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1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本来这已经够点儿背了,谁曾想这个娘们又出来捣乱。想到女人刚才的话,王文祥不禁疑惑:难道她在盯梢姓楚的?不能吧。再想到她说的“老娘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王文祥不由得脊梁沟发麻,自语着:“千万别捅出篓子来。”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一周就过去了。
  星期一刚上班,楚天齐就拿着一些文字材料,到了县政府。
  去找徐敏霞,徐敏霞不在,手机也打不通,楚天齐只好去找县长郑义平。
  郑义平正好在,也有时间,楚天齐顺利的进了县长办公室。

  看到楚天齐进来,郑义平先让他坐下,然后直接开门见山:“小楚,有什么事?说吧,我一会儿还要出去。”
  “县长,开发区财务汇报,签约的几家企业把土地出让金全部补齐到位,认购的半拉子工程款项也都打了过来。他们发来了转帐凭据,还有土地局和财政局出具的手续。”
  “够快的,上周三签的协议,这就打过来了?”郑义平面带笑容,“那好了,马上督促他们办手续、开工吧。”
  “是,是。”楚天齐笑了笑,“县长,这钱是到了,什么时候能把征地补偿款拨下去呀?”
  “征地补偿款?和这是两码事,你应该知道的。”郑义平皱了一下眉头,“土地出让金按规定是用于征地和拆迁补偿支出,还有土地开发支出、支农支出和城市建设支出。只是开发区这块地,一直是政府拆借资金支付的补偿款,现在有这么点钱回来,也必须把窟窿补上,不可能再给开发区拨的。”
  对方回复的挺坚决,楚天齐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便抛出另一套说辞:“县长,您说的是,以前的征地补偿款是借钱付的,理应还上。只是那些半拉子工程,现在也卖了一些钱,是不是可以给开发区返还点儿?”
  郑义平没有说话,思考着。
  楚天齐又补充道:“我以前跟您汇报过,你答应说考虑考虑。我听说这笔钱并没有占用征地补偿款,而是县里直接投资的。如果有这笔钱,我们不会干别的,也会用来支付征地补偿款。要是县里不放心的话,就和征地补偿款一块下拨,只要够了月底的百分之三十五就行。”
  郑义平笑着点点头:“小楚,我连这钱毛还没见到呢,你倒替我支配了?我记得没有委托你做这事吧?”
  听得出县长话里的敲打意味,楚天齐赶忙说道:“县长,我,我不是那意思,就是提了一个请求,请求。”

  “你不用解释。这事呢,也不是说不能考虑,不过我总觉得程序似乎不对,我还需要问一下相关部门。据我所知,这些工程呢,当时都是走的预算外拨款,应该也是挪用的资金,既然是挪用,那就得补上了。另外,月底的补偿款,县里最多能下拔百分之二十,其余的自己想办法。”
  啊?楚天齐一下子变成了苦瓜脸:“亏空那么大,上哪想办法?当时我就考虑着这些半拉子工程,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能想的办法了。”
  “我记得上次和你说过,可以把那些欠款要一要,那些设备也可以盘活变现呀。”郑义平说的很轻松,“办法总是人想的,车到山前必有路。你刚去开发区的时候也挺难的,现在不照样开辟了一片天地?小日子还过的挺滋润嘛!你们一下子就收了五十万租金,变成土财主了,好多人都眼红的很。要不是我一直压着,人们早就去打土豪、分田地了。”
  县长虽然没有直接责备,但意思也很明显:你小楚不要生在福中不知福,要知足。楚天齐算是明白了,看来那百分之十五的亏空是别指望县里,只能是自己想办法。可去哪想办法呀?这又不是仨瓜俩枣。

  正准备起身告辞,却响起了敲门声,楚天齐又坐了下来。
  屋门一开,邹英涛走了进来,径直来到办公桌前,低声道:“县长,财政局孔局长来了,说有要事找您。”
  郑义平略一沉吟,说了句“让他进来吧。”
  邹英涛出去后,楚天齐也要告辞。一是因为有客来访,自己本应回避。二是他和孔嵘有过直接交锋,对方肯定恨自己,自己也看不上对方。正是基于这两方面考虑,他才要赶忙撤离。
  不料,郑义平却右手掌心向下压了压:“你别走。孔嵘来了正好,我可以顺便问问他返还款项的事,你也正好听听。”
  县长说话,楚天齐就不能坚持走了,另外,他也想听听返款的事有没有门儿。他自我劝解着:孔嵘来了又怎样?自己又没有主动招惹他。是他挑衅自己,自己只不过是正当防卫、适当反击而已。
  正想着,孔嵘敲门得到允许后,走了进来。
  看到楚天齐在屋里,孔嵘先是楞了一下,便直接向县长办公桌走去。
  “孔局长,有什么事,说吧。”郑义平直接问道。
  “也没什么大事,县长您先看看这个。”孔嵘说着,把手中的几张纸递了过去。

  郑义平扫了一眼标题,笑着道:“你直接说吧,正好让楚主任也听听。”
  听到县长的话,楚天齐不禁疑惑:什么事,竟然跟自己有关?
  孔嵘“哦”了一声,不经意的扫了扫楚天齐方向,开始汇报起来:“县长,是这么回事。现在有几家入驻开发区的企业,把土地出让金打了过来,也把购买烂尾建筑的款项一并汇了过来。财政局收到这些汇款后,按照相关文件要求,以及领导指示,准备处置这些款项。计划用土地出让金补原来的窟窿,用卖建筑的回款补一部分挪用款项,其余的返还给开发区。”
  听到这里,楚天齐心中一喜,但他从孔嵘的话中听的出,可能事情并没那么简单。
  果然,孔嵘接下来话题一转:“对于土地出让金,倒没单位提出什么意见,我们可以按原来的计划安排。但是对于卖建筑的钱,却有部门提出了意见,就是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说着,孔嵘又从包里拿出一张纸,递到了县长面前,“这是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发的函,在函件中,他们指出了这次买卖存在的问题,一共提出了好几条。最中心的一条就是‘参照《国有资产管理办法》的有关规定,在处置国有资产时,必须经过国有资产管理部门,必须走正规评估拍卖程序,否则即为非法处置,不但无效,还要追究相关负责人的领导责任。’”

  什么情况?无效?追究责任?楚天齐心中就是一翻腾。
  郑义平说道:“开发区在卖这些建筑的时候,经过评估了呀,而且价格还略高于市场价。”
  “县长,国有资产评估的程序,我也不是太清楚,也这么问他们了。他们说,开发区所谓的评估,没有通过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没有在相关媒体公示拍卖信息,而且没有进行投标,完全走的是议标。”说到这里,孔嵘瞄了楚天齐一眼,“他们说,这样的评估是无效的,尤其议标这种买卖行为更有私相授受的嫌疑,有产生腐败的漏洞。”
  日期:2016-12-24 09: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