,由着张文定自己去想。
  张文定听得他嘴里那个“你们”二字,就明白,市委领导也不是傻子,他们心里都清楚啊!
  回去的路上,张文定的脑袋有些微微作痛。
  这件事是谁搞的鬼,他很清楚,连续三次的报道,这完全就是一环扣一环,设计了一个让自己很难破解的连环计,而现在岳书记让自己赶紧消除不良影响,时间只给了一周,现在自己一点头绪都没有,真不知道一周后会是个什么样子。
  这媒体上的报道,都是抓眼球炒热点,不良影响哪有那么容易消除的?
  日期:2016-12-25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