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773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华悦莲的神情却是忧伤的,那深刻的忧桑刻在她的脸上,身上,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一刀一斧刻进华悦莲的眼睛里,骨头里,华子建用不着细细品味,只在那浅笑间只在那眼梢里,华悦莲的忧伤如秋天的树枝,经风一吹叶子哗啦啦落得干干净净,树枝就突兀地指向天空,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了。
  华子建想,华悦莲真正的忧伤还不在于此,她真正的忧伤在于心死,心死的女人表情里看不到忧伤,看到的是木然,冰冷冷的一张脸漠然的眼睛,这女人陷进了死胡同。
  忧伤伤最痛,伤人最烈。如风镂石壁,如利斧砍柴,好端端活生生的一个人渐渐地被镂空了被削瘦了,变成了微风轻轻一吹就刮得倒的纸人。
  他们就这样看了好一会,华子建才说:“上车吧,我带你吃饭。”
  华悦莲默默无声的上了车,当鼻中闻到了这个男人的味道的那一霎那,华悦莲就有一种昏眩的感觉,在看看他的眼睛,那里面沉默了对自己的怜惜和关切。
  华悦莲稳住了自己的情绪,好久都没有看到他了,自己要在看看他,看看这个曾经让自己拥有的,真正的那男人变了没有,没变,他还是那样的深邃和淡然,还是那样帅气和潇洒,看来啊,男人总是能把痛苦很快的甩开,不像自己,依然活在那个久远的梦中。
  华子建用带着磁性的语调说:“我等你好久,很担心。”

  “我知道,他今天突然回家了,我实在走不开,更不好对你打电话。”
  “你很怕他?”
  华悦莲紧了紧衣领,说:“怕,怕他的冷漠,怕他的猜疑,怕他的无耻。”
  华子建就没在说话了,他早就理解华悦莲的痛苦,可是有什么办法?自己不能帮他,一点点都没有办法帮他。
  好一会,华子建才说:“华书记到北京去了吧?你怎么没去?”
  “我想去,去不了,他也没去,他下海了,在北江做起了生意。”
  “这样啊,没在政府上班了。”
  两人又没有说话了,后来华悦莲说想去一个很别致的地方吃饭,华子建没有问哪里,就随着华悦莲的指引,到了北江市郊区的一个山庄。
  这里有一个湖,湖上光影流动,一艘艘画舫游船飘荡在湖心四周,四面的黝暗里,青山的轮廓若隐若现。
  华子建和华悦莲就点上了几个简单的菜,要了一艘画船,农庄的服务员把饭菜都放到了船上,船上只有他们两个客人,他们让船就在湖面上随风飘荡着,一面吃饭,一面看着月色。
  天籁般的歌声在湖面上飘动,远远的几点光影点缀湖面。一片静谧,小船在湖面上飘动,不知过了多久,湖面上的灯光一点一点的熄灭,无边无际的黑暗里,时间仿佛凝固一般。
  一道烟花划过夜空,惊鸿一瞥里,华悦莲看到岸边那架秋千上堆满了红玫瑰,艳得象血一样的红玫瑰。这颜色刺得华悦莲心里一疼。
  岸边,又是一道焰火忽地在夜空中燃了起来,像流火一样蔓延开去,流光飞舞,星火四溅,渐渐燃成了一个心形,象天幕一样挂在湖边,肆无忌惮的燃烧着,将这夜空照亮。静静的湖边,焰火燃烧的声音清脆入耳,华悦莲的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
  焰火渐熄,湖面又回复到黑暗之中,华悦莲几乎都没有吃饭,她无语泪先流。华子建转过脸去,瞧了别处,他心里痛。

