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399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除了节流还须开源。麦克阿瑟开始向华盛顿频频求援,希望得到武器、军队和补给物资。海军作战部长斯塔克上将告诉总统,没有足够的战舰来保护一支运输船队通过日本的封锁线到达菲律宾。罗斯福知道那是实情,但他还是在奎松就任总统的新年第一天向他发去了贺电:“我可以向您保证,每一艘可以利用的船只都具有最终打垮敌人、解放您的祖国的力量。”
  1月5日,参谋长马歇尔亲自来电说,运抵布里斯班的一批轰炸机正在开箱组装,另外还有55架战斗机也在运送途中。马歇尔特别强调,总统“看了您的全部来电,正指示海军尽可能向您提供各种支援”。得到这一虚假承诺的麦克阿瑟信心大增。为了稳定军心,他在第二天就从科雷希多跨海前往巴丹半岛,视察了阿布凯防线上的美菲军部队。麦克阿瑟信誓旦旦地告诉大家:“数不清的大批援助正在途中,我们必须坚持到援军到来。”他从一条战壕走到另一条战壕,不断地挥着手势给官兵打气:“士兵们,辛苦了!坚持住,伙计们!”当温赖特建议他去参观一下155毫米重炮阵地的时候,老麦不屑一顾地说:“我不想去看它们,我只想听到它们怒吼的声音!”

  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视察巴丹前线。回到科雷希多后,麦克阿瑟非常乐观地告诉奎松,他“完全可以将巴丹和科雷希多守住几个月之久”。
  坐在马林塔隧道里的麦克阿瑟想得很远。他再次向国内发出了电报,建议华盛顿说服斯大林,从西伯利亚派出轰炸机去摧毁日本的石油储备。他甚至还主张协调中国发起大规模反击,牵制日军的南方攻势。华盛顿对此保持沉默。之前英国外交大臣艾登已经向斯大林提出过类似请求,被德国人折磨得生不如死的斯大林早已婉拒了这一战略动议。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巴丹守军什么援助也没有看到。倒是日军的飞机频频光顾,扔下许多直接爆炸的丨炸丨弹。除此之外,他们有时还会投下劝降传单。传单肯定没有经过文采斐然、英语很好的本间过目,因为上边的语句用词粗野、文理不通。好在阿布凯防线上的士兵们文化程度也不高,正好能领会上边的内容,如果太文雅了说不定还看不懂呢。传单上说,“你们的后路已被切断成了瓮中之鳖,尽快投降方为上策”。有的传单是针对菲律宾人的,上边写着“为了菲律宾的幸福,应该让菲律宾人建设新的菲律宾”。知道对面的美菲军补给不足,日本人还在传单上印上色彩鲜艳、丰富多样的美味佳肴,有的传单干脆就是马尼拉大饭店的菜谱,上边写着“您要点些什么”?勾得那些腹中空空的士兵们直流哈喇子。

  天天被敌人在头顶上扔丨炸丨弹显然不是个事。虽然并未造成多大伤亡,但对守军的士气影响极大。麦克阿瑟致电华盛顿苦苦哀求,能够派遣一批飞机过来,哪怕是仅仅飞越半岛上空也行,压一压“敌人宣传的嚣张气焰”。他告诉马歇尔,散兵坑里那些饥肠辘辘的官兵们普遍存在一种担心,“华盛顿已经抛弃了他们”。
  华盛顿虽然开出了不少支票,很可惜都是些空头的。马歇尔告诉麦克阿瑟说:“我们满怀希望,在马来屏障迅速部署占优势的空中力量,将会切断婆罗洲以南日军的交通线,并使盟军能够在菲律宾南部发动进攻。你所赢得的每一天时间,对于为达到我们的目的而集中必要的势不可当的力量都是至关重要的。”
  这不过是一种安抚军心的大话而已。就在马歇尔做出上述保证不久,负责远东战场的艾森豪威尔——他现在已经晋升为少将——终于打消了向远东派遣增援运输舰队的各种设想。在给史汀生和马歇尔的报告中艾森豪威尔说,那样做是“完全不合理的”。一直就对麦克阿瑟不甚感冒的陆军部长史汀生说了句很经典的话,“人总有死的时候”。这实际上宣判了麦克阿瑟及其手下巴丹守军的死刑。
  麦克阿瑟还不知道,此前华盛顿召开的“阿卡迪亚”会议已经再次重申了“先欧后亚”的盟军全球战略。就在他大声求援的同时,大批大批的军事力量和物资都被运往远离巴丹的另一个半球上去了。菲律宾已经成为盟军牵制日军的一枚弃子。
  尽管占领马尼拉的时间比第二十五军攻占吉隆坡早了5天,抢去了首先占领敌国首都的风头,但山下奉文在马来半岛摧枯拉朽般的攻势还是给了本间巨大的压力,促使他必须尽快重新发起业已停顿的攻势。
  奈良要求再给他一些时间实施侦察,可是本间命令攻击必须立即发起。奈良匆忙制订了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作战计划。他命令由第一四一联队沿海岸公路南下。这个联队的联队长今井武夫大佐师兄们肯定比较熟悉,这货是日本成功策反汪精卫主席的“大功臣”,终战前曾作为日本中国派遣军副参谋长负责联络日军在中国的投降事宜。另一路是他老同学武智渐大佐指挥的第九联队。上岛良雄大佐战死之后,武智接替了联队长的职位。武智联队的任务是朝纳蒂布山麓挺进,然后跨越这座被认为是不可逾越的山岭直奔海岸公路,从后边包抄阿布凯防线上的敌军。

