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785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来他们就在这里美美的吃了一次烧烤,虽然味道说不上很好,但至少对他们来说都是一次全新的体验,这几对夫妇,如果不是今天这样的情况,根本都不可能吃上这样的食品,不管说他们在北江市多么举足轻重吧,但至少在这个新屏市,他们还是具有不可估量的权威。
  在吃东西的时候,华子建就和二公子说倒了北江市的大桥问题,华子建说:“昨天本来是想到你家拜访一下你老爹,但你不在省城,我就先回来了。”
  二公子说:“最近工程很忙的,要是你真很迫切的话,,我明天就跟你一起回去,你这事情也不是小事情。”
  华子建心里也是急,但考虑到二公子自己项目的事情,也犹豫起来,他知道,二公子能这样说话,肯定工程是很紧张了,自己不能总想自己的事情,华子建就摇摇手说:“这也不好,我知道你工程上事情多,我抽时间自己过去吧。”
  二公子就拿起了一个烤好的鱼片,咬了一口说:“你看吧,要是感到为难我就回去陪你,要是没什么问题,我就等些天回去,最近抢一下工期,马上就是春雨季节了,对施工影响很大的。”
  “嗯,嗯,好的,就这样吧,我先试试,不行在约你。”华子建说。

  江可蕊拿起了一个竹签,上面是烤好的羊肉,她递给柯小紫说:“你也吃点肉啊,看你这么苗条的,光吃青菜,也不怕营养不良啊。”
  柯小紫摇着头说:“没胃口,不想吃。”
  二公子一听就接上了话:“对了,看你最近食欲很差啊,你多吃一点吧,好像我在虐待你一样。”
  柯小紫嘴一撇,说:“就你还想虐待。。。。。”刚说了几个字,柯小紫就感到一阵的反胃,站起来,到一棵小树下就干吐起来了。

  慌得二公子赶忙过去,一面给她在脊背上拍着,一面说:“怎么了,怎么了,不是肚子吃坏了吧?”
  柯小紫只是摆手,说不出话来。
  江可蕊和王稼祥的媳妇都走了过去,看了一会,也没见柯小紫吐出什么东西来,两人就抿嘴一笑,江可蕊开玩笑的说:“嘿嘿,柯小紫,你莫非是有情况了。”
  这一说,连柯小紫都是一愣,脸上有了惊喜之色。
  二公子懵懵懂懂的问:“你们笑什么呢?说什么呢?什么有情况了?”
  江可蕊瞪了二公子一眼,说:“傻兮兮的一个人,小紫肚子里估计是有货了。”
  二公子真的有点傻了,看着江可蕊,好一会才说:“不可能啊,这怎么可能呢?我们都是有措施的。”
  柯小紫就一下抬起了头,说:“你以为有措施就是百分之百的保险啊,你不知道现在伪劣产品横行吗?每次我让你注意一点,就是不听,现在好了吧。”
  二公子那个恨啊,怎么能这样呢?一盒套套才多钱啊,这玩意难道也有人造假?
  华子建就看着这几个人忙活,嘿嘿的笑着,他和王稼祥自然是不好过去帮忙了,不过那面的情况他可是什么都听的明明白白的,华子建也估摸着柯小紫是有情况了。
  一会柯小紫不干吐了,涮了口,又到了烧烤旁边,不过她这次是吃起来了,一面吃,一面还偷偷的给华子建使个眼色,满眼都是感激的样子,华子建有点害怕了,不敢去看她,娘的,你怀上就怀上,老看我干什么啊,又不是我整的,一会还让二公子起疑心了。
  二公子脸上就有点忧心忡忡的样子了,华子建看了几次他,忍不住说:“嗨嗨,你这是怎么了,有孩子是好事情啊,看你一脸阶级斗争的样子。”
  二公子说:“我还想轻轻松松的在玩几年呢,这就有了,以后不是玩不成了。”
  华子建一下就瞪起了眼,义正严词的说:“你这是什么话?孩子是你的骨肉,不要看你现在说的嘴硬,到时候剩下来,抱两天,你就喜欢上了。”
  江可蕊在旁边说:“对,对,这是我们家子建的深刻体会,乘着你们现在年轻要一个。”