  华悦莲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依然是那么清秀单纯,多年前就挡不住他的笨拙与青涩,重逢更觉他单纯之外添了一份无法抗拒的温柔,对每个女人都是致命的温柔。自己多少次情不自禁的陪着他做梦,虽然知道总有一天要醒来,可是还是愿意能做多久就做多久。有时候恍恍惚惚竟以为这梦可以永远不醒。
  静静的看着华子建吃饭,听着华子建汤匙搅动时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各怀心事,两人一时竟然无话可说。
  在华子建躲闪的目光里,华悦莲看到了他的疼,华悦莲的眼睛里不禁有些迷离,这杯中的红酒竟然如烈酒,让华悦莲有些醉意。
  “你想知道我这几年的故事吗?”华悦莲迷离的的眼神直直的逼过来,华子建只能再躲,想知道吗?华子建不知道。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华子建清晰的记得,自己上中学的时候,老师教过,两条直线相交后,会有一个点,然后越走越远。相隔不见如参商。那时候的华子建就觉得一阵凄凉。
  华子建忽然无边无际,天外飞仙的说了一句:“你生活里最重要的是什么?”
  华悦莲脑子里搜索着,家人、工作、情感、朋友、音乐,都是,可也都不是:“我现在生活里最重要的就是回忆里的你。”
  华子建面无表情,仿佛没听见,自顾自的接着说:“不是的,是别人的眼光。”
  华悦莲知道他说得对,自己不是个能抛开一切的人。华悦莲低了头。
  华子建从小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就想:如果他是保尔,他一定会娶了冬妮亚,革命嘛,让别人去吧。在华子建这里,爱,是一种信仰。可是,这一次,华子建觉得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死掉了,死掉的是爱情,因为他已经没有权利再去爱谁了。
  微暗而昏黄的月光让华悦莲的面容显得愈发精致美丽,华子建想起三个字:隔岸花。
  不由的叹息,华子建终于开口了:“如果有一天不开心了,记得来找我,我永远是你的朋友,但仅仅是朋友。”
  这话似告别又似约定,华悦莲听不出华子建是悲哀还是平静,不由的问:“那时你还在吗?”
  华子建说:“无论何时,你需要的时候,便可以看到我的。”
  “谢谢你!”

  “不客气,但我更希望你能抛弃你对别人眼光的担忧,你其实还很年轻,你可以重新获得你的幸福。”
  “我怕,我怕离婚后我会更孤单。”
  “但你现在很痛苦,你和一个没有爱情的人生活在一起。”
  再度陷入沉默,两个人坐在船上,好在这里的人和他们俩都一样,都在窃窃私语,都在船上幸福或者忧伤,没人注视关心他们,这个城市里,各有各的故事,都忙不过来呢。

  华子建回到家时,还沉浸在刚才的忧伤里,这时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看到是华悦莲的电话,华子建接通了,一个凶狠的男人的声音让华子建惊讶到了极点,一个字一个字的嘣着:“你听着,华悦莲是我老婆,你想干什么?不要让我知道你是谁,知道了我会杀了你,敢勾引我老婆。”
  华子建脑子一时转不过弯,说:“华悦莲呢?你叫她接电话。”
  电话交到华悦莲手里:“你告诉他,你爱的是谁。”
  华子建脑子里电光火石的掠过华悦莲哭泣的眼睛,这时他才算明白这眼泪的含义,华悦莲只能在电话里哭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华子建挂了电话,整个胸口像压了一块铅,心里痛得想吐,他躺在床上睁着眼睛,一直到天亮。这个可怕的晚上让华子建宁愿自己从来没活在这个世界上。
  但他真的无能为力,不管这个男人在怎么混蛋,但华悦莲不愿意离开他,自己又能怎么样呢?华子建无奈的摇摇头。
  第二天,华子建要去省里开会,他早早地就起来了,吃过早餐后就和秘书小刘一同到了省委,这是华子建第一次参加的省委常委会,所以他的心情还是有那么一点小小的激动的,想一下也是难免的,全省几千万人里面,就他们十来个人可以参加这个的会议,换着是谁,都会难以淡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