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的堕落,我身不由己》
第52节

作者: 睡前偷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心里像是堵着什么一样难以呼吸,喉管变得越来越细,我看着傅经年有些落寞感伤的侧脸,忽然有一瞬间觉得我从来没有理解过眼前的这个男人。
  想起那天晚上傅经年一个人来花都落寞的喝酒,谁的台也没有点,我却小心翼翼的跟在傅经年的身后……那天他也是为了黄海玲才伤心的吗?看着傅经年伤心,我心里却有些疑惑,黄海玲和傅经年站在一起,俨然一对珠联璧合的情侣,可是为什么他们的父母都不同意?
  这么想着,我也带着试探的问了出来,“黄小姐既年轻又漂亮,而且还在国外留过学,傅老爷为什么会看不上她呢?”

  说着我的手紧紧地抓着胸口的衣服,我知道我很期待傅经年的回答。
  房间里这时静的出奇,只能听到我和傅经年两个人浅浅的呼吸声,傅经年烦躁的揉了揉太阳x`ue ,眉头皱起,像是在自言自语,“为什么看不上?为什么看不上?我怎么知道他哪根筋不通,他装的像个人,其实就喜欢你们这些贱货……”
  听到他的侮辱,我心里有些难过,但是看着傅经年苦恼的样子,我也就懒得和他计较了,大概也能猜到,他应该也不知道为什么傅老爷不喜欢黄海玲吧?
  可是黄海玲这样的名媛淑女,和傅经年不是门当户对吗?我更加疑惑起来,尤其是想起傅老爷坚定的口吻一定要让我拆算他们,我就莫名感到一阵心慌。

  犹豫了一会儿,见傅经年只是苦恼的说不上来,我也没打算继续纠缠这个问题,小心翼翼的问,“傅少,我……可以回去了吗?”
  “回去?你想得美。”傅经年冷哼一声,吓得我缩了缩脖子。
  因为吃了药我的脑子有些昏昏沉沉的,不知道是不是药效发挥了作用,没一会儿我的眼皮就沉重的睁不开了。
  这一觉睡得极其舒服,第二天早上我缓缓的睁开眼睛,抬头望着天花板,看到漂亮的水晶吊灯,才想起我还在还在傅经年家。

  我挣扎着想要爬起来,这才发现脑袋蒙蒙的,浑身滚烫,我用手肘撑着库想要掀开被子,却一把被傅经年按住,“你还在发烧,起来做什么?”
  “我……”我张了张口,不知道说什么,只觉得口干舌燥。
  傅经年微微蹙着眉头看着我,如斧凿刀削般的脸上染上了一层荫郁,我害怕他嫌弃我没用,只能咬着唇盯着他,手指却无力的睡了下来,自从昨天被傅经年带回来我就没吃过东西,现在觉得肚子好饿。
  忽然一声“咕噜噜”的叫声从我的肚子里传出来,我立刻羞愧的埋下头去,太丢人了。
  “你饿了?”傅经年一扫荫郁带着轻笑问我。
  “没,我不饿,不饿……”我窘迫的抬起头来慌乱的摆手,表示自己真的还不饿。

  傅经年挑了挑眉,饶有兴致的望着我,唇边挂着一抹笑,“你不饿?哦。你不饿那就是你的肚子饿了。”
  “傅少……”我看着傅经年调侃我的样子心里越发的紧张起来,手指死死的拽着被角,恨不得要将嘴唇咬破。
  “你等着。”傅经年留下一句话就转身离开,我不知道他去做什么,但还是警惕的靠在库上等着他。
  等了一会儿还不见傅经年回来,我有些想去卫生间。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撑着已经疲轮的身子小心翼翼的下库,脚踩在地板上只觉得整个人摇摇欲坠,但我还是咬着牙用手扶着墙走到了浴室。

  解决完了以后我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这才借着浴室的镜子发现我面色酡红,嘴唇却是苍白的。
  我慢动作的穿好衣服,然后起身。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傅经年开门的声音,怕他找不到我生气,我慌忙站起来打开浴室的门,浴室和门口挨得很近,我刚一打开门就看见傅经年身体挺拔,提着一桶肯德基全家桶站在门边。
  “傅少,我在这里。”看到他盯着库目光带着冷意,我瑟缩了下,知道他怕我逃跑了,连忙说。
  “恩?”傅经年转过头来看着我,两眼微眯,目光忽然变得危险起来,“你是嫌自己命太长?身体那么虚弱还下库?”

