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776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稼祥心里正在高兴呢,他也知道,这肯定是华子建帮忙才能得到的位置,一个省城的副市长,肯定要比新屏市这小市的市长强了,从级别上也算是跳了一级,所以他笑呵呵的满口答应了下来,说:“这有什么问题,老爷子身体好的很,等我稳定下来了,就让他也到省城来住。”

  “我看老爷子未必愿意来,反正这个事情你回家和老爷子商量一下。”
  “好好,你放心,谢谢华书记啊。”
  在新屏市的时候,曾有人背地里称华子建和王稼祥是官场师徒,当然,有羡慕,有嫉妒,也有微词。
  对这些话华子建是不在乎的,现在既然有了一个机会,自己就要实施自己的“战略构想”。
  王稼祥很感动。但是,他心里同样十分清楚,华子建其实也需要自己到北江去帮他一把,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讲,作为政治同盟者,他们已经是休戚相关、不可分割的命运共同体。

  也就是说,深谋远虑的华子建当然明白,自己在北江市必须有更多的铁杆,特别是在政府部门重要的位置上,自己才会更加自如地运筹帷幄,得心应手地执掌乾坤。
  华子建说:“稼祥啊,现在和今后一个时期,对于北江市的兴衰和我们个人的进退,都极为关键。领袖人物在这样决定事业未来发展和个人政治命运的紧要关头,从来都是勇于牺牲、一往无前的!如果我们的目标得以实现,我们就有了更为广阔的舞台,可以携手并肩,担负起历史使命,为振兴北江经济,造福一方百姓,呕心沥血,建功立业。”
  王稼祥发现,华子建在讲这番话时很动情,声音也有点嘶哑起来,王稼祥也被感染了,情不自禁地的说:“我们一定会努力的,为了那个目标前进。”
  华子建提拔干部,除了必须的平衡外,还有两个特点。一是喜欢破格提拔。在华子建看来,提拔干部论资排辈是平衡与和谐的需要,其弊端是这些干部大多认为自己被提拔是资历所为,心安理得,忠诚度和工作的开拓性都有所欠缺。
  而被自己破格提拔的干部,因为在意料之外,会对领导的慧眼和恩宠有强烈的感觉,工作卖力且比较听话。当然,这些被破格提拔者必须有较强的能力,否则,就没有“破格”的理由,如过去洋河的王局长、向梅,还有林逸等等就属这一类。

  华子建对王稼祥的能力和直率很欣赏,所以这次的机缘巧合也让华子建有了一个提拔他的借口,在这时华子建很愿意的。
  在一个,华子建也愿意提拔忠诚型的干部。华子建深深地知道,如今的官场上,变色龙、两面派占绝大多数,真正对自己忠贞不二、死心塌地的为数不多。
  王稼祥却同时具有这样的特性,这也是他成为华子建铁杆心腹的一个原因,不要说他对华子建交办的事不折不扣,就是华子建的一个眼神、一个手势,他都能心领神会。
  所以现在华子建还是很高兴的,放下电话之后,华子建就开始考虑下一步王稼祥来了之后的工作安排情况。
  而在市政府的杨市长办公室里,和刚才华子建猜的一点都不错,这几个刚刚从他这里出去的局长都汇聚到了杨喻义的办公室。
  杨喻义正在办公室签阅文件,见他们进来,就问:“刚从华书记那过来?”他放下文件,抬起了头。
  易局长说:“是啊。”

  杨喻义淡淡的问:“被华书记狠狠地训了一顿吧。”杨喻义说着话就端起他的水宜生茶杯,见几个局长还站着,说道,“坐吧,都还站着干什么?说说,华书记都跟你们说了些什么?”
  几个局长都苦笑了一下,李局长说:“华书记骂倒没怎么骂,只是没想到华书记事先作了调查,知道我们几个是故意躲着不去大桥选址点的,我起先还抱着侥幸心理找理由开脱,还是易局长提醒了一下,所以都老老实实的交代了,不过还好,他也就没再说什么了。”
  “这么说华书记秘密调查了你们?”杨喻义皱起眉头。
  “应该是。刘秘书连我昨天一上午待在办公室没出去都知道,肯定是作了调查的。”易局长有些怨恨的说。
  杨喻义埋怨道:“这怪不得华书记,只怪你们太笨了。哪有这么巧的事,通知三个一把手,三个一把手都有事去不了,华书记不怀疑你们故意躲他才怪呢,也难怪他会调查你们了。”
  “唉,是啊,看来是该倒霉啊。”
  易局长却突然的问了一句:“杨市长,华书记办公室挂的那幅字是不是哪个大领导的墨宝啊?”他是刚才没有看出来,现在都还心中有疑问。
  杨喻义说:“不是,那是宫老先生写的。”
  “华书记刚到北江市,怎么会认识这老先生呢。而且我还听说宫老为人侍才放旷,不可一世呢,很少给做官的人题字,想要他的一幅字比登天还难,这华书记是怎么搞到他的字的呢?”易局长脑子里冒出一个又一个问号。
  “这个我也搞不清楚,只听说挂字幅的那天华书记把宫老先生请到了办公室,完后又是用市委的车送回去的。”杨喻义说。

  易局长说:“华书记好像挺喜欢那幅字的。”
  “他喜欢的不是字,他喜欢的是那首诗。”
  “喜欢那首诗?”易局长一头雾水。
  “你知道那首诗的意思么?那首诗是他抒发他欲创大业的远大抱负。很明显,华书记选这首诗是有特殊用意的,其目的无非是想多拉拢一些领导干部,为其在北江市干事创业打下坚实的基础。”
  那天杨喻义进门看到那首诗,便明白了华子建的用意。虽然华子建一再强调诗是文秘书长选的,但只要稍稍动点脑子就不难明白:秘书长怎么可以擅自作主决定一个市委书记办公室的墙上挂谁的诗谁的字么?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李局长有点忧心忡忡的说:“这么说他是想独揽北江市的大权了?”
  杨喻义叹了口气,说:“有这个可能吧。北江大桥的立项报告省里已经批下来了,本来呢,是可以马上着手研究建桥的相关事宜的,可听华书记呢,一点也不着急上马,一推再推,他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吗?他是在想尽办法,要把峡北江大桥建成本市的标志性建筑,为他这个市委书记的政绩里,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以巩固他在北江市的地位。按他的意思,原来我们做的那些工作都得推倒重来。”

  易局长猛吸一口烟,把烟屁股狠狠地在烟灰缸里摁了几下,说:“妈x,他凭什么一来北江市就否定上届班子定下的盘子?凭什么大桥就得按他的意思来建?建标志性建筑,可不是他一个市委书记一句话说建就能建起来的,那可是需要用真金白银堆起来的。”
  日期:2016-03-06 07: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