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09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志忠要的就是张文定表这个态,听到这个话,心里就踏实了不少,笑着摇头道:“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就算是有那个心,也怕力不有逮咯。这个担子太重,恐怕还是张书记你打个千金项才管用啊!”
  张文定心想这个周志忠态度还是很端正的,不过估计如果自己真的答应他来打这个千金顶了,恐怕他周志忠又要跳脚了吧?
  在心里笑了笑,张文定道:“我对统战工作了解得还不够深入,跟你学习学习还可以,就不乱指挥了。”
  周志忠吃了个定心丸,觉得张文定比吴忠诚大气多了,看看,这才有领导的样子,不愧是从省里下来的。
  吴忠诚啊吴忠诚,你堂堂县委书记吃相那么难看,就不脸红么!
  “既然张书记这么说,那我这把老骨头就动一动吧。”周志忠咂巴了一下嘴皮子,道,“不过具体的工作,还是要张书记你多指示、多指导,免得我们走弯路啊。”
  张文定道:“这方面还是周部长你专业一些,具体的工作,我就不过问了。我就强调几点,全市总共只有十名高层次的党外代表人士,我们县里一定要拿下来一个名额。这个事情,你最熟悉,还是要你来拿主意;统一战线各领域党外代表人士这一块,我觉得,也还是要以统战部的意见为主;至于党外后备人才这一块嘛,啊,可以请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一起出谋划策,大家都帮帮忙,推荐点优秀人才,也不能把统战部的同志们搞得太辛苦嘛。”

  这个话的意思,就是把好处给别的县领导分一点,让他们一起来承担吴忠诚的火力。
  周志忠听到这个话,就有了一下迟疑,然后含含糊糊地说道:“呵呵,张书记的意见很重要,我回去到部里传达一下讨论讨论,给他们打打气鼓鼓劲。”
  这个回答太不痛快了,多少有点不愿意的意思。
  张文定有点无奈,觉得这个周志忠格局也不大,以前这种事情,全是吴忠诚拿主意,现在你找到我,我支持你把最重要的两个层次占了,然后把后备人才那一块拿出去送人情,以换取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的支持,让吴忠诚投鼠忌器不好反对,你居然连这么一点都舍不得让出去。

  唉,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啊!
  舍了后备人才这一块,前面两个主要的你抓住了,还贪个啥呢?
  如果不舍这一块,没有大家的支持,只我们两个人,怎么可能跟吴忠诚抗衡?
  别看我在常委会上敢跟吴忠诚硬顶,但我也就仅仅只是能够跟他硬顶,可却改变不了干什么。吴忠诚在燃翼县这么多年的经营,根基太深,我张文定目前真的抗衡不了。
  先不说他吴忠诚本身就在常委会上占优势,就说他身为一把手,那个一票否决权,就是个有力的大杀器。
  虽然这种大杀器,一般都不会动用,但架不住威力太大啊!

  你周志忠想要真的得到实权,目前就还只能采取团结他人这种手段了。
  不过,张文定也理解周志忠的小气。
  被吴忠诚压了这么久,好不容易看到了一丝手握实权的希望,却在希望还没有达成的时候,就要提前把权力分一部分给别人,心里想不通,也很正常。
  叫花子死守半碗米,这不是一个时候能够改得了的。

  张文定没有再劝周志忠,他希望周志忠回去之后能够好好想想,自己把这里面的道理想通。
  他相信,周志忠会想得通的。就算一时之间想不通,等到头撞南墙的时候,也肯定会想通的。到那个时候,他张文定再说话,效果更好。
  反正这个事情也不急于这几天,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嘛。
  吴忠诚这几天除了忙点例行的工作,心思全在张文定身上了。
  当他得知张文定去过市里而且跟曹子华接上头的消息后,越想越窝囊,越想火气越大,以至于这几天嘴角有点上火。
  虽然秘书给他买了点板蓝根,但这是心病,哪能一点中草药就能解决得了的。
  组织部长梅胜言善于观察领导的变化,见吴忠诚这几天有些不对劲,便想用另外一种方式给他降降火。
  前段时间他表现得比较积极,但毕竟那是公开场合,除了公开场合之外,要在私底下紧跟领导,那才是最明智的选择,也会让领导印象深刻。
  这个道理,梅胜言比谁都懂。
  梅胜言紧跟领导的方式跟宣传部长刘爱琼有点相似,他使出了对男人来讲绝地属于万古不败的绝杀法宝——女人。

  梅大部长找的不是一般的女人,而是一位未经人事的女学生。
  虽说在自己的地盘做这种事情更放心,但梅胜言还是没有把地方安排在燃冀。当他告诉吴忠诚去外地放松放松的时候,吴忠诚自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这几天正好郁闷着,这个组织部长倒是会来事,正好,出去玩玩,消消火,也不枉胜言同志的一番好意。
  梅胜言连秘书都没带,亲自充当司机开车,载着吴忠诚来到了一百公里以外的临县,进了安排好的房间。
  团省委副书记徐莹要下来视察基层团组织工作,张文定没有外行指挥内行,而是充分尊重了团县委的意见,给市委报了江坝镇、新奉镇和沙和乡这三个乡镇。
  市里的回复很快,最终敲定的是新奉镇。
  张文定交代县委办和团县委相关负责人,要他们去一趟新奉镇,一定要把这项工作当做这周的重点工作来抓。除了这个安排之外,张文定还是觉得不放心,于是他又亲自打电话给新奉镇丨党丨委书记,口头把这项工作交代了一番。

  之所以张文定破天荒的亲自给乡镇丨党丨委书记安排工作,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要确保徐莹这次下来视察工作不出任何问题。
  打完了电话,张文定仰在办公椅上,大脑里又一次浮现出了徐莹的音容笑貌。
  对于徐莹,张文定是有感情的。
  这种感情他说不出来,如果单纯的是爱,那么面对武玲和孩子,他会无地自容,而如果说是喜欢,好像又多了那么一点含义,徐莹是自己的老领导,也是自己的伯乐,虽然当初他是冒犯了她,但后来两个人还是相爱过的。
  只是,造化弄人。
  当初她调到白漳之后,他在随江,两个人的感情很好;后来,他也调到了白漳,但感情却不如以前浓烈了。
  当然,只是不如以前浓烈,但那份深情还在。

  这么久了,每当想起徐莹,张文定的心里已经没有了负责情绪,有的只有思想和感激,还有一丝丝愧疚。
  此时此刻,徐莹一个人坐在团省委的办公室里,对于和张文定即将到来的见面也是充满了期待和纠结。
  她还是爱着张文定,深深的爱着他,但爱情不是她生活的全部,甚至连重点都不是。
  只是,爱了,毕竟还是爱了。
  虽然她知道,张文定现在已经有了家庭,有了孩子,可自己心中那份感情是无法磨灭的。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过联系,两个人见了会不会尴尬?会不会生疏?

  徐莹很纠结,但更多的则是期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