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929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郑岳笑了笑道:“高秘书长见笑了,我刚刚还在和包县长说,我们县里的接待条件比市里差了不是一点半点,县里最好的酒店,也比不上望鹤楼的十分之一。”
  “这么说望海县是打算建一家高档酒店?看来你们望海县招商引资的能力确实很强大啊!”高智权的目光掠过包飞扬,目光里有几分审视,也有几分警惕。

  高智权以前和包飞扬的接触并不多,倒是和望海县县长杨承东比较熟悉。高智权是孟凡均的亲信,以前孟凡均做县长的时候,高智权是副县长,孟凡均成了县委书记,高智权就是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孟凡均到市里担任副市长,也将高智权带到市里,担任政府办副主任,当时高智权在县里也有发展的机会,副书记的含金量可能比普通的市政府办副主任更高,不过高智权还是决定跟着孟凡均。

  事实证明他的这个决定非常正确,市政府副秘书长、秘书长,高智权也终于成为了正县处级干部,前段时间孟凡均形势大好,对市委书记齐少军形成逼宫之势,高智权也在憧憬着跟随孟凡均入驻市委,他就是市委秘书长,按照惯例市委秘书长进常委,身份甚至要比一般的副市长更高。
  可是大好的形势因为望海县的不按常理出牌而骤然崩溃,现在不要说孟凡均短期内再无可能入驻市委,他的市长权威甚至都要遭到挑战,高智权失望之余,自然也对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包飞扬进行了详细的了解。
  可以说,孟凡均和卜光学的布局就是被包飞扬一个人破坏掉的,而这个年轻人招商引资的能力非常变态。单单浮在水面上的关系就包括方夏集团与印尼金光集团,原来自信满满的卜光学到现在都不明白是哪里出了问题。
  所以虽然孟凡均并不怎么想搭理郑岳和包飞扬,高智权还是对这两个人进行了试探。
  至于一向骄傲的卜光学,这时候满脸冰霜,看向郑岳与包飞扬的目光非常不善。
  “高秘书长见笑了,我们只是觉得市里的条件好,至于县里要不要搞,能不能搞,还没有经过分析论证,更谈不上招商引资了。”虽然高智权的态度谈不上友好,郑岳还是笑着回答:“秘书长在这方面经验丰富,还要不吝指教才好。”

  高智权摆了摆手:“这我可不敢托大,要说招商引资,包县长才是大能人。现在市里谁不是在说包县长,恨不得包县长到他们县里工作才好。”
  “秘书长谬赞了,我就是运气好罢了!”包飞扬淡淡地说道。
  这时候电梯终于到了,高智权不再理会包飞扬等人,抢先一步来到电梯门口,伸手拦住电梯门,让孟凡均等人先进电梯。
  “希望你们的运气一直都能够这么好!”卜光学在从包飞扬身边走过去的时候,冷冷说道。
  虽然电梯里再挤两个人也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卜光学和高智权最后走进电梯的时候,就挡在电梯门口,似乎并没有让他们上去的打算  。当然,包飞扬和郑岳也不想跟他们挤在一个电梯里面,徒增尴尬而已,他们还留在原地并没有动,等待下一趟电梯。

  “孟市长,刚刚那个年轻人就是望海县的包飞扬?”电梯里,刚刚跟孟凡均有说有笑的中年人问道。
  孟凡均点了点头:“对,他就是包飞扬。薛总是不是也很感兴趣?”
  姓薛的中年男子名叫薛海风,是省交通厅厅长刘道勤的连襟,他的老婆姓彭,是刘道勤妻子的妹妹,彭家有姐妹三人,薛海风的妻子排行最小。薛海风以前在交通厅所属的省路桥公司任职,后来因为作风问题弄得声名狼藉,于是下海自己当起了老板。通过刘道勤的关系,拿下不少交通工程的承包权,随后又转手承包给别人,从中赚取差价,几年下来,已经身家不菲。
  卜光学的舅舅就是现在的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彭彦东,彭彦东以前主政交通厅的时候,刘道勤就是他的副手。卜光学在省城的时候,就与薛海风交往密切,这一次马失前蹄,丢掉了印尼金光集团投资与苇纸一体化项目,卜光学希望通过其他方面的努力,弥补这个损失,薛海风就是他请过来的援兵。薛海风本人虽然不怎么投资交通建设以外的项目,但是他的交游广泛,要找一两家大公司的人过来投资,应该不是问题。

  当然,最重要的是薛海风是刘道勤的连襟,与省路桥公司关系密切,坊间传言,薛海风虽然离开了省路桥公司,但是对省路桥公司的影响却更大了,几乎可以当路桥公司半个家。
  凭借彭彦东的关系,卜光学也可以在省路桥公司找到人说话,但是远不如薛海风直接。
  薛海风在靖城市也做过不少工程,得到过孟凡均与卜光学的照顾,更何况孟凡均与刘道勤平常的关系也很不错,现在孟凡均和卜光学遇到了困难,他当然要过来看一看是不是有机会帮忙。
  薛海风笑了笑说道:“在商言商,孟市长和光学的事情要办,但是钱也要赚,望海县搞苇纸一体化,总要有人提供芦苇对不对?”
  原本鹿鸣县要搞苇纸一体化的时候,薛海风就盯上了为项目提供芦苇的差事,芦苇在沿海的滩涂上分布广泛,只要雇人采收,几乎无穷无尽,这是一个大财源,而且合理合法。

  没想到鹿鸣县的苇纸一体化没有能够搞起来,薛海风的发财大计就受到了影响。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挽回,不管是鹿鸣县搞苇纸一体化,还是望海县搞苇纸一体化,他们总需要芦苇,需要芦苇,薛海风就可以进入。
  他的目标就是拿到望海苇纸一体化项目的独家芦苇供应权,以及靖城市滩涂芦苇独家经营权,垄断靖城市滩涂芦苇的供应。
  不过他刚刚并没有表现得太热切,这件事要办,但是孟凡均与卜光学的事情也要办,尤其是在得到卜光学的认同前,他也不想与望海县,尤其是那个叫包飞扬的走得太近。
  卜光学找他,请他办事,固然是因为他们在凤湖的时候关系比较密切,但是卜光学的背景要比他更深厚,他的舅舅是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彭彦东,而彭彦东又是省委书记鲁勇明的亲信。他的大伯是津海市副市长,爷爷曾经做过纺织工业部部长,至今卜家在纺织系统还有不小的影响力。

  薛海风看得出来,卜光学对包飞扬的态度非常冷淡,除了因为苇纸一体化项目被抢,包飞扬的年轻让同是年轻人的薛海风比较警惕,所以既生瑜何生亮就是他们这种关系,通俗地来讲就是“同行是冤家”,同为年轻官员,当然会时常被人拿来比较,而现在的情况很明显,卜光学处于下风。
  出身官宦世家,卜光学的洞察能力绝对不弱,他瞬间就想明白了薛海风的想法,眼看电梯就要到一楼,他简短地说道:“薛哥,你要投资芦苇场我没有意见,但是我希望省路桥公司能够有所动作。”
  薛海风点了点头,嘻嘻笑道:“光学你放心,省路桥公司可以在鹿鸣县投资建设一个大型的水泥厂,首期实现年产百万吨的规模,你觉得怎么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