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1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大庆没有说话,但面色明显有些凝重,可能他并没有很好的想这个问题。
  楚天齐语重心长的说:“现在筹备处没有办公地点,只能暂时在开发区给你安排一间屋子,你就占四楼最西边那间。里面摆张床,连办公带休息。咱俩以前是上下级,现在又是这种关系,但这儿和乡里不一样,要比那里复杂。不冲别的,就冲我担任着两个职务来说,就不一样。另外,每天见到的这些人,也不是你的同事。你和他们既要保持适当相处,也不能过从甚密。
  我上次就和你说过,在别人的眼里,你贴着‘楚天齐’这个标签,所以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行。说实话,现在有好多人盯着我呢,一定不能给别人口实。另外,我这么一种现状,也无形中给你带来了一些麻烦。但你就记住一条:做好工作,这才是第一位的,千万别捅篓子。”
  看着杨大庆的神色越来越凝重,楚天齐一笑:“大庆,也不要压力太大,我说的好多事情就是猜测,也许并不存在,可能不会发生,自己多注意点就是了。没事的,最起码你还有我在,不像我刚来那时候,单枪匹马的。好了,你就去找刚才那个姚主任吧,让他帮你安排一下住宿的事。十点半的时候,我带你去见一下徐县长。”
  “好的,主任,那我去了。”杨大庆说完,站起身,拿着自己的东西出去了。

  看的出,杨大庆的心情并不轻松。楚天齐笑了,他就是要适当给对方增加点压力。
  副主任办公室。
  冯志堂戴着老花镜,在文件上边划着,边问:“老王,不忙啦?怎么有空窜门了?”
  王文祥身子往后一仰,靠在沙发后背上,吐了一口烟圈:“可不是吗,这一段都忙屁了。只要一睁开眼,就没有闲着的时候,这把老骨头都快散架了。”
  “散架了?我看不是工作累的吧。是不是又去找你那小娘们了?”冯志堂抬起头笑咪*咪的看着王文祥。
  “可别说她了,成天吵着要回来上班,说是我把她害苦了,还说怕是连股长位置都得丢了。”说着,王文祥向前探了探身子,“老冯,现在单位事那么多,财务室更忙,是不是该让她回来了。”

  “你跟我说有什么用?我又管不了。”冯志堂逗着哈哈,“现在不也挺好,光拿钱不上班,晚上还能给你暖被窝,多好。”
  “别说风凉话了,她说现在都快待疯了。”王文祥试探着说,“老冯,你哪天跟主任提提,我要是提的话不方便。”
  冯志堂直接拒绝了:“打住,你想都别想。我听说财务有好几笔都没通过审计,那可都是你相好的经手的,你现在让我说这事,不是耗子舔猫腚——没事找事吗?”
  一听对方的语气,王文祥知道这事没戏,只得叹了口气,换了个话题:“老冯,你发现点什么没有?单位的。”
  “你这问的没头没脑的,我知道什么事。”冯志堂摇摇头,然后又道,“你是说招商引资吧,大家都看到了,确实成果显著,这里面有你大半功劳啊。光昨天签约那几家,投资也得达到五个亿吧,这可是完成了今年一半任务了,如果再来这么一次,开发区不就妥妥保住了?”
  王文祥一笑:“你就别给我擦粉了,投的最多那两家都是人家主任的关系,还有两家也是陆处长介绍的,陆处长可是主任的下属。”
  “那你也是具体经办领导,政绩自然少不了你的。”冯志堂调笑道,“你这有什么好担心的?”
  “哎,政绩不政绩倒无所谓,都是为党工作嘛!我就怕以后连干工作的机会都越来越少了。”王文祥说话无粗打采的。

  冯志堂手指王文祥:“你这家伙是怎么啦?今天总是说丧气话?一会风一会雨的。怎么那么敏感?”
  “敏感?不是我敏感,是你太麻木了。”王文祥压低了声音,“前几天弄来个石重生,今儿个又弄来个杨大庆,怕是过不了几天,开发区就都姓楚了。”
  “你说的也太邪乎,都开始上纲上线了。”冯志堂不以为然,“农业园区总经理招聘,从初选到几次筛选,不都是你一直主导的吗?最后那次面试,也是我们大家都参加,集体一致通过的。今天来这个小伙子,人家是在中小企业局任职,和你开发区没有任何关系。”
  “老冯啊,你可太单纯了。从石重生,也就是那个石磊,到杨大庆,三人可都是做过青牛峪乡农业办主任的,这也太巧了吧?”说着,王文祥叹了口气,“这不是家天下又是什么?”
  冯志堂没有立即接话,而是抬起头,眼睛盯着王文祥,笑了笑:“老王,开发区团结稳定来之不易啊,我不明白你要做什么?除了他,我们谁能做成现在这种局面?反正我是不能。”
  “哎,麻木不仁。”王文祥站起身,边走边说,“死于安乐呀!”说完,拉开屋门走了出去。

  看着屋门方向,冯志堂低声自语道:“这家伙就不是一个安分人,刚消停几天,又出妖蛾子了。爱谁谁,我是任凭风浪起,独坐钓鱼台。”
  刚回到办公室,手机就响了。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王文祥就头疼,但却不能不接,他硬着头皮按下了接听键。
  “你说了吗?我什么时候回去?”手机里女人的声音很急。
  王文祥敷衍着:“再等等,我刚才去了,他屋里好多人,没机会,我尽快找他。”
  “好多人?多少?都有谁?”女人追问着。

  “有……”王文祥翻眼皮编着瞎话,“有老姚,有小老太太,有……”
  “是不是还有今天新来的那个杨大庆呀?”女人反问。
  王文祥连连应着:“是,是,你怎么知道有一个杨大庆?”
  “上周调令就下了,老娘能不知道?”女人声音尖厉了好多,“你说他在屋里,还说那个杨大庆也在,我怎么看到他们刚从政府楼出来呀?是你见鬼了,还是我见鬼了?”
  得,露底了。王文祥刚才根本就没去找楚天齐,他不敢说这件事。
  女人的声音继续传来:“老王,做事可不能忘恩负义,我对你怎么样,你心里应该有数。我这次休长假,完全是为了你,是怕给你添麻烦。现在眼看着小老太太掌控了财务室,可你不但不帮我运作,还他娘的骗我。我告诉你,别把老娘逼急了,老娘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芳芳,你听我……”话刚说到一半,王文祥才注意到,对方早已经挂掉电话了。

  “哎,我的苦有谁知呀?”王文祥感叹着。
  王文祥心里确实苦。本来现在王文祥并不想和楚天齐再做对,他惹不起人家。可是领导那里逼着,硬说自己和姓楚的串通一气,把石重生弄到了开发区。自己只好承诺,随时监督着姓楚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