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956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和平将事情的大概经过简单说了一下,像遮掩的事情,赵和平从来都不会在王虹锋面前可以隐瞒,更何况还涉及到包飞扬,其他人不清楚,但是赵和平与陈雨城都知道王虹锋对包飞扬的情况一直都很关注,他们甚至还知道包飞扬与燕京赵家的关系十分密切。
  “和平开车很稳妥,做事也很细致,没想到也有这么热血的一面。”王虹锋抬头看了赵和平一眼,笑了笑说道:“你处理得不错,路见不平,就是要挺身而出,否则就不是**人了。”
  王虹锋突然摇了摇头,现在的供产党人素质参差不齐,真正符合党的要求的党人反而并不多了  。
  “既然你们没有吃亏,那这件事我就暂时不过问了。”说到这里,王虹锋顿了顿,才有接着说道:“包飞扬那边,你保持联系,问问最新紧张。”
  “陈秘书长,你注意搜集一下这位孟公子的情况,咱们供产党人不但要洁身自好,还要管好自己的家人,这是去年廉政工作会议上,中纪委的赵主任讲过的一句话。”
  陈锦轮和赵和平连忙答应。

  第二天,王虹锋按照计划对靖城市的几家企业和工程现场进行了考察,并在吃过午饭以后离开了靖城,回返省城凤湖,就好像他并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一样。
  市委书记齐少军、市长孟凡均一直等到王虹锋的车队离开,这才相互看了一眼,齐少军颇有些胜利者的矜持笑了笑说道:“孟市长,你看大家都在,是不是等下就召开常委会,将有些事情定下来?”
  孟凡均面色平静地点了点头:“行,齐书记你说怎么办,那就怎么办。”
  昨天晚上,孟凡均迫于形势,主动给齐少军打了个电话。齐少军想要用晚上这件事扳倒孟凡均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但是孟凡均却不能不顾及自己的儿子,也要防止齐少军利用这件事继续挖其他的事情,所以他主动提出和解,作出了很大的让步。

  孟凡均同意让周知凯担任鹿鸣县委书记,王景书分管招商引资工资,并答应了其他一些重要条件,才让齐少军没有在孟文俊的事情上穷追猛打,现在省长王虹锋已经离开,孟凡均也算松了一口气,但是警报依然没有彻底解决,只有他彻底履行了承诺,齐少军才会答应放手,否则的话,事情随时都可能再度发生变化。
  在下午的常委会之前,孟凡均召见了包飞扬和涂小明,现在很多人都知道包飞扬和涂小明关系密切,也有很多人知道涂小明是西北省委书记涂延安的儿子。以前孟凡均与卜光学都觉得包飞扬是涂家的人,是涂小明摆在前台的棋子,这次印尼金光集团的事情发生以后,卜光学才通过燕京的关系知道包飞扬的身份没有那么简单,挖出了包飞扬在西北省时候的详细情况,知道他本来的身份也不简单,他的大伯就是西北省省委常委、西京市市委书记包国强。

  卜光学的大伯也不过是津海市副市长,虽然下一届也能进常委,但是现在的份量也就跟包国强差不多。所以包飞扬本人的身份也不比卜光学差,卜光学强就强在他爷爷那一辈,虽然他爷爷已经退下来了,但是门生故吏很多,关系网很广。但是包飞扬和涂小明勾连在一起,卜光学的这点优势在涂小明面前,又都成了劣势。
  孟凡均召见包飞扬和涂小明,是认为这个两个人才是望海县的核心,至于郑岳他就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如果郑岳因为这个心怀不满,他也不会在意,如果因此和包飞扬有了芥蒂,那更是他乐于看到的。
  “涂总、包县长,昨天晚上的事情,犬子多有得罪,也是我平常没有教育好,还要请两位多多见谅。”孟凡均坐在办公桌后面,这个样子实在不像是道歉,不过包飞扬和涂小明都知道孟凡均能够做出这样的姿态,已经很不容易了,政治看重的是实利,而不是言语或者其它,就算孟凡均姿态再好,齐少军也不会在真正的实利上做出更多让步,他也同样觉得,他的姿态再好,包飞扬和涂小明也不会说就不用昨天的事情做文章。

  涂小明可以随意,包飞扬作为体制里的人,却需要注意上下尊卑,他连忙欠了欠身说道:“孟市长言重了,其实这件事也怪我们,我们开始并不知道那是孟市长的公子,加上还有几个人在旁边煽风点火,出于义愤和自卫,甚至出了手,这一点我们也要向孟市长检讨  。”
  孟凡均脸色微微一沉,或许包飞扬等人确实出于自卫,但是要说义愤,岂不是说他们就是正义的一方,而他的儿子孟文俊就是恶人?
  不过,孟凡均很快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他摆了摆手说道:“那是他咎由自取,这小子从小被娇惯,还从来没有挨过打,你们替我教训他,我还要感谢你们。”
  包飞扬和涂小明对视一眼,孟凡均这话的意思可很明白,我儿子长这么大都没有挨过打,却让你们给打了,感谢是肯定不可能的,仇怨却是记下了。
  既然孟凡均的态度隐晦却很明确,包飞扬和涂小明也就懒得跟他虚与委蛇了,政治上没有几个敌人那是不可能的,孟凡均虽然势大,却还不会让他们如履薄冰。
  看到包飞扬和涂小明这个态度,孟凡均不禁有些恼火,他缓缓说道:“望海县这段时间招商引资的工作做得很不错,跟包县长你的关系很大,望海县接下来将会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包县长你也要继续发挥重要作用,我会在常委会上提议,由你来担任望海县常务副县长,分管望海县的苇纸一体化工作。”

  包飞扬不由皱了皱眉头,常务副县长虽然也是县长,但是前面多了常务两个字,意义就变得完全不一样。按照有关规定,县长负责全面工作,拥有政府的最终决策权、行政指挥权和人事任免权,是政府的一把手,其他副县长都是协助县长工作。
  但是常务副县长按规定主持县政府常务工作、日常工作,在县长外出或因故不在的时候,可以暂替主持县政府工作。这也就意味着常务副县长与其他副县长相比,并不是地位重要一点这么简单,而是有本质的区别。通常来说,会有一些庸碌无能的副县长、副市长、甚至副省长,但哪怕是一个县的常务副县长,对工作能力与把控力的要求也会比较高。
  所以二十多岁的副处级干部、副县长很常见,但是不到三十岁的常务副县长,却不多见,就算是卜光学那么高调,他也是快要三十岁的时候才到鹿鸣县担任常务副县长。
  孟凡均愿意支持包飞扬担任望海县常务副县长,虽然有交换的意思,但恐怕并没有怀什么好意。这是要将包飞扬架在火上烤,也就是所谓的拔苗助长,不是什么好事。如果包飞扬禁不住诱惑,孟凡均自然乐意看到包飞扬成为舆论的漩涡中心,这样他就能够解脱出来;而如果包飞扬推辞,那么这个消息透露出去以后,现在的常务副县长郑岳恐怕就会有些不同的想法。
  孟凡均这也是阳谋,从包飞扬以往的表现看,他也没有指望包飞扬或者他身后的人看不清这其中的关窍,但是你能看穿是一回事,能不能化解又是另外一回事。这就是阳谋跟阴谋的区别,区别一旦被看穿,那就没有了任何作用,但是阳谋虽然容易被看穿,却不容易被化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