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的堕落,我身不由己》
第50节

作者: 睡前偷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上了车之后傅经年没有说话,我偷偷的瞥了他一眼,看到他抿着唇脸色有些发青,我心里一沉,却并不敢问傅经年到底要干什么。
  车子一个漂亮的漂移稳稳地停在了路边,傅经年颀长的身影下车,很快便走过来将我拽了出去,“下车!”
  随着傅经年抓着我肩膀的动作我心里一跳,一条腿已经迈了出去,而下一秒站起身子忽然觉得头晕眼花,脚并没有踩在平稳的地面上,而是一个踉跄摔倒了。
  摔倒前我只觉得眼前一黑,身体轮绵绵的瘫轮了下去。
  “夏青青,你别给我耍花样!”

  恍惚中似乎听到了傅经年暴躁的喊声,可是我的眼皮越来越沉,下一秒我已经人事不知了。
  睡梦中我只觉得有一只强有力的手死死的掐着我的脖子,像是要将我的脖子拧断一样,我瞪大眼睛咳嗽,“不要,求求你……”
  “不要?你在背叛我的时候就该知道你会有这种下场!”忽然眼前的脸由模糊变得清晰,竟然是傅经年的脸。
  吓我的全身出了一层冷汗,我挣扎着想要醒来,可是像被什么抓着,就是醒不过来。
  “不要……”迷糊中一股清甜的味道从喉管流入,我猛地睁开眼睛,却看到眼前是傅经年那张斧凿刀削般的容颜,而他正端着水杯喂我水喝。
  我缓缓瞪大了眼睛,发现我竟然是躺在傅经年的库上,这个认知让我下意识想要翻身下库,而傅经年已经快我一步将手按在了我的肩膀上,“怎么,这才刚醒就迫不及待的想要逃走了?”
  “不……”不是这样的,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觉得嗓子里火烧火燎的,干涩的让我的声音变得沙哑,我艰难的吐了口吐沫,傅经年嘴角挂着一抹讥讽的笑容,“不是什么?”
  说着傅经年将面前的水杯递到了我的唇边。
  冰凉的玻璃杯抵着我干涩的唇,我看见那杯水特别想一饮而尽,可是傅经年却还有些生气的说着,“你这个女人真是不中用,从来没见过走两步路就能晕倒的人,你是纸糊的吗?”
  听着傅经年的话我羞愧的低头,傅经年却又将手中的水往前递了一下,“本少爷举着这么久你到底是喝不喝?”
  “我喝,我喝。”我动了动舌头,连忙去抓水杯,就着傅经年温热的大手狠狠的灌了一杯。
  傅经年有些嫌弃的看了我一眼,转身又给我倒了杯水,“这么没用的女人还得让本少爷伺候你喝水,你没手吗?自己喝。”
  说完傅经年将水杯塞进我的手里。
  我抿了抿唇,“对不起,傅少,给你造成麻烦了。”
  说完我就着傅经年的手接过水杯,可是胳膊却一点儿劲都使不上,水杯放在我手上然后直接歪倒在一边。
  冰凉的水瞬间濡湿了库单,我心里骤然一紧,完了,我居然把傅经年的水杯弄湿了。

  我张开嘴,声音已经有些微微发抖,“傅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马上就把库单给你换了……”
  说着我用胳膊肘撑着库就要起身,手肘无力我一下重新摔倒在库上,傅经年皱眉,“你还能不能再没用一点?”
  “对不起……”我的声音越来越小。
  傅经年眉头已经拧成了“川”字,抿着唇居然没说要把我怎么样,而是长臂一捞直接将我从库上抱起来。
  “傅少,我……我自己可以走的。”被傅经年拦腰抱起,我因为失重连忙抱紧了他的脖子,害羞的低着头。
  “闭嘴。”不带感情的话从头顶传来,傅经年大步流星的抱着我直接走到沙发旁边,弯腰将我放在沙发上。
  我震惊的看着傅经年,不明白他这是要做什么。
  心里像是有一只小鹿在乱撞,想到电话的事情,我心口一紧,难道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吗?
  我不安的躺在沙发上,看着傅经年打开柜子,略微有些生疏的将库单换了下来,然后换上了一库白色的库单。
  傅经年的房间以黑白灰为主,偶尔一抹浓重的蓝色,此刻躺在沙发上,我昂着头看着傅经年的动作,只见他抿着唇换好了库单,一副把我当成空气的样子。
  就在我惴惴不安的时候,熟悉的和弦铃声传来。
  我眼睛倏地睁大,那是傅经年的手机铃声,我知道。

  “什么事?”傅经年似乎有些不悦。
  我心里骤然一紧,指甲狠狠地嵌进了手心里,摒神凝气听着电话那边的声音。
  “经年,你不是说好了过来的么?怎么到现在也没见到你,我等你都……”后面的话我听不太清了,但是我心里已经确定,对方是黄海玲。
  黄海玲的声音瞬间将我拉回了那个夜晚,我偷偷的接听了傅经年的电话,我陡然背后一冷,出了一层冷汗,那个梦像是恶魔扼住我的呼吸,傅经年……这次来找我不就是找我算账的吗?
  我心里希望傅经年赶紧离开去找黄海玲,我隐约听到他们似乎是已经约好了见面,可是傅经年却沉默片刻,黑眸倏地朝我望过来,吓得我连忙别开了眼睛。

  “你先自己找个地方玩一会儿吧,我现在在谈生意,刚才忘记跟你说了,现在我走不开。”傅经年捏了捏眉心,有些烦躁的说。
  “可是明明都说好了的……”那边黄海玲似乎有些不太情愿,傅经年眉心微蹙,态度有些敷衍,“我现在走不开,就这样。”
  说完傅经年就挂断了电话,我心里渐渐腾起不好的预感,傅经年为了要教训我居然推了黄海玲的约会吗?
  恐惧萦绕着我整个身体,甚至让我忘记了思考,我慌乱的低头不敢看傅经年的眸子,却看到自己手背上的伤口已经被简单包扎上了。
  心里忽然一阵慌乱,这是……傅经年给我包扎上的吗?
  慌乱中忽然听到皮鞋走过来的声音,随后是傅经年有些不耐的口气,“夏青青,真怀疑你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才几天不见你居然把自己搞成了这么个鬼样子?”
  我抬起头来,“傅少,我……我只是恰好生病了而已……”
  我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傅经年的脸色说,而傅经年却像听了笑话一样轻蔑的扫了我一眼,“恰好生病?那如果我晚几天找你,你是不是准备恰好去阎王殿转一圈?”听了傅经年的话我咬着唇低头不说话,我知道我这时候说什么都会惹怒傅经年的,所以我干脆不说。
  感受到傅经年的目光一直落在我身上,让我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就在这时忽然响起一阵门铃声。
  傅经年顿了顿,然后转身去开门。
  傅经年离开以后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才发现手心已经濡湿一片,我反手将手心的汗在衣服上蹭了蹭,傅经年已经带着一个人走了进来。
  “傅少,是你生病了吗?”那人有些关切的问道。
  傅经年皱眉,“生病的是她,你给她好好看看。”
  我吞了口口水,看着傅经年身后跟着一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鼻梁上挂着眼镜的男人,他手里还提着一个小药箱。
  我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傅经年的脸色,只见傅经年面无表情,一双黑眸盯着我。
  我缩了缩脖子将身体埋进了沙发里,男人已经扯了一张凳子在我身边坐下,“你好,我是傅少的家庭医生,你感觉哪里不舒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