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1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到开发区时间比较长,对周边这些居民构成也了解的多一些。据我所知,接下来要征收地块的业主,大多是‘城郊三代’。他们祖辈是外来户,祖辈和父辈都在这里做小买卖,渐渐也有了一点农田,在这几分地上种点蔬菜自己吃。这些城郊三代,基本没有正经营生,大钱挣不来,小钱看不上,一天游手好闲,东游西逛,就期盼着天上掉馅饼。征收土地的传言一直都有,尤其今年传的更广,所以好多人就把发财愿望寄予了征地上,期望着一夜暴富。期望着凭借半亩薄田,换来洋房汽车,甚至美女娇妻。”

  停下来抽了两口烟,冯志堂继续说:“这些地块上的居民,都属于城关镇管辖,要想征地,必须取得镇里支持。做完调查后,又赶上招商、招聘的事,一直也没顾的上去镇里。上周签约完以后,我才去了几次,前两次都没见到管事人,今天总算是见了镇委副书记、常务副镇长温斌。温斌听我说明来意后,没有马上给答复,而是说要向镇长做汇报,让我一直等着。
  中午的时候,他把我带到了玉赤饭店,说边吃边谈。我没心情吃饭喝酒,就一直问他协调征地的事,最后他跟我说了五个字‘让楚主任来’。等我要继续追问的时候,他往桌上一趴,醉了,司机把他架了出去。”
  听得出冯志堂做了不少准备工作,但和城关镇的协商,没有任何实质进展。这个结果在楚天齐意料之中,也多少有些超出意料。他知道温斌应该不会痛快的配合,这才让冯志堂去找温斌探路。他认为他俩都是冯志国一系,应该能给点面子。只是从冯志堂表述来看,温斌没有慢待冯志堂,但却没有给开发区面子,也就是没有给楚天齐面子。
  楚天齐一笑:“哦,他让我去,我知道了。”

  虽说主任并没责怪自己,但自己到城关镇确实没有任何进展,冯志堂也觉得没意思,又说了几句话就走了。
  再次点燃一支香烟,一边吸着,一边想着事情。自己到开发区已经将近半年,经过种种波折,在六月六日总算签了一批企业,为开发区顺利保留创造了一定的条件。本来想着能消停几天,能专心搞好开发区,可是一些人总是盯着自己,不让自己顺风顺水。这不,又有魑魅魍魉冒出来了。
  温斌不配合自己,倒是在楚天齐意料之中。你温斌想让我去,要找我这个当事人,和我过招?我还不去了,现在没那闲心,反正还没到那个时候。
  上午孔嵘的说辞,楚天齐确实没想到。他原以为孔嵘会采取和上次类似的做法,并以更高明的方式,来阻止拨款事宜。因此,他才去找县领导,表面是向领导询问拨款的事,其实就是想借领导之名,让孔嵘不敢明着刁难。结果,县长几乎直接否定了自己的请求。接着,孔嵘不请自到。楚天齐原想有县长在场,把拨款的事说清楚,能给点是点。
  不曾想,人家孔嵘还有一大堆说辞,甚至扯出了国有资产处置不当的说法,还借所谓别人之口说出了“有腐败漏洞”这样的语句。当时孔嵘的说法着实让楚天齐心里不踏实,现在想来也没什么。他觉得孔嵘就是借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的名头,抛出一些言论,阻止自己索要拨款,并顺便恶心自己,让自己对其心有畏惧。至于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有没有这种说法,楚天齐是半信半疑,即使真是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的说法,那孔嵘也是策划、编剧和导演。

  老想这些事也没用,防着点吧,还是得先解决眼前的事。想了想,楚天齐拿起手机,拨出了一串号码。
  手机里很快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小楚兄弟,不,楚主任,有什么指示。”听声音是法院刘院长。
  “刘姐,又拿老弟开涮,我在你面前永远都是小兄弟。”楚天齐赶忙说道。
  “好,小楚兄弟。听说你那现在弄的风生水起的,一下子就引进了五个亿投资,真是不得了呀。”刘院长笑着说,“现在你可忙了,平时见不着人影,连个电话也听不到。”
  “那不是担心你太忙,怕影响你工作吗。”楚天齐说了一句套话。

  “官场真是个大染缸,连小楚兄弟都说话这么圆滑了。”刘院长调侃着,“你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就说吧。”
  “还是刘姐了解我。”楚天齐“嘿嘿”一笑,“上次开发区委托你们法院起诉欠款户的事,不知道有没有什么进展?”
  “这事啊,有进展也没进展。上次我就和你说过,其实在去年的时候,开发区就起诉过他们。当时法院还做了好多工作,可是中途开发区又撤诉了。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搞的?”埋怨了一句以后,刘院长又说,“今年在你们重新起诉的时候,那些基础资料都在,我们很快就进入了开庭阶段,可是最大的那家欠款户至今联系不上,最后只好按原地址发了一份传票过去。缺席宣判倒是可以做到,但是对方的银行帐户和资产情况却不掌握,根本就不好执行。”

  “那可怎么办?月底就得给老百姓征地补偿款了,我还指着这笔钱呢。”楚天齐又是“呵呵”一阵傻笑,“刘姐,就得靠您帮忙了。”
  “我肯定帮不了,我找不到他呀。”刘院长说的很坚决。
  “那可麻烦了,到时老百姓又得上丨访丨,别把合作商吓跑就是好的。”楚天齐说的很可怜,“刘姐,求求你了,求你给老弟指出一条出路。”
  “哎呀,大主任都学会装熊了。”刘院长调侃过后,说道,“办法也不是没有。除非能掌握他的银行帐户和资产情况,并要找到当事人。”

  “啊?那我上哪找去?”楚天齐顿时泄*了气。
  “反正我是给你指明出路了,你要做不到的话,我也没办法了。”说到这里,刘院长忽然说道,“小楚,我这又有电话打进来了,我先挂了。”说完,声音戛然而止。
  “找人?上哪找去?这也太难办了。”楚天齐自语着,收起了手机。
  早上,开发区小会议室。
  班子成员会召开。
  楚天齐正在安排任务:“为了扩大宣传、凝聚人心、鼓舞士气、营造气氛,遵循开发区全体人员意愿,顺应各企业要求,在本月十八号举行开工仪式。为此,我们成立一个临时班子,由我任总指挥,由老王任执行总指挥,老冯和方副主任担任副总指挥。我只是担个名,整个活动由老王牵头,和老冯、方副主任一块操办。整个活动既要隆重、热烈、喜庆,也要注意节俭。虽然各企业都有意愿要承担相应费用,但我们也不能铺张浪费,而且还必须徐县长点头,必须县委、政府同意。

  当前最重要的是,先做出整个活动方案。方案要包括你们三位的分工、协调,包括各个部门参与的内容,要列出拟邀请领导和参加人员名单,要向各企业确认活动对接负责人。活动准备工作可以提前进行,但涉及到花钱项目,现在还不能实际操作,必须等县里批了方案才能再做。活动当日的仪式流程,要把时间具体到分钟,要特别注意各个环节的无缝衔接,尤其要把安全放到第一位。如果安全有隐患,再好的创意也要舍弃,即使效果差一些,安全也是必须不能逾越的红钱……”

  日期:2016-12-24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