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959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另外县政府这一块,虽然县长杨承东没有动,但是常务副县长这个关键的位置上却是新来的人。包飞扬和郑岳配合惯了,可以说这段时间郑岳对他的帮助相当大,没想到杨承东保住了,郑岳却要走,不过郑岳到向海县担任副书记,相比望海县的常务副县长,也算是向前迈进了一小步,对他个人的仕途而言是一件好事。
  当然,以望海县现在的发展势头,郑岳留在望海的话,将来晋升的资本会更加雄厚,晋升是早晚的事情,其实也是得不偿失  。
  这个结果对包飞扬来说,并不是最理想的,但是孟凡均履行了承诺,留下了杨承东,郑岳也进了一小步,让他也不好说什么。
  新来的这些人到底态度如何,他也不清楚,只能等他们来了以后再观察。好消息是包飞扬成为县委常委,以后可以参与县里的重要决策,不管对于他个人的官途还是县里的工作,都很有利。
  包飞扬挂掉电话,发现大家就像刚刚看周知凯那样看着自己,就连向来沉稳的杨承东也拿眼睛望着他。
  包飞扬当然不会在组织决定还没有下来的时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透露常委会上的消息,他笑着对周知凯说道:“周书记,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今天是不是就先到这里?”
  周知凯倒是不想酒宴这么早结束,不过想想也觉得这么多人在不方便,还不如小圈子再聚一下,到时候就不用像现在这样,明明知道了好消息却不能够说出来,锦衣夜行,到时候人少,又都是自己人,正好尽情地欢庆一下。他也就点了点头道:“好,那大家都散了吧,回去好好休息,等过两天县里再为大家庆功。”
  大家就要散场,这时候副书记曹逊、组织部长王立中、常务副县长郑岳的电话不约而同地响了起来,大家连忙站起来走到旁边接电话,看到这个情形,刚刚准备起身离开的人又都坐了下来,想要等等看最新的消息。

  过了一会儿,曹逊等人陆续回到座位上,曹逊和王立中的脸色还算平静,只有郑岳的脸色不大好看,有些阴沉。苟亮学不由笑道:“怎么样,郑县长,是不是市里有消息了,你这个郑县长还要继续干副职?”
  郑岳心情不好,尤其看不惯苟亮学这个样子,瞪了他一眼,冷冷地说道:“苟主任,怕是让你失望了,我看啊杨县长还会是望海县的县长,苟主任倒也还是望海县的县委办主任,就不知道新书记来了以后会怎么想。”
  苟亮学脸色一变,县委办主任是县委的大管家,一般都是县委书记的亲信,苟亮学以前和焦梦德等人沆瀣一气,后来又靠上周知凯,现在周知凯要走,他这个县委办主任能不能得到新任县委书记的信任,还是未知数,如果得不到新任县委书记的信任,那他屁股底下的位置可就坐不牢靠了,毕竟他现在可没有焦梦德那样一个强力的盟友。
  苟亮学阴森森地看了郑岳一眼:“呵呵,我这个县委办主任不过是领导的一条狗,领导让我怎么办我就怎么办,倒是郑县长的脸色有些不大好看啊,杨县长真的能够留下来?”
  苟亮学回头看了看曹逊和王立中,两人倒也不好明说,不过曹逊却端起酒杯对杨承东说道:“杨县长为望海县的发展尽心尽力,要是能够留下来,也是望海县之福,这杯酒我敬杨县长。”
  看到曹逊接了电话以后,竟然主动向杨承东敬酒,苟亮学顿时愣住了,他有些惊恐地看了看杨承东,又看了看郑岳,郑岳刚才说杨承东会留下来,还让自己小心新书记,难道说杨承东真的会留下来,甚至担任县委书记,那杨承东上任以后第一个要调整的恐怕就是自己了。
  苟亮学顿时慌了,他在市里也没有什么后台,真要是被调整到人大政协,失去手上的权力,那可真是连死的心也有了。
  苟亮学用充满哀求的目光看向周知凯和王立中,不过周知凯是要走的人,苟亮学也是最近才靠上他的,周知凯自然不会为了他而去跟杨承东、郑岳等人较劲,毕竟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杨承东和郑岳的发展前景都要比苟亮学更好,何况还有一个包飞扬?
  王立中要留下来,就更不会毫无必要地去跟县里的二把手杨承东发生冲突,他们都没有理睬,王立中更是也端起杯子,向杨承东敬酒。
  周知凯从王景书那里只得到自己将要担任鹿鸣县县委书记的消息,县里的情况也没有仔细问,也以为杨承东会继任他的县委书记,虽然有些意外,但还是端起酒杯,向杨承东敬酒,周知凯被人称为笑面虎,在任期间虽然没有什么实权,实权都被地方派把持,他和杨承东之间倒也没有过什么激烈的冲突,今天留下个好印象,他日也好重逢。
  于是,酒桌上的气氛顿时为之一变,大家纷纷向杨承东敬酒,劲头甚至比刚刚向周知凯敬酒的时候还要热烈。周知凯虽然是进步,但毕竟不在望海了,杨承东还要留在望海,不管是担任现在还是书记,都是大家的上司,而且大家都误以为杨承东要担任书记,那更是县里一把手,加上刚刚对杨承东的冷落,都害怕被杨承东记恨,这时候恨不得热情百倍以弥补刚刚的过错。
  至于苟亮学,则已经被彻底遗忘,如果杨承东当了县委书记,苟亮学就要倒霉了,跟他走得近的人也要倒霉,大家自然要离他远远的。
  杨承东征询地看了看包飞扬和郑岳,他以前是市长孟凡均线上的,最近因为望海县的事情跟孟凡均闹了矛盾,算是彻底脱离了孟系,这时候自然没有什么人会给他打电话。郑岳和包飞扬都给了他一个肯定的暗示,他心里也不由一喜。
  杨承东虽然意外,倒也没有失态,面对大家的敬酒,不好推辞,喝了几杯酒,就端着酒杯站起来对大家说道:“好了,这杯酒我敬大家,如果以后还有共事的机会,希望和大家合作愉快,一起将望海县建设好。”

  大家顿时都举起酒杯,热烈响应,只留下苟亮学一个人坐在位置上,失魂落魄,如同丧家之犬。
  散场后,包飞扬对杨承东、郑岳说道:“我们找个地方喝茶?”
  杨承东和郑岳都点了点头,约好去郑岳家里喝茶,另外又叫上了县长助理于晨风、县政府办主任马少华、招商局局长刘宁等人。
  路上,郑岳的脸色有些阴沉,并不像刚刚在酒桌上面对苟亮学的时候表现得那么兴高采烈  。
  “郑岳,怎么回事,你说吧,我承受得住,是不是我还是要走?”到了郑岳家,大家还没有坐下来,杨承东就对郑岳说道。
  郑岳苦笑着摇了摇头:“飞扬他知道,你还是问他吧!”
  “到底怎么回事,有什么不能说的,反正大家都说我要走,我都已经有心理准备了。”杨承东表面上满不在乎地说道,可是他这么急切地想要知道结果,说明他的心里并不像表面上的那样平静。
  如果说他原来就有离开的心理准备,但是刚刚闹了那一场,最后他其实还是要走的话,他会感到很失望,甚至会成为一个笑话
  包飞扬看了郑岳一眼,也摇了摇头:“县长,你不用走,你会继续留在望海担任县长。不过郑哥可能得走,到向海县担任副书记。”
  “我真的不用走?”杨承东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不用离开望海,意味着他终于可以大干一场,望海县现在这么好的形势,正好让他放开手脚大干一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