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1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打算在哪里登?”吴忠诚突然问了刘爱琼一句。
  刘爱琼早有打算,平静的对吴忠诚道:“《望柏日报》,我可以保证两天后见报。”
  《望柏日报》上面已经发过了团省委领导下来视察工作的新闻,不过,刘爱琼以县里的名义往上面递个稿子,只要稍稍动用一下关系,要发表还是没什么难度的。
  毕竟,这个稿子表面上非常正面。
  吴忠诚沉默了几秒钟,他觉得这么好的机会,《望柏日报》的影响力有些小,既然要搞,就要搞得沸沸扬扬,免得效果不明显。

  “好,那你尽快去办!”吴忠诚满意地望着刘爱琼,露着满嘴的大黄牙,心里相当舒服。
  其实吴忠诚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刘爱琼的计划对他来说只是个开始,他不会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刘爱琼。
  因为他很明白,刘爱琼想到的,自己要给与肯定。如果把自己的对计划的延伸当着下属的面都说出来,难免会对刘爱琼形成一种打击,虽然表面上会大力的给自己拍马屁,但这种马屁,不拍也罢。
  她难得想出这以一个好点子,还是让她好好高兴高兴吧,别打击她的积极性了。
  吴忠诚只是把刘爱琼的计划当成了一个引子,真正的大招,还要他自己来发。
  他不愧是官场的老油条,在举一反三,借力打力的功夫上,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刘爱琼走后,吴忠诚又把自己的想法梳理了一遍,觉得滴水不漏了,他才满意的对着空气笑了笑,眼中闪过几丝狰狞。
  刘爱琼果然还是有几分能力的,她凭着自己的关系,当然也凭着她在宣传系统的优势,硬是让《望柏日报》的知名记者当天就完成了稿子,第二天就见了报。
  这种速度是相当快的了,就算是市里大老板和二老板的新闻,也就是这个速度。
  张文定看着手里的报纸,眉头皱成了一团。
  擦,这特么谁这么阴?
  让张文定更加预料不到的是,仅仅隔了一天,省报《石盘日报》竟然一字不落地转载了这篇报道。
  省报报道以后,望柏市在全省长了脸,市里还破天荒的出了文件,对燃翼县的做法提出了表扬,特别是指名道姓的对张文定的工作提出了肯定。
  一时间,县里就流传开了一种说法,刚到燃翼任职不久的张文定心高气傲,为所欲为,一点都不尊重老同志,完全没把书记和县长放在眼里。
  并且,教育战线上,对于张文定也有一种敌意了。
  哦,合着我们这些搞教育的都没搞出成绩,一个支教的过来,却显出了人性的光辉?她才在这儿教了几天孩子?我们可是一辈子都在吃粉笔灰!
  教育系统是个很特别的系统,全县几乎百分之九十的中层干部都是被县里这些老师们教小学教初中教高中这么教出来的,这是一股多大的力量与影响?

  市里的表扬是虚的,而县里的怨气,却是实实在在的。
  张文定很明白,对手的目的就是要把他孤立,要让他这个本来就根基不深的三把手,失去为数不多的群众基础,到时候就只能任人揉捏了。
  一时间,张文定伤透了脑筋,他没想到吴忠诚会用如此阴毒的手段。偏偏,这个手段虽然很阴毒,但使出来,却又是堂堂正正,直接以势压人,令人难以抵抗。
  张文定明白,这个事情,如果他一个应对不好,那以前的努力,都将付诸东流,一切又得从头开始。
  甚至,会比刚来燃翼的时候,处境更加艰难。
  一直以来,张文定对媒体都是相当不爽的,在随江的时候为媒体头疼过,现在到了这边,又要为媒体头疼。
  唉,干工作,真是不容易!
  吴忠诚这两天心情爽到了极点,自己在省报的关系发挥了作用,而且速度之快也让他体会到了报复的快感,刘爱琼的这女人还真不愧是自己的红颜知己,做事还是很忠心的!
  不过,现在这个情况,对于吴忠诚来说只是走了第二步,他还有一步棋,也是必杀棋。

  前期工作做得都非常顺利,他不想在最后一步上有什么闪失,在他心里,不管做什么事,好事或者坏事,干就干到底,干就干他个天翻地覆,人仰马翻。
  这一次,既然已经对张文定出手了,那就要一击必杀,让张文定从此再也生不出反抗之心。
  打蛇不死,后必伤人啊!
  当然,吴忠诚也是想赌一把,多少还是有些风险的。
  如果这第三步走不好,自己也许会受到连累,省里、市里怪罪下来,就够他喝一壶的了。
  只是,吴忠诚并不怕赌。
  以他强硬的性格,被张文定挑战了权威,那冒着风险,也要把张文定压住。
  燃翼是姓吴的,不管是谁,只要威胁到了自己的利益,那就得狠狠的打压。

  省报转载的第二天,吴忠诚便亲自出了一趟差,他所去的地方是和石盘省一江之隔的江北省。
  江北省经济相当发达,改革开放以后,特别是第三产业发展迅猛,每年国家召开经济会议,江北省总会受到上面的表扬,这让兄弟省份石盘省感到压力山大。
  最值得一提的是江北省的一份报纸《大江日报》却跟主流日报有些区别,并不是说报纸办的不好,而是《大江日报》总是揭露些社会上存在的黑幕内幕潜规则。
  时不时的,这报纸就会搞出些重大新闻或者时事评论,总能在全国引起一阵轩然大波。

  吴忠诚这次去江北,就是要找他的老同学,大江日报副总编辑蔡国旗。
  蔡国旗跟吴忠诚是大学同学,他们那个年代,上大学的人屈指可数,吴忠诚和蔡国旗就是在国家恢复高考的第一年进入了大学,成了同班同学。两个人虽然后来走的路不同,但却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说好听点是友谊长存,说难听了就是相互利用。
  当然了,那个年代的同学之间,感情也确实是相当真挚的。
  纵然是没有利益关系,坐在一起还是有很多话可聊,一些不是特别大的忙,大家也愿意帮。跟现在的大学生的感情相比,真的不可同日而语。
  曾经蔡国旗求吴忠诚在燃翼县政府部门安插了一个亲戚,这一次吴忠诚就是捧着这个人情来找蔡国旗的。
  老同学见面先是寒暄了几句,然后吴忠诚便把一篇稿子交给了蔡国旗,希望能从《大江日报》上发表一下。
  蔡国旗扫了一眼稿子,职业敏感告诉他,吴忠诚这是要整人了,虽然这样做有点卑鄙,但他毕竟欠着吴忠诚一个人情,犹豫了几分钟,蔡国旗答应了。
  固然这让他觉得自己跟吴忠诚有点狼狈为奸的意思,但凭着《大江日报》的一贯作风,这样的稿子发表在上面,也算是一个不错的题材了。
  当然了,不仅仅只是转发,按《大江日报》一惯的尿性,肯定会修改一下,突出些东西的,这样才能够引起关注。
  事情完全按照吴忠诚的思路往前发展。

  三天后,《大江日报》第四版刊登了一篇文章,写的就是武云,地点和姓名都写得清清楚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