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2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认为,这么明显的漏洞,绝对不是没人发现,而是没人去管。这么多资金放到开发区帐上,前后达两个月之久,本身就是漏洞。而且借出去那么长时间,竟然没人审核、没人纠正,这就不是失察或是失职可以解释的了。假设有一个领导或是部门认真履职的话,假设回访了被征户的话,假设例行审核开发区帐目的话,那这问题就太好发现了。而事实是这些漏洞并没有及时暴露,那就说明没有人履职或是认真履职,这里面一定有暗箱操作、肯定有金钱交易。

  “哎”,楚天齐叹了口气,又拿起三羊公司法人代表杨天豹的身份证复印件,看了起来。复印件倒很清楚,能够看清脸上的模样。此人长的圆头圆脑的,眼睛好像也很圆,应该算是豹头环眼,倒是暗合了他名字中的那个字。虽然此人也是豹头环眼,但却看不出此面相应有的豪气和忠勇,反而似乎多了一些戾力。
  楚天齐不禁暗笑,笑自己的马后炮。自己无非知道对方不是好人,才先入为主有了直观印象,所以才看此人面相不善。如果同样一个人,衣冠楚楚的站在自己面前,自己又能发现什么呢?
  仔细盯了一下复印件,楚天齐发现,此人的额头处有一道不太长的斜线,不知道是复印时所致,还是此人本身就有一道疤痕。
  自己不是刑侦专家,也不是面相大师,更没有特异功能,看了也是白看。于是,楚天齐把资料推向一边,拿起电话听筒,准备给财务室打电话。
  “笃笃”,敲门声响起。
  楚天齐放下电话听筒,说了声“进来”。屋门一开,一个戴墨镜男子走了进来,墨镜足够大,几乎遮住了男人的半个脸。墨镜男穿着浅咖色带图案半袖衬衫,腿上是一条白色休闲长裤,一双白色带小孔皮凉鞋蹬在脚下。
  进屋后,墨镜男稍微停了一下,向办公桌走去。他用手拢了拢烫着大花的头发,边走边说:“你好,你是开发区主任楚天齐吗?”

  这人的声音很怪,听着是南方腔调,但吐字又是北方的音,再加上戴着大墨镜,楚天齐根本看不出对方是谁。便说道:“我是楚天齐,你是哪位?”
  “楚主任,这才一年不见,就把兄弟忘了吗?”墨镜男还是一副南方腔调,直接站到了桌子前面。
  楚天齐不由得握紧了拳头,问道:“你到底是谁?”
  “哈哈哈,楚哥,你是把我当成坏人了吗?”墨镜男变成了玉赤县当地口音,把墨镜也摘了下来,“你看我是谁?”

  “候三,你小子闹什么妖?”楚天齐站起身来,伸出右手,高兴的说,“你怎么来啦?现在在哪发财?”
  来人正是候三,候三马上和楚天齐握手:“多日不见了,来看看楚哥。我现在哪都去。”
  把候三让到对面椅子上,楚天齐给候三取来矿泉水,一人点着一支烟,聊了起来,聊的不亦乐乎。
  说到候三,楚天齐以前只跟对方接触过两次,但都印象深刻。
  第一次见面,那还是三年多以前。当时楚天齐刚到青牛峪乡上班,弟弟因为“私自贩买烟花爆竹”,被向阳镇派出所扣下了。楚天齐赶到派出所时,正好候三值班,候三当时是派出所协警。一见面候三就态度不好,更是直接要好处费。后来,在饭馆巧遇雷鹏,才把弟弟救了出来。在雷鹏的安排下,候三把楚天齐兄弟二人送回了青牛峪。虽然候三后来一个劲儿道歉,但楚天齐对候三印象并不好。

  第二次见面,是在去年夏天。当时楚天齐去向阳镇调研,镇长、黄副镇长都给楚天齐甩脸子,楚天齐买门票进了双龙谷景点调查。所好,后来遇到的景点董事长,态度还不错。心情不爽的楚天齐,在向阳镇饭馆巧遇候三,此时有候三已经经商。感念楚天齐两年前没有告发之情,候三不但请他喝酒,还给他安排了住宿旅馆。让楚天齐在失落之际,感受到了弥足珍贵的温暖,他也认下了候三这个朋友。

  今天,再次见到候三,楚天齐感觉非常亲切,聊的也特别投机。通过聊天,知道候三现在不只是贩木材,也做药材生意。候三这次回来,就是找何氏药业的人谈合作的事。
  正聊着天,候三无意中向旁边瞟了一眼,看到了桌上的那堆复印件。他稍微一楞,拿起杨天豹那张身份证复印件,看了起来。
  “楚哥,这人怎么这么面熟,好像我在哪见过。”候三微微皱着眉头。
  楚天齐一听,顿时精神更足:“快说,在哪见过?”
  “在……”候三眯起眼睛想着。
  楚天齐的目光紧紧盯在候三身上。

  “对了,在北辽省的林场里。”候三回忆着,“当时我从那边贩木材,和好多木材商人打交道,这个人我见过几次,但真正看到他的模样只有一次。每次付款的时候,直接把钱给他,平时装车、过数专门有人。这个人挺怪,不管是多热的天,也戴一个养峰人那种遮脸的帽子,说是怕太阳光直射照着。有一天我去找他,一进屋就闻到满屋子酒味,见他仰面躺在床*上。随后跟进他的手下,立刻就把我引到别的屋了。”

  “你确认是他吗?”楚天齐说话的声音都有点发颤了。
  “是,就是他。只是名字不一样,那个人叫杨霄。”候三疑惑了一下,然后肯定的说,“没错,就是他,这不是他额头的那道疤吗?杨霄就是杨天豹。”
  “太好了,哈哈,你一来就帮了我的忙。”楚天齐立刻看到了希望,兴奋的在桌子上擂了一拳,“你知道他在哪吗?有他的银行帐号吗?”
  “楚哥,你问这干嘛?”候三疑惑的问,“他和你什么关系?”
  看来是自己太性急了,楚天齐一笑,讲了起来:“他欠开发区的钱,是这么回事……”
  候三已经走三天了,到现在连一点音讯也没有。尽管心里很急,但楚天齐并没打电话催问,他知道对方肯定是暂时没什么收获,否则早打电话过来了。
  那天,候三走的很匆忙,连外出执行任务的雷鹏都没等到,只吃了一顿饭就走了。虽然候三说是为了谈生意赶时间,但楚天齐明白,对方就是为了自己托付的事,为了帮着找到杨天豹。在候三的身上,楚天齐看到了江湖中叫做“义”的东西。
  没等来候三消息,却等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主任牛正军。当看到牛正军进门的一刻,楚天齐明白对方来干什么了。牛正军是一个人来的,做事直接,开门见山。他向楚天齐询问处置那些建筑的事,楚天齐据实做了回答,并把相关手续提供给对方查看。牛正军很认真的做过记录,并把一些复印件装进包里,谢绝了中午吃饭的邀请,直接走了。
  送走牛正军,刚刚嘘了一口气,手机却响了。看了看上面的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
  还没来得及说话,手机里已经传出邹英涛的声音:“楚主任,来柯书记办公室。”
  楚天齐就是一楞:明明是邹英涛打电话,怎么却让自己到柯兴旺办公室,应该是到县长办公室才对呀。
  日期:2016-12-25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