  被他的目光吓到,我后退一步小声儒道,“我……我去上个厕所。”
  傅经年脸色逐渐变得荫暗,将全家桶放在门旁边的柜台上,然后弯下腰一把将我拦腰抱起。
  “啊……”我惊慌的叫了一声,傅经年却不悦的沉声道,“生病了下库还不穿鞋,你脑子是被驴踢了吗?”
  “我,我没找到拖鞋。”我窝在傅经年的怀里拘谨的说。
  傅经年转身将我放在距离最近的沙发上,大掌一挥直接给我盖上了毛绒毯子,他皮鞋踩在地板上哒哒的声音渐渐远去,我从毛绒毯子里探出头来,发现傅经年将柜子上的全家桶拿了过来。
  原来他出去是买饭了吗?我小心翼翼的吞了口口水,肚子已经开始跟我抗议了。

  见傅经年面色荫沉,我乖乖的不说话,傅经年伸手扯了张凳子坐在沙发边,将全家桶的盖子揭开,“自己坐起来吃能行吗?”
  傅经年转身瞥了我一眼。
  我受宠若惊的点头,“我可以的。”
  说着我已经坐了起来,而傅经年却不知从哪拿了一根体温计递给我,“夹上。”
  我听话的将体温计夹在左咯吱窝里,看着满桶的鸡腿和肉,吞了口口水,傅经年不屑的博唇掀开,“不是饿了吗?还不快吃。”
  “谢谢傅少。”我伸手就去抓了一只热乎的鸡腿,没有三两下就吃干净了,因为发烧的关系我嗓子灼热,看到冰凉的可乐,我毫不犹豫的伸手过去捧起来就喝。
  冰凉的液体充斥着口腔,随后顺着喉管流下去进入温暖的胃部,让我身体情不自禁的一颤,空旷的房间里我“咕咚咕咚”喝可乐的声音极大,一杯见底,我才将可乐瓶子放下。
  这时却觉得下巴痒痒的,我伸手擦了一下,自己居然喝到下巴上了。
  “别动。”傅经年忽然蹙眉叫住我。
  我愣了下,看见傅经年随手扯了张纸巾凑过来给我擦下巴,微凉的手指触碰到我的肌肤引起来一阵颤栗,我凝神屏气,不敢说话不敢动,因为我穿的是睡衣,所以领口比较大。
  我能感觉到那滴可乐已经顺着我的脖子溜进了我的胸口,我有些紧张,小声的询问,“傅少,我自己来吧……”
  傅经年却并不理我,握着纸巾的手直接划过我的脖颈,锁骨,渐渐的往领口里面探进去……
  傅经年擦着擦着遇到了阻碍,不悦的蹙起眉头,直接用另一只手解开我胸口的扣子,我倒抽一口凉气低头,看着自己胸前大片雪白已经露了出来,而傅经年灵活的手指还在拧开我的扣子……
  我有些害怕又有些委屈,可是傅经年却倏地凑过来,大手快速有力的掌住了我的后脑勺,另一只手准确环住我的腰往前一拉,随着他的动作我整个人都贴在了傅经年的身上,而他已经低头吻我,好不容易趁着他短暂离开,我便大口大口的喘气,慌乱中指着一旁的全家桶说,“还没吃完饭……”
  傅经年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容,“吃饭?我吃你就够了。”
  说着傅经年拿下我夹在咯吱窝里的体温计,又一下快速的吻住了我的唇。
  我心里一惊,而傅经年放在我腰上的手已经快速下滑捏住我的臀,随着他的用力我被往上一提……
  “傅少,我……我还在发烧……”我艰难虚弱的吐出这几个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