  几个人都是如此的口径,二公子情绪也就慢慢好转了,他看柯小紫一直瞪着他,就笑嘻嘻的说:“行吧,行吧,既然有了那就留着,对了,明天我们到医院好好的检查一下,真有了,那以后你就要多注意营养,多休息了。”
  柯小紫这才笑了,说:“总算是说了句人话。”
  几个人大哈哈的大笑起来,一会华子建就想到了一个问题说:“对了,这下午饭是有地方解决了,你们说说,这下午是不是应该让二公子请个客,他可是好事临门了,我们不帮他庆祝一下,于心何忍。”
  王稼祥,江可蕊等人也都积极表示了赞同。。。。。。
  再后来华子建钓鱼的时候就有点心不在焉了,最初的一点点兴趣也在慢慢的消退,他默默地欣赏起了远处的景色,有几次鱼饵都被吃光了,他也毫不知觉,
  华子建想到自己的家乡,那也是很美,小的时候自己很喜欢和老爹一起坐在树荫下的草地上,看着身旁的溪水缓缓流淌,看着小蝌蚪在眼前游荡,就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晒在太阳,听着鸟叫,任微风拂过自己的脸,感受暖暖的太阳晒在肌肤上的温度。

  记得有一次,华子建发现不远的地方,老农悠闲的蹲着,抽着他的旱烟,注视着他那几只可爱的羊吃草。
  “那个老爷爷在想什么呢?他蹲了一下午了。”华子建问身旁的老爹。
  “他在想那个50年前和他一起晒太阳的傻丫头现在在哪里?”老爹注视着远处的老爷爷微笑着说。
  华子建当时回头不解的看着老爹。。。。。。

  现在想想,华子建也明白了那些过往的旧事,是啊,等自己老了之后,也是一定会想起今天的这个场景的。
  “汀洲浙生杜若,料舟依岸曲,人在天角。漫记得,当日音书,把闲语闲言,待总烧却。水驿春日,望记我,江南梅萼。拚今生,对花对酒,为伊人泪落。”
  华子建吟完词,看着天边夕阳,心如尘埃,人生短短的几十年,可知己难寻,知音难觅。
  “好一个拚今生,对花对酒,为伊人泪落。若我猜得不错的话,我想这应该是北宋词人周邦彦之作吧!我似乎还记得词牌名是“解连环”!不知我说的对还是不对呢?”华子建正浮想连翩,可身后转来的声音将他惊醒,细细一听。哇!不错嘛,这谁啊,似乎也知道宋词,那再考考她。
  “酒旗戏鼓甚处市?想依稀王谢邻里。燕子不知何世,向寻常巷陌人家,相对说兴亡,斜阳里。”对着夕阳,华子建随口吟出。
  “这首词,你没有吟完吧!好象也是周邦彦作下的词牌名是‘西河’,在他来说是最为著名的一篇怀古词,有另一个词名是‘金陵怀古’吧!”
  显然的,身后的这个女人既不是江可蕊,也不是柯小紫她们,那她会是谁呢?华子建站起身来,回头打量着这位不速之客,她也瞪大眼睛看着,好似华子建是个怪物一般!

  在夕阳下,她身着紧身铅笔皮裤,脚蹬黑色平底皮鞋,宽松的中长的黑色的毛衣上披肩长发披肩长发饥饿的狼,眼睁得大大的,俏皮的眼神透露着一丝少有的纯真,嘴角微上扬,露出两个小小的酒窝,腮上一片淡红,不知是化妆的效果还是夕阳的影响,一阵微风抚落几片树叶,却刚好有一片不偏不倚的落在她的头上,好似要随风飘去,又不舍那瀑布般的黑发,在她的头上轻舞飞扬着!
  看到这里,华子建忍不住笑了起来!
  萧易雪!萧博瀚的堂妹,这个很精巧的女人,真的很巧,很久都没有看到她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