  1月9日15:00,在巴丹半岛右翼美第二军正面,日第六十五旅团的炮兵开始向美军阵地实施猛烈的炮火准备。憋了一肚子火的帕克少将立即下令还击,双方的炮火迅速将周围的丛林打成一片火海。居高临下的美军占有地理优势,沿海岸公路南下的日军遭到了美军炮火的密集打击。菲律宾人也没有像他们想象中的那样仓皇败逃,他们化悲痛为力量,向着已被大炮轰散的日军猛扑过去。战况进行得异常惨烈,双方战局陷入僵持。日军虽然取得了一些局部突破,但美军很快就出动预备队将缺口堵上。麦克阿瑟也派出了主力菲律宾师前出一线实施增援。仅仅两天时间,今井大佐投入的进攻部队伤亡超过了三分之二。无奈的奈良中将只得派出一支预备队,把几乎被打残了的今井联队替换下来。

  复杂的地形使得旅团司令部与前线的联系异常困难。奈良甚至慨叹道,“现在连一小时顺利的通讯都成了奢望”。但是这些麻烦还只是开始。向着莽莽丛林进发的武智联队一去就杳无音信。按时间推算的话,他们此时早应该越过纳蒂布山迂回到了敌人背后。武智联队的踪影全无预示着奈良中将的作战计划已完全失败。现在,他只能把力量集中在重新建立战线上。他令筋疲力尽的今井部队火速开往西线,填补武智部队留下的空缺,并下令在阿布凯防线上寻找敌军的薄弱点。

  武智联队在茂密的丛林中完全迷了路,他们根本不熟悉那里的情况。补给很快断绝,即使用飞机空投也无济于事,因为粮食只会落在茂密的树冠上成为鸟类的美餐。武智大佐派出了几批通讯兵,倒还真有一名士兵钻出丛林找到了奈良旅团长。在向中将汇报完联队的窘况之后,这位士兵小心翼翼地问旅团长:“长官,我们联队已经六天没有吃东西了。能不能给点吃的?一点点就行。”
  就这点要求奈良也满足不了,他颇为尴尬的告诉那名士兵:“我今天早上也是只啃了半个干面包。对了,目前我只能给你这个了。”说完奈良从邹巴巴的军衣口袋里摸出来一包烟,里边只有六支。奈良哆哆嗦嗦地抽出三支递给对方,那面士兵恭恭敬敬地接过后,敬礼转身走进了丛林。
  啃树皮吃草根转悠一个星期之后,武智联队戏剧性地重新回到了原地,并且出现了大量非战斗减员。当疲惫不堪、满脸菜色、衣衫褴褛的武智出现在奈良面前,向他报告他们是如何在纳蒂布丛林里迷路的情况后,奈良中将对自己的这位老同学未加责备,而是温言安慰了一番,命令他们归入预备队。
  武智大佐笔挺地向奈良中将行了军礼。他没有等到领给养,也没有休息,便带着自己的部队重新出发——不是往北面的预备队,而是重回南面。他认为,奈良令他退入预备队是因他走失而不信任他。他下决心用实际行动来洗刷耻辱,带着部队重登纳蒂布山,不成功就死在里面。
  日军对巴丹的第一次进攻宣告失败,这是日军第一轮进攻威克岛以来遭受的第一次挫折,也是日本陆军开战以来的首次挫败。奈良中将从前线发回的战况报告让本间司令官意识到,原来的估计大大错误,以日军目前的军力根本无法在短期内攻占巴丹半岛。
  美军的炮弹似乎永远用之不竭,哪怕是发现一个人影或者一条炊烟就会发射暴风雨一般的炮弹。一个坐在丛林中的日军士兵认真数了数,美军一天内发射的炮弹超过了2000发。尽管如此,奈良还是下令士兵不能后退,依然一寸一寸地向前攻击前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