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928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包飞扬点了点头,对吴启民的话表示认可,他同样夹起一只基围虾,蘸了蘸调料:“基围虾的烹制有很多种方式,最后的味道却不一样,张书记和吴县长也不用急着回答,我说过这不是条件,到底采用何种方式,我们还可以具体商量。”
  张金生笑着夹起一块红烧肉:“我就不喜欢吃虾,没什么油水,我那当医生的闺女就经常跟我嘀咕,说是红烧肉吃了不好,太油腻,容易脂肪肝、高血压,但我就是好这一口,戒不掉,只有她回来的时候,我怕她不高兴,才会不吃红烧肉。”
  “刚刚老吴说改革开放这些年证明了有些东西放开以后的效果会更好,我的体会刚好相反,改革开放还证明了一点,那就是靠个人觉悟是做不好事情的,**好不好?当然好,但是很多人的觉悟不够,所以最后就搞不成。”
  张金生将红烧肉放进口中,咀嚼了几口吞进肚子,满脸陶醉:“这油水多,味道就是好,让人欲罢不能,除非吃了肚子疼,才会控制。这搞经济也是一样的,大大小小的机关、组织还有个人,看到油水你不让他们沾,跟他们商量,肯定没有用,所以我觉得要做成这件事很简单……”
  张金生转过头看了看包飞扬:“还是得包县长你还有印尼金光集团、方夏纸业公司咬死了这一条,给县里足够得压力,才能保证事情顺利做下去  。老吴你也不要瞻前顾后的,要是还按照老办法,包县长为什么要带我们玩?”
  对于包飞扬对自己的尊重,张金生很满意,也因此它看得特别透彻,有些事情靠协商是解决不了的,就是得用手段强力推行。
  吴启民抬起头,嘴角露出一抹苦笑:“老张说得对,我也觉得,真要让县里讨论的话,这一条十有**通不过。但真要是将这一条作为条件,我想大家一定会很开心。”

  张金生笑了笑:“对,就是这种情况,你给的条件好,大家会觉得能不能更好一点;你让他得不到,他们反而会过来求你。”
  包飞扬端起酒杯,认真地对张金生与吴启民说道:“两位能够这样说,可见是真心为了地方的发展,那我就要做一回恶人了,希望到时候两位不要介意才好,我在这里先陪个罪。”
  “你有什么罪,应该是我们致歉才对,是我们没有办法掌控局面,才不得不让你做这个恶人。不过我张金生今天把话撂在这里,只要对地方上有好处,你要做什么,我肯定支持到底。”张金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吴启民默默喝掉杯子里的酒,然后用力点了点头:“老张的话,也是我想要说的。”
  从苇纸一体化与北三县联动的提出开始,包飞扬与张金生、吴启民打过几次交道,哪怕实在望海县面临市里的打压与干涉,原来的计划看起来就要土崩瓦解的时候,他们也并没有落井下石。虽然没有站出来公开声援,但还是做了一些工作。
  通过这些接触,包飞扬对张金生和吴启民的人品、官品都还是比较认可的,两个人的身上保留了很多老干部特有的那种为人民服务的情怀,以及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理念,所以包飞扬才会以退为进,试探他们的想法。
  虽然张金生和吴启民的性格不同,反应也不一样,但是他们的态度还都是很明确的,大家在一心谋求地方发展这一点上达成了共识,剩下来的事情就很好办了。

  几个人边吃边谈,很快就三县合作的大方向和原则达成了一致,这件事在包飞扬看来并不难,在北三县的合作当中,望海县是绝对的核心,包飞扬手上掌握了很多筹码,而向海县与滨城县手上的筹码则少得可怜。
  望海县推进苇纸一体化所需要的原料芦苇,至少三年内,通过本县资源的利用和开发还可以保证供应,三年以后,随着规模的扩大,或许才会依靠向海与滨城的芦苇供应。但是向海与滨城绝对不愿意浪费这三年的时间,对于张金生与吴启民来说也更是如此,三年以后,张金生有可能就要退居二线,如果他能够在滨城干得出色,说不定还能升半级退二线;吴启民也不能保证三年以后还能够留在向海县的任上。

  所以只要包飞扬不是逼人太甚,张金生和吴启民都不至于反对,而包飞扬也是本着互利互惠,充分考虑了两个县的需要,给出的条件可以说是十分优惠。除了有些要求可能会让县里的一些人没有办法随便插手,少了从中捞好处的机会,会遇到一定的阻力。但是对张金生和吴启民这两个外来户来说,至少他们本身并不会反对,只是要考虑如何去摆平县里复杂的关系。
  但是只要这些条件与参与苇纸一体化绑在一起,就由不得县里面反对,无形中降低了工作的难度,因此两人都还是予以了支持。
  在整个谈话的过程中,郑岳说话的时候并不多,似乎包飞扬才是望海县这边级别最高的官员。不过郑岳并没有觉得别扭,对于包飞扬一手扭转了望海县的局面与大势,他也只有心服口服。
  而眼前这些事,显然也只有包飞扬与张金生、吴启民交谈更为合适,何况包飞扬也非常注意照顾他的情绪,不时征求他的意见。
  吃的、谈的差不多,包飞扬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然后提出了告辞,张金生和吴启民将他们送到包厢门口,并没有一起离开。一来有些事情他们还要单独商量商量;二来作为地方上的重要官员,也不宜交往太密切。
  至于另外一个包厢里的普通工作人员,早就吃完散场了,可以预料,明天的工作强度依然会非常大。
  包飞扬和郑岳走向电梯间,市长孟凡均、市政府秘书长高智权、鹿鸣县常务副县长卜光学等人从另外一个方向走过来,正好迎面碰上。包飞扬和郑岳对视一眼,两人连忙欠了欠身:“孟市长您好,高秘书长、卜县长……”
  孟凡均原本正在与身旁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人说说笑笑,突然看到郑岳和包飞扬,脸上的表情顿时冷淡下来,似乎点了点头,又似乎什么动作都没有。
  自从昨天的事情发生以后,双方几乎算是撕破了脸皮,虽然望海县方面公开的一套说辞很漂亮,但是孟凡均并不会觉得自己丢掉的面子能够捡回来。包飞扬当然也不会天真地认为孟凡均会因为他们的做法就收回对他们的怨恨,充其量也就是维持不至于马上刺刀见红的局面而已。
  下面的电梯还没有上来,双方站在一起等电梯,也不能装着没有看到对方  。高智权看了一眼孟凡均的脸色,嘴角微微一晒,皮笑肉不笑地道:“原来是郑县长和包县长,你们这又是跟哪家大公司的老板吃饭呢?”
  望鹤楼是靖城市区少有的几家高档酒店之一,孟凡均等人也经常在这里吃饭,尤其是市政府的大管家高智权,他对市里这几家高档酒店都很熟悉。郑岳与包飞扬并不清楚孟凡均等人是不是知道他们刚刚在和张金生、吴启民等人一起吃饭,既然高智权没有提出来,他们总不会主动提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