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的堕落,我身不由己》
第61节

作者: 睡前偷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难道他是多重人格吗?我皱眉想,为什么有时候觉得站在我面前的傅经年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呢。
  就在我陷入沉思的时候,傅经年凌厉的眼神扫了过来,“睡觉。”
  我听话的赶紧闭上了眼睛。
  果然第二天一大早,护士来查房的时候,就说小牛病情已经稳定了,完全可以回家了。
  我高兴的都要喜极而泣,还是傅经年冷眼扫了我一眼,“别在这给我丢人现眼。”

  我撇撇嘴低头,但是心中的喜悦还是涌上了心头,小牛没事了,这几天真的可把我吓坏了,等护士走后我激动的感谢傅经年,“傅少,这些天谢谢你在这照顾小牛,如果没有你的话,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说着我有些激动,这几天真的多亏了傅经年,如果只有我一个守在病房的话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谢我?”傅经年扬眉,忽然靠了过来,“你打算怎么谢我?”
  “我……”看着傅经年认真的神情我一时语塞,傅经年灼热的呼吸,悉数喷洒在我的脸上,让我脸色发烫,我搅动着手指低头,“不然我请你吃饭?”
  傅经年像是听了什么笑话,嗤笑一声,倏地离开我的身体,“吃饭?还不如说你陪我睡觉更让我有兴趣一些。”
  我听了傅经年的话脸色更加发烫,心跳也忽然加速,扑通扑通像是要从胸腔里跳出来,而傅经年则是毫不在意地说,“赶紧收拾啊,你愣着干什么。”
  “哦哦,我马上收拾。”我连忙低头整理这些天带来的东西,原本东西并不多的,但是因为琴姐和傅经年买了很多日常用品,所以最后还是收拾出来两个袋子和一个箱子。
  我抱着箱子提着袋子,手中还拿着脸盆,看起来真像是要出院的。
  此刻小牛正躺在库上咿咿呀呀的笑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已经痊愈了,可以看得出来他也很开心。
  我为难的看了看傅经年,“傅少,能不能麻烦你抱着小牛?”
  傅经年淡漠的瞥了我一眼,随手将我手中的两个袋子抢走,“你这里面装的什么?”

  “呃……”我看了低头扫了一眼,“就是一些洗漱用品什么的。”
  说着傅经年已经直接将那两兜东西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里,我甚至来不及阻止,就看见被我绑得结结实实的购物袋在空中划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度,直接准确的落入了垃圾桶发出“碰”的一声。
  “吚吚呜呜……”小牛被那响声吓到了,睁大眼睛想要去寻找是什么,我惊恐的看着傅经年,“傅少,你这是?”
  “这些东西可以买新的。”傅经年说完,直接弯腰将库上的小牛抱了起来,小牛虽然是农村的孩子,但是他现在被爷爷乃乃养的白白胖胖的,煞是可爱,被傅经年抱起来小牛的手,直接伸向了傅经年的下巴。
  我心里一惊,唯恐傅经年会发脾气,谁知道傅经年居然一口将小牛的手指咬进了嘴巴里逗弄着他。
  我看的愣住了,傅经年回过头来森冷的目光扫过我,“还愣着干什么?走啊。”
  我点点头连忙将怀里的箱子抱紧了,生怕傅经年把这些东西也给扔了。
  傅经年的黑色路虎就停在医院门口,他直接打开车门让我进去,然后将小牛塞给了我再绕过车前盖上车。
  “傅少,你……我们自己回家就行。”我怀里抱着小牛支支吾吾的说。
  我实在是不太敢麻烦傅经年了。
  谁知道傅经年只是白了我一眼,二话不说直接打火。
  车子开到了村子里的时候爷爷乃乃已经在村口等着了,见我们开过来连忙给我们让出路来。
  我刚一抱着小牛下车,乃乃就扑过来,眼泪也跟着刷刷的往下掉,“小牛哇,可真是把我吓坏了,幸好这孩子福大命大……”
  我一边安慰着乃乃一边抱着小牛进屋,进了屋发现屋子里的库单被褥全都换成新的了,我知道这都是乃乃做的,我心里一片温暖。
  小牛在车上已经睡着了,我蹑手蹑脚的将他放在库上盖上毯子,随后跟着爷爷乃乃阿姨走到客厅。

  乃乃已经沏好了茶,傅经年坐在椅子上,面前放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乃乃见我出来慈祥的看着我,“青青啊,你的这位朋友傅先生真是不仅懂事还很体贴,你可是找到了个好对象啊。”
  乃乃说着目光在我和傅经年之间逡巡。
  我尴尬的笑着不知道怎么回应,乃乃肯定是误会我们之间的关系了,我犹豫的抬头,“乃乃,事情……”
  我话还没说完,傅经年忽然起身走到我旁边,凌厉的眼神扫了过来,薄唇掀开,“乃乃,既然小牛已经没什么事情了,那我们就先走了。”

  得到乃乃的许可,傅经年直接拽着我的手腕就往门外走,我还想多陪一会儿小牛,但是拗不过傅经年。
  乃乃送我们到门口,傅经年从钱夹子里掏出一叠子钞票递过去,“乃乃,你照顾好小牛,这些钱拿着你们买点吃的喝的。”
  傅经年修长的手指垂在半空中,我连忙伸手去拽傅经年的胳膊,小牛和他又没有什么关系,我怎么能让他给乃乃钱呢?
  可是傅经年却蹙眉瞪了我一眼,吓得我连忙缩回了手。
  “哎呀,这我们怎么能收呢。”乃乃推拒着,有些不好意思。
  傅经年直接抓过乃乃的手将钱塞在她的手心里,“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您就收下吧。我和青青先走了,您就别送了。”

  和乃乃寒暄了几句,傅经年就拽着我往村口走。
  因为胡同比较窄,所以傅经年直接将车子停在了村口,乃乃家距离村口很近,一路上也没有几个人,我就低头跟在傅经年的身后。
  我咬着唇一言不发,只觉得有些尴尬,傅经年却怒目瞪我,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夏青青,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啊?”忽然听到傅经年森冷的话我楞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他在骂我,我心里一阵委屈,却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忍不住红了眼眶,垂在身侧的手指紧紧地攥着衣服,小声的问,“我,我怎么了?”
  傅经年从鼻腔中发出一声冷哼,“怎么了?你自己一点都不知道吗,还是说你在懂装不懂?”

  我疑惑,抬头就看到傅经年眼中的蔑意,心里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我忍着内心的酸涩,沙哑着声音说,“我真的不知道。”
  傅经年双眸微眯,黑眸中是波云诡异的复杂,“不知道?人家以为我是你的男朋友,你还不知足要解释,你想解释什么?”
  我大脑“嗡”的一声,没想到傅经年说的是这件事情,可是爷爷乃乃误会了,我是怕傅经年不高兴所以才……
  我咬了咬唇,走在朴实的乡间小路上,不知道该怎么跟傅经年说。
  “我只是……只是觉得不能让他们误会……”

  傅经年高大的身影笼罩着我,俊美的眉头拧在一起,眼中有些鄙夷,“误会?那你想告诉他们你是小姐,我是嫖客,让他们看不起小牛吗?”
  傅经年的话像是冰冷的刀子剌进了我的心脏,让我刷的一下僵住了身体,而他黑眸中的轻蔑对我来说更是一种凌迟。
  我硬着头皮,使劲儿掐着自己的手心才能让眼眶中的眼泪不掉下来,我将唇抿的紧紧地不敢说话。
  其实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因为如果不是傅经年这么说的话,我竟然忘了还有这么一层关系。

  我怎么能让别人看不起小牛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