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79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省长点着头说:“那是肯定的,请书记放心。对了,下午的时候我还接到了韩省长的一个电话,他在电话中说起了北江市大桥的问题,他也感到挺为难的,想让我帮着拿个主意。”
  苏良世决定把这个话摊开说了,他可以肯定的想到,华子建一定已经和李云中谈过这个问题,自己要想争取到李云中的支持,就不能绕的太多。
  李云中的眉头又紧了一下,事情正如他预料的一样,这个博弈已经启动了,连苏省长都搅在其中了,看来自己不快刀斩乱麻给这个事情做个定性,后面谁知道他们会把事态演变到何种程度。
  “奥,刚才子建同志也谈到了北江大桥的方案问题,良世啊,你觉得那种方式更好。”
  苏良世让李云中这一反问,愣了一下,含蓄的说:“我看啊,两个方案各有千秋。。。。。”
  李云中不等他说‘但是’,也不等他说完自己的看法,就很快的接上了他的话,因为这样接上去,才显得自己就事论事,连你自己都说两个方案各有千秋吗。
  “嗯,嗯,良世同志说的很对,这是一个很难做出判断的事情,旧方案节省,新方案长远,要说起来啊,各有利弊吧。”
  苏省长也附和了一句:“是啊,是啊。”
  “但是子建同志,从我个人的想法来说,新方案利大于弊,北江市的发展已经初具规模,后面就会成为快速的发展,我们看问题要看的长远一点,说起来过去我们很多的事情都眼光短浅了,比如我们的街道,现在明显就窄了,我们城市排水,也跟不上实际状况了,还有停车场,以及城区规划等等都显的滞后,所以大桥建的宽一点,好一点,是能避免以后的重复修建,当然了,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点浅见,到底怎么做,你们北江市自己多研究,拿出一个最好的解决方案。”

  华子建的心中一下就感到了轻松,有李云中的这段话做依靠,自己已经稳稳的成为获胜者了,不管苏省长今天是怎么想的,但既然李云中书记已经表态了,他也只能偃旗息鼓,他总不能和李云中对着干吧?
  苏省长确实让李云中这段话给打蒙了,他没想到李云中这么快就给出了一个确定的答复,当然,苏省长是有点后悔的,自己走到了华子建的后面,这就算失策,只是这个华子建啊,也太过精明了,他和自己一样的看清了这步棋,但现在毫无疑问的说,棋局已经结束了,华子建胜了,以后的北江市只怕会离自己渐行渐远渐。
  他有点忧虑的看了李云中一眼。
  李云中肯定也是能理解苏省长的含义,但事情只能这样定了,自己不能因为对华子建的嫉妒,不能因为想要控制北江市就拿这个项目来开玩笑,按自己的理解,新方案是正确的。

  至于围绕这个方案进行的一些权利斗争,那正如华子建刚才说的,那是附带的因素,自己要看大体,看主流,再者说了,今天的北江省不是昨日的北江省,有自己和苏省长联手坐镇,就算是华子建有通天彻地的本领,想要撼动北江省的权利格局,只怕他也无法做到。
  基于这几点考虑,李云中就当着苏省长和华子建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苏省长心中有点怅然的味道,也有点莫名其妙的失意,眼前的事情和自己一直以来担忧的情况正在逐步的吻合,这个华子建在李云中心中的份量越来越大,最近这一年中,自己发现李云中变了不少,他对整个派系的维护也没有过去那样迫切了。
  他更多的是在寻求一种平衡,但这样会很危险的,一旦秋紫云他们羽毛丰满之后,这个平衡还能不能维持,到那个时候再想回头,已经很难了,实力是靠一点点,一天天慢慢积累起来,同样的,实力也会在一天天慢慢的衰减,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李云中。

  想到这里,苏省长说:“书记,你刚才分析的确实没错,但事情会不会变化太大,让过去为这个方案劳心劳力的干部心里难受。”
  李云中摇摇头说:“良世同志啊,我们首先要考虑的是事情的本质,然后才是其他情感问题,这一点我想你也清楚。”
  李云中的话从另一个含义讲,也是一语双关的,他在很隐晦的告诫苏省长,不能因为感情,因为派系问题,而在一个项目上做手脚。
  苏省长眉头一邹,在他听来,这就不是李云中的劝告了,倒像是对自己的一个批评,这些年李云中也经常批评他,但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自己已经是一个封疆大吏,已经是在北江省说一不二的省长了,特别是当着华子建的面说这样的话,更让苏省长心里不太舒服。

  再想想,要不是当初自己发起的那轮攻击,就算是李云中,现在也只能在省长的位置上徘徊,他应该对自己有足够的感激和尊重才对。
  不过这都是在苏省长内心中的一些想法,他的脸上依然是笑呵呵的,连连点头说:“这话也对,呵呵,看来我是有点钻牛角了,来来来,喝茶,喝茶,今天风清月明了,我们只谈风月,不扯工作。”
  他掩饰的很好,不过李云中和他在一起工作多年,对他的理解也足够深刻了,像似看透了苏省长的心意一样,李云中也感到有点沉重起来。
  李云中是有自己的很多顾虑的,常言道,没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啊,自从自己登上了北江省书记的位置,不管从自己的认识上,还是从自己的思想中,都和过去有了很多微妙的变化,自己不再单单是代表一些人,一部分了。
  自己代表的是整个北江省几千万人,自己不能在简单的考虑一些问题,更不能重蹈覆辙的去走过去几华领导的老路了。
  自己最好的方式那就是维持住北江省的大稳定,大团结,这很难做到,但自己一定要往这个路上走,但现在的问题在于其他人会不会这样想呢?包括苏省长等人,他们的想法能不能跟上自己的思路,这一点很难说啊?
  多年的权利斗争已经让这里的每个人都形成了惯性的斗争思维,一下就让他们改变是很难做到的,刚才自己已经分明从苏省长的眼光中看到了一种不以为然的神色,这很可怕,他们是自己的老班底,老基础,要是连他们都和自己有了隔阂,以后的工作更难展开了。
  “良世同志啊,请你要理解和支持我的工作,现在我们的位置有了改变,很多事情要重新定位。”李云中语重心长的说,他真的不希望这个事情引起自己和苏良世的分歧。

  苏良世肯定是很理解李云中这话的意思了,应该说在很多时候,李云中的想法他都能感受到,但正因为他理解了李云中的话意,他更是心中有点紧张起来,他不希望李云中看透他的想法。
  苏良世说:“书记啊,这你可是冤枉我了,我任何时候都会坚定不移的支持你,配合你,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日期:2016-03-07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