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786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易雪恼了起来,白了华子建一眼,将那惹的华子建失笑的树叶拿下,轻柔地用手抚弄着,那神情就好象是在抚弄着一只可爱的小白兔,那眼神发出一种温柔的光芒,华子建也不忍破坏这么一幅美好的画面,他重新坐了下去,眺望着那天边红霞,又陷入了想象之中。

  萧易雪也在华子建的身边坐下,说:“我没来得及送你,你不会怪我吧?”
  摇摇头,华子建说:“为什么要怪?”
  “嗯,不怪就好。”萧易雪悠悠的说。
  “你怎么来到这里了?”
  “你忘了,这里本来就是我的地盘。”

  华子建哑然失笑,不错,这里应该是影视城的地盘,算起来哦,自己应该才是不速之客。
  “最近有博瀚的消息了吗?”
  “没有,好久没有和他通过话了,但苏曼倩和孟玲到是经常联系,据说萧博瀚到非洲去执行一个什么任务去了吧。”萧易雪不太肯定的说。
  华子建眯了一下眼,他有时候真的替萧博瀚担心,那种刀光剑影,杀机四伏的日子,萧博瀚还能适应吗?
  华子建不再说话了,江可蕊也远远的走了过来,她对这个美丽的女人有所了解,也见过几次面,但并不是特别的熟,作为防患于未然,她也坐在了华子建的身边,三个人谁都不说话,静静的看着夕阳西落,一阵风来,华子建哆嗦了一下,把他吹醒了,华子建站起来,拉起了江可蕊,有拉起了萧易雪说:“行了,我们该离开了。”
  “既然到了我的地盘,那今天我就做东请大家一次。”
  华子建看看江可蕊,想了想说:“行,那我们就打一次土豪了。”
  这顿饭吃的很舒畅,不管是华子建,还是王稼祥,也或者是二公子夫妻,每个人的心里都是快乐的,而萧易雪也感到很愉悦,因为她再一次见到了这个成熟的男人,对萧易雪来说,像华子建这样成熟的男人也像一首悠扬的情歌一样,可以轻易的贯穿进她的心窝。。。。。
  在新屏市住了两天,应该说华子建还是很低调的,没有因为自己是省委常委就给人一种荣归故里的架势,他除了和极个别的人见见面,根本都不到外面招摇,所以等华子建离开新屏市之后,才有人知道他曾经来过。
  在华子建上班时候,不断的有新屏市的电话打了过来,有新屏市新书记的电话,还有新市长的电话,就连郁副市长这次华子建也没有去见,郁副市长当然埋怨了好一会。
  华子建有自己的考虑,自己现在官当大了,更应该注意,官场上很多事情说不来,本来是好友一起见见面吃个饭,但别有用心的人拿回去一加工,事情就复杂起来,在一个,华子建真心的想在家里好好待几天的,知道的人一多,那就是喝酒,应酬,华子建可不希望回去就干这个事情。

  这样有过了几天,党校学习的通知也下发到了北江市政府,那易局长等三个局长实在是无可奈何,只好都去学习了,他们也曾经想要让杨喻义给他们说说情,不去学习了,但杨喻义考虑到这个学习班是秋紫云主办的,既然不偏不巧的点上了易局长他们三人,肯定是华子建的意思,自己去找也是枉然。
  特别是秋紫云和华子建的关系很好,她绝不会因为自己而更改通知的。
  更何况,对杨喻义来说,三个局长学习的事情还不算最重要的问题,最重要的问题是北江市大桥的方案,在杨喻义看来,这同样是一场权利保卫战,大桥的修建方案已经超越大桥本身的范畴,换句话说,大桥方案只是个引子,而通过这件事情的较量,展示的完全是一个外来新书记和本地老市长的权利大博弈,这个方案就是一个风向标,能不能对任雨猎取权利进行有效的狙击,这就是一个试剑石。

  他想,自己是一定要有所行动的,杨喻义在准备好了说辞之后,一大早就到了省政府苏省长的办公室了,苏省长最近感觉很好的,他已经从一个唯唯诺诺的副手变成了大权独掌的省长,其间的感受截然不同,现在自己的意志,自己的想法都可以随心所欲的发出,在北江省已经几乎没有谁能阻挡自己的脚步。
  他踌躇满志的坐在那雕花真皮座椅上,看着杨喻义说:“这么早就过来,什么事情啊?”
  杨喻义先给他把烟点上,然后才说:“我想来看看省长你啊。”
  苏省长一笑,说:“看我?扯吧,我有什么值得你看的,有事就说,我一会还要开会呢。”
  苏省长对杨喻义是不用客气的,两人的关系也非比寻常,这些年这个北江市的市长没少讨好苏省长,当然了,苏省长也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一直给与了杨喻义很多方便和照顾,两人可以说是具有很牢靠的政治同盟关系,彼此也能遥相呼应,他们的接合在北江省这个权利场中也是极有份量的。
  杨喻义使劲的抽了一口烟,作为杨喻义来说,他从来也是有自知者明,现在的苏良世已经不是过去那个苏良世了,自己要改变过去随随便便的态度,至少表面上要拿出足够的尊重来,地位的变迁会让很多人心态发生改变的,苏省长也满面脱俗,自己如果不注意这样的小节,过去的关系也就可能会受到影响。
  杨喻义用很恭敬的口吻说:“苏省长,我真是来看望你,现在你也忙了,可谓是日理万机,有时候想到过去你说的那些话,现在更感到寓意深刻,所以不来经常拜访一下你,我怕我会跟不上省长你的步伐。”
  “哈哈哈,你老杨啊,净给我说好听的。”苏省长对杨喻义拍来的这个马屁很惬意。
  “苏省长,这绝不是我随口乱说,记得上次你说过面对华子建的问题,现在看来你说的很准确啊,这个人的确非比寻常,不管是能力,还是手段,也或者是霸气,都让我感到有了畏惧。”杨喻义说着叹了口气。

  苏良世就眉头一皱,华子建的名字让他自然而然的感到了一种厌恶和排斥,最近他几乎是强制自己不去想华子建的,这个人上的太快,自己当副省长的时候,他才是个副县长,这潮起潮落,时光几经流转之后,虽然自己也上了几个台阶,但华子建上的更快,看看就能和自己比肩并行了,这对于没有个身在官场的人来说,心里都会不太平衡,嫉妒是人类的天性,何况这个华子建又处处的和自己做对,厌恶他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但苏良世从杨喻义的口中听出了他的一种消极和畏惧,这很不好,自己当初是说过最好的方式就是杨喻义配合华子建工作,最后把华子建推上去,他自然可以接华书记,但这个话是在自己‘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时候说出来的,那几天的时间,自己根本都没有细想过未来的北江省格局,自己完全都沉浸在突如其来的巨大幸福中了。
  日期:2016-03-07 06: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