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1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不是不相信你们,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行踪,你应该也知道,现在想要我命的人,只多不少,所以我行事得慎之又慎,要不然哪天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林齐鸣突然说道:“既然这般,不如来我手下做事?这样子,会有许多的便利,也有你想象不到的助力——我觉得,你在我们这一行,绝对有大前途。”
  我敬谢不敏,说心领了,一如公门深似海,我性子野惯了,不习惯被人管束……
  林齐鸣也知道我是这样的回答,并不意外,打量了我一眼,然后说道:“陈老大应该也招揽过你,对吧?”

  听到这话儿,我心中一动,忍不住问道:“林大哥,你怎么看待陈志程的?”
  啊?
  林齐鸣被我一下子给问住了,沉默了一会儿,方才说道:“他是我的老师,也是我的领路人,同时也是大哥和朋友,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之一……”
  果然,林齐鸣果真如传说中的一般,是黑手双城手下的第一大将。
  我忍不住又问道:“那如果他做了恶事,你又该如何?”
  林齐鸣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盯着我,说怎么可能,他从十来岁就开始出道,打过南疆战争,抵御外敌,加入宗教局之后,更是建功立业,一辈子都在于邪恶作斗争,落在他手下的不法分子无数,就连当年一手遮天的邪灵教天王左使,都是间接死在了他的手中,他怎么会做恶事?
  我幽幽说道:“人总是会变得嘛……”
  林齐鸣脸色严肃地看着我,说陆言,这种话以后不要再说了,否则我会翻脸的。

  我看着他认真的表情,突然间笑了,说哈哈,我开玩笑的,只是突然觉得这样的可能,很有趣而已……
  过关之后,我们换乘了车,与林齐鸣告别,然后前往宝安机场。
  在此之前,他已经帮我们订好了飞往金陵的机票。
  另外,他还递了一封信给我,信封里面有我们之前让他帮我们开的证明。
  一路无话,而等到抵达了机场,与送我们过来的林齐鸣手下告别之后,走进机场大厅,屈胖三突然笑了,对我说道:“我说了吧,这个林齐鸣,是个挺有意思的人啊……”
  我说何出此言?

  屈胖三不答反问,说你觉得他刚才义正言辞说的那一堆,是真话?
  我摇头,说自然不是。
  屈胖三饶有兴致地问道:“你觉得哪里不对?”
  我眯眼说道:“林齐鸣若真的是他说的这般忠心耿耿,就不可能一个人千里迢迢地跑到晋平去找我们询问,而且还藏头露尾的样子;另外他几次给我们通风报信,就比如说这一次,他完全就是想要让我们搀和进陶陶之死这件事情来,肯定是知道了一些什么……”
  屈胖三摸着下巴,说林齐鸣可是黑手双城手下的第一忠犬,能够让他都产生疏离之心,那一位,到底做了些什么呢?
  我眉头一跳,心中有些惊悸,小声说道:“你的意思,这件事情,跟黑手双城有关?”
  屈胖三摇头,说我们此刻什么信息都得不到,到底什么情况,都不明白,只有到了茅山,参与进去,方才知晓。
  我拿出了林齐鸣递给我的信封,拿出了里面的文件来,看着上面猩红的公章,有些疑惑,说这玩意真的有用?

  屈胖三说这只是敲门砖,至于到底能不能进去,这个得看我们的手段才行。
  我沉吟了一会儿,说我觉得在上茅山之前,我们得去另外一个地方。
  屈胖三看了我一眼,说句容萧家?
  我点头,说萧家是茅山宗出身,萧老爷子据说与陶地仙还有私交,家里又出了前代茅山掌教和现任传功长老两个大人物,对于茅山的了解,肯定比我们深,从他们那里,我们或许能够获得一些不错的建议……
  屈胖三说士别三日,刮目相看,陆言你怎么一下子变聪明了,是不是我影响的啊?
  呃……

  我郁闷地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
  这家伙是那种越折腾越来劲儿的人,与他争吵,绝对是一件不智之举。
  林齐鸣手下办事的效率很高,给我们定的,是那种即将出发的航班,而且还是头等舱,其间几乎不停顿,屈胖三这个家伙别看灵魂猥琐,但卖相却是不错,粉嘟嘟一小正太,女性看到了都喜欢不已,而这个家伙也是借机调戏空姐,忙得不亦乐乎。
  即便如此,抵达金陵已是夜里,落地之后,我们直接打了出租车,前往句容萧家。
  一路无话,到了阔别已久的萧家大院前,我下车结账,然后去敲门。

  敲了三下,大门吱呀一声打开,我看到了一个年轻女子过来开门,她有些疑惑地看着我和屈胖三,说你们找谁?
  我瞧见这女子的长相跟萧家人很像,知道是我不认识的一成员,于是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陆言,是萧大哥的朋友……”
  女子听到,笑了笑,说我听过你的名字,你好,我是萧克明的小妹,快进来吧。
  萧克明的小妹?
  我有些疑惑地走进了里面,那女子说道:“萧克明不在家,不过三叔和小叔都在东厢房,大伯家的萧璐琪也过来了……”
  我说都认识,我能过去拜访么?
  女子点头,说好,我带你过去。

  她领着我和屈胖三来到了东厢房,敲了敲门,然后说道:“三叔、小叔,陆言来了。”
  门吱呀一声,被打开来,五哥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伸手揽住了我的肩膀,沉声说道:“陆言来了?”
  萧克明小妹并非修行者,她瞧见人对上了,然后出言告辞。
  我赶忙拱手道谢。
  五哥把我和屈胖三拉进了房间里去,我这才发现房间里除了三叔和萧璐琪之外,还有一个红光满面的白发长者,大家都站了起来,三叔挥手,让我上前来,然后对旁边的那长者说道:“大哥,这就是陆左的堂弟陆言,也是他的徒弟,是近年来新崛起的年轻高手,救过老五的命,也救过小明的……”
  那白发长者哈哈一笑,说我知道,这些事儿啊,琪琪不知道跟我唠叨过多少次呢。
  说罢,他不用三叔介绍,而是伸手到了我的跟前来,热情地说道:“陆言,你好,我是萧璐琪的父亲,萧应忠。”

  尽管已经猜到了这位长者便是曾经担任过西北局重要大佬的萧家大伯,但对方这般的热情,还是让我有点儿受宠若惊,我赶忙伸过手去,与他相握,小心翼翼地说道:“伯父你好,一直听说过你,却未曾谋面……”
  萧大伯的手满是老茧,而且很有力量,握着我的手使劲儿摇了摇,说别这么客气,听说你叫老五做五哥,不如叫我做大哥吧,我跟你堂哥陆左很熟的,都是一家人。
  呃……
  恐怕陆左叫你也是叫萧大伯吧,我哪里敢叫您大哥啊,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么?
  我苦笑着说道:“当时认识五哥的时候,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层关系,我还是和我堂哥一样,叫您大伯吧……”
  萧大伯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眯眯地说道:“好,叫什么都好,你坐,坐下聊。”
  日期:2016-07-21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