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77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易局长一想到让自己去党校,而且以后可能再也管不到项目的操作,他就满腹牢骚。
  “市长,您想个法子吧,我们不能让他的野心得逞。”李局长和杨局长都说道:“想要在北江市只手遮天,门儿都没有。”
  “想什么法子?他是一把手,是市委书记,要把大桥建成标志性建筑,我这个当市长的,除了听从他的还能怎么办?总不能在常委会上跳出来跟他唱反调吧?”
  “市长你是碍于身份不便明着反对他,那这事就让我们来办吧,我们几个在北江市工作多年,从上到下,认识的人不少,跟我们关系处得好的也大有人在,他要是执意要提高造价建什么标志性建筑,建什么书记工程、政绩工程给他脸上贴金,我们就给他制造麻烦。”
  易局长不愧为老二,一听大哥有难处,马上表态:“老三、老四,你们觉得如何?”

  其他两个局长都说好。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一起商量起阻止华子建把北江大桥建成标志性建筑的办法来。
  这样商量了好长的时间,看看也到了下班了,三个局长就邀请杨喻义一起去吃饭,但今天杨喻义还有一个接待,已经约好的,是个澳洲的客户,最后这三个局长就只好自己去吃饭了。
  今天轮到了易局长做东,他就把几个人带到了一个老相好的酒店里,这个酒店在北江市的一个小街道里,店面也不是很大,一楼十多张桌子,二楼隔出了几个包间来,要说按这几个局长的身份,他们根本都不应该到这个小酒店来的。
  但万事都有个意外,他们不仅来,而且还会经常的来,因为这里的老板娘花花是易局长的忘年之交,两人有那么一种说不清的暧昧在其中。
  建设局的杨局长一进来,就吵嚷着要大盘海鲜,易局长呵呵的笑着说:“随便你想吃什么,只要花花这里有,我都认帐。”
  三人正开玩笑,就见老板娘花花迎了过来,这个老板娘还是很年轻的,20多岁不到30的样子,听口音也不是北江市的人,长得很妖艳,据说当年是北江市银座夜总会的头牌小姐,后来挣了几年钱,从良了,但两口子没过几天就闹翻了。
  离婚后的花花就自己能了个小饭店慢慢的经营起来,也不知道是那一次就遇上了易局长,两人惺惺惜惺惺,猴子爱猴子,一拍即合,所以这里也便成了易局长私人请客的定点场所了。
  老板娘花花和这几人都熟悉,把他们带到了楼上的包间里,摆上瓜子甜点水果茶具,闲谈几句,四个凉碟上来,酒斟满,勺筷摆齐,桌上的气氛就出来了。

  老规矩,先来了个三阳开泰,每人三杯见底干。接着推杯摸筷,一阵子生吞活咽猛吃海造,然后再续一杯叫做四季开花,全都干了。
  老板娘花花也就在没出去了,一直陪着他们,现在看他们都喝了,要把第五杯酒斟满时,易局长脸上已经是挂了彩,拿手护着杯子左右躲闪。
  杨局长绕过去在他肩上按一下,说:“斟上看着,喝不喝过会再说。对,斟上满上……”再回到自己位子上举起杯子,说:“虚话不说了,一切都在酒里,从李局长开始,我敬二位,敬一杯陪一杯,先端后陪。李局长,我先喝为敬了。”
  这里面就数易局长酒量最小了,他看着其他两个碰杯不断,喝得吱吱有声,心中现就有点胆怯了,轮到他的时候,老板娘花花还想给他少到一点,杨局长不愿意了,一把夺过酒壶,先把易局长的杯子斟满,又给自己满满地倒了两杯,一手一杯端着,看着易局长点点头。
  说:“四季春为首,天河水常流。闲言碎语不多讲,一切都在酒里头。易局长,咱们两个共同来个二郎担山。”

  说着碰杯,易局长本来量小,这两天心情也不好,喝第二个时手有些抖,说:“我酒上真不行,第二个免了吧。”
  杨局长不放杯也不坐,就那样直直地望着他,没办法,他就喝了,喝得紫头血脸的。
  李局长好像咂摸出味来,说:“不对呀,你们两个搞什么明堂?怎么灌起酒来了?杨局长你乱了,得罚酒!”
  这杨局长就是好酒,上了桌子就爱和人拼的,听说要罚他,赶忙说:我认罚我认罚,让小妹妹花花代劳。。。。。。”
  花花哼一声说:“凭什么给你代劳,就算带,我也只给我易哥哥带,嘻嘻嘻。”
  气氛再掀**,每个人脸上都挂了亮色。
  李局长和杨局长都要花花和易局长喝交杯酒,易局长笑着,说:“交杯酒我不喝了。”
  李局长知道他酒量不行,就说:“不喝也可以,你给大家讲个笑话,得讲个带干的!”
  易局长正在犯愁,老板娘花花又弄出扭捏相,说:“你们喝着,我讲个听来的。。。。。。”
  “好好,你讲,你讲。”几人都开始鼓动起来。
  花花说:“有这样两口子,丈夫规矩老实,媳妇风流喜欢吃个零嘴。丈夫实在没招了,干脆就来了个苯法,什么工作也不干了,天天在家守着盯着媳妇,意思是:我给你来个寸步不离,看你还能偷吃嘴不?
  媳妇呱呱地笑,说:你看也看不住的,还是乖乖地上班去吧。
  到了晚上,有一个相好的男人来找,媳妇就把那人藏到床底下,又偷偷地放了一把水壶,然后上床睡了。
  过了一会,媳妇要下床撒尿,丈夫想,她要撒尿我总不能让她尿床上吧,说:你下床尿吧,我等着你。

  媳妇在床下边跟那人干得欢欢的,一只手却提了水壶往尿盆里倒,丈夫光听见哗哗的水响,以为媳妇一泡尿憋久了,就耐着性子等。
  媳妇干完了,一壶水也倒完了,上了床跟丈夫说:我刚刚跟一个酒厂的老板干完,你闻闻,下边还有酒味哩。。。。。。
  几个人笑着说好啊好啊,李局长忽然咂摸着不对头,说:“好你个花花,你把我们的嘴比成啥了!”
  抓起酒杯要往花花的裙子上泼,花花小姐怪叫着转到易局长身后,酒场里就乱了。
  顶灯熄灭了,室内的光线柔和了许多,易局长心里舒服了些,酒劲却跟着涌上来,肠胃里一阵一阵的翻腾,手也有些不好使唤,摸筷子的时候竟然忘了放在哪里。
  他知道自己过了量,想到卫生间里吐酒,又找不到离场的机会,难受的直想躺下,这时候,他就看着杨局长的手伸到花花的背心里,易局长到底还是撑不住了,想说我去方便一下,站起来腿却是软的。
  杨局长说:“易局长你别急呀,下边还有节目哩。花花,你看易局长等不及了,开始吧。”
  花花作起羞花闭月女儿状,又被杨局长挠得上窜下跳咯咯笑,笑的肚皮白白闪闪的,说:“不要嘛,不要嘛,你们都是饿虎,俺可对付不了嘛……”。
  易局长嘴里发出呕呕的响声,扶着墙找门,出了门却转到服务台,服务台以为他要结帐,他竟趴在服务台上睡着了,再醒来时已到了家里,看见老婆双手掐腰,正恨恨的盯着他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