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366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副秘书长应付式的回答道,胡书记,按理说,县官不如现管,胡书记要是一心想要摆布一个市里的处级干部,只要时间和程序合法,应该问题不大吧。
  胡亚平听了王副秘书长的话,像是又恢复了些许信心一样,自言自语道,我就不信了,难不成连一个秦书凯都收拾不了,不管阻力有多大,我还非要撞一回南墙看看,到底能不能把南墙给撞破了。
  王副秘书长见胡亚平下定决心要收拾秦书凯,心里也很赞同,若不是秦书凯这小子,自己也不会落得一个被免职的下场,现在倒好,当了这么多年的市委办公室主任,竟然被免职了,沦落成跟普通办事员一样的待遇,这一切都是秦书凯这个***引起的,他恨不得胡亚平立马把秦书凯也弄个处分在身上,才能解了心里这口气。
  市委常委会开完后的第二天,秦书凯伤愈出院了。
  常委会后,唐小平特意跟他通了消息,告诉他化工园区里关于防洪堤坝没能及时加固的问题,已经有了处理意见,副主任陈大安暂时成了替罪羊,原本胡亚平是铁了心要给秦书凯一个处分的,结果愣是没控制住局面,把自己反倒给绕了进去。
  秦书凯听了这番话后,心里也不由阵阵生气,自己跟胡亚平无冤无仇,这混蛋怎么老是要给自己一个处分,跟自己过不去呢?就算是他想要利用自己这颗棋子给唐小平一个难堪,利用一次两次也就够了,怎么还三番四次的想要整自己,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谁都可以踢几下的废物?
  只怕这梁子就算是结下了,有时候,人得相信自己的直觉,胡亚平头一次到化工园区来考察的时候,秦书凯对此人的感觉就相当不爽,自己主动冲他礼貌的笑笑,他竟然还自己一个冷眼,什么东西嘛,同是从省里下来的干部,自己也见得多了,还真没见过像胡亚平这样不识抬举,自以为是的。
  既然胡亚平对自己不仁义,也就不能怪自己对不起他了,秦书凯在心里暗自琢磨着,得想点办法收拾他,给胡亚平一点颜色看看才行,否则的话,他真把自己当成软柿子了,一旦想要对付唐小平的时候,就把自己这颗棋子拎出来给点颜色,这以后自己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秦书凯知道,这个胡亚平那边肯定和这个顾大海有关系,现在这个周德东那边已经行动,那么不会很长的时间,这个顾大海就会如以前一样求着自己的,那么上次是顾大海花了1000万完事,这次看来就要好好的敲诈一笔,让这个顾大海记住什么是教训。
  秦书凯回到化工园区上班的时候,江水根秘书长还是继续坐镇化工园区指挥抗洪工作,毕竟第一次的洪峰已经安全度过,不代表第二次的洪峰也能安全度过,眼下,化工园区的位置比较特殊,在胡亚平的指示下,江水根秘书长这阵子简直把化工园区当成自己的革命根据地了,基本扎根下来。
  一大早的,江水根一到就把化工园区的领导班子成员全都召集到会议室里,把市委关于化工园区副主任陈大安在抗洪工作中出现疏漏,所以被市委作出免职处分的决定公布了一下。

  这一决定一公布出来,首先是陈大安本人,一下子变了脸色,看样子,开会之前,他对此事当真是一点都不知情的,听江水根秘书长宣布完处理决定后,他用一种极其复杂的眼神看了马成龙一眼,又看了一眼江水根秘书长,嘴唇明显的哆嗦了两下却还是忍住了什么话都没说出口。
  江水根宣布完对陈大安的处理决定后,总结似的口气对化工园区领导班子成员说,陈大安副主任,作为化工园区里分管防洪工作的分管领导,做工作的时候,没有大局意识,导致出现有部分堤坝没有加固的后果,这样的做法是极其严重的,一旦导致堤坝决堤的话,可就不是免除职务这么简单了,说不定要被撤职查办,还要承担相关的法律责任。
  现在,雨季还没有结束,防洪工作还是摆在大家面前重中之重的一件大事,希望在座的各位都要引以为戒,千万不要因为一时的疏忽大意,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边听着江水根秘书长的训话,大家边向副主任陈大安投来同情的目光,大家的心里都清楚,防洪堤坝到底要不要加固,那完全是由马成龙决定的,因为跟秦书凯一向不和,马成龙在布置工作的时候,有意怠慢了秦书凯分管的那一块地盘,没想到,最好导致不良后果,却要陈大安来承担,陈大安的运气也实在是有些太背了,明明什么都做不了主的人,处分的时候,却头一个当了替罪羊。

  江水根后来问马成龙书记对这次抗洪还有什么想法?
  马成龙现在听到这个免除陈大安副主任职务的处分,那是心里很冷,***,这个胡亚平根本就不是做事的人,还下来做什么书记,简直是害人有还自己,真的累。
  马成龙说,我作为园区的一把手,在此事情中还是有责任的,没有能够起到一把手监督的责任,所以对于陈大安副主任被处理一事情,我是坚决维护市委的研究决定,但是也要为下属们着想,这样才能调动干部的积极性,至于说下面的抗洪,我会在秘书长的领导下,认真做好各项工作。
  秦书凯说,此事到了这个地步,我和马市长都有责任,但是同时要考虑到不仅仅是我们园区的责任,市委市政府也有责任。就是布置大堤加固抬高的事情,市不能只知道下个文件那就完事,应该对文件负责,说下来检查,我就是想问问这个市委市政府在此期间谁过来检查一次,特别是牵头部门也从没有过来过问过一次,现在出问题了就想到处罚下属,那是不负责任的。
  秦书凯继续说,当然,我们作为下属,无法改变领导的决策,只是希望领导能够考虑到下面人的不容易,那么下面的人也就不会流泪又流汗。
  会议结束后,陈大安一言不发的跟在马成龙身后,进了马成龙的办公室。
  马成龙见陈大安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心里也不由有些叹气,他没想到昨晚常委会开了半天竟然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他有些搞不清楚,新来的市委书记胡亚平到底是怎么想的,好端端的,怎么把处分安到了陈大安的头山呢?宁可一个都不处分,也不能拿自己人开刀啊?
  马成龙安慰陈大安道,你放心,我认为胡书记做出这样的决定,必定是有苦衷的,等到这件事平息之后,我一定亲自去找胡书记说说,大不了换个位置,总要给你一个交代才是。
  陈大安听马成龙这么说,忍不住在心里叹息,自己现在成了领导人之间权利博弈的牺牲品了,这一点,任谁都看的清清楚楚的。
  日期:2016-12-24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