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1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这里,楚天齐松了一口气,心里话:哎呀妈呀,吓我一跳,看来是自己自作多情、想入非非了。他不禁脸一红,低下了头。
  跟楚天齐一样,夏雪的紧张心情消失了,不用为俊琦担心,不用担心第三者插足了。
  好多人和他俩的心情完全不一样,更多的失落,眼看的一场大戏看不上了,原来是个乌龙事情。当然,也有人不这么认为,认为王语嫣是忽然中途改话。
  几分钟后,王语嫣发言结束。
  接下来由徐敏霞代表县里,由陆娇娇代表省商务厅分别讲了话。领导讲话要简单的多,程序就是“夸赞、鼓励、期望”三部曲。
  在将近十二点的时候,签约仪式正式结束。
  开发区食堂餐厅内,高朋满座,笑语欢声。平时很是宽敞的屋子,一下子显得拥挤了好多,开发区招待午宴正在举行。
  本来计划在饭店请客,结果陆娇娇、何佼佼等非要在食堂就餐。开发区只好*紧急进行采购,并从饭店专门请了两名厨师,在食堂大师傅辅助下,做得了这顿招待午宴。

  餐厅大厅里要拥挤的多,也杂乱的多,雅间里就没那么拥挤了。雅间桌子一共坐了十二人,分别是徐敏霞、陆娇娇、夏雪和六名企业高级代表,还有楚天齐、方宇、郝玉芳。
  本来方宇和郝玉芳不想到包间吃饭,可是楚天齐觉是一男九女实在别扭,就让方宇和郝玉芳来陪,结果现在变成了一男十一女。虽然自己这方增加了两名女士,但楚天齐仍然成了大家进攻的目标。原想着多两人,可以缓解一下自己的压力,不曾想根本就不给两名女将表现的机会,一旦她俩敬酒,别人总会把楚天齐也搅进去。
  照这么喝下去,不醉才怪。平时倒也没少醉酒,但今天显然不能,在座各位除了领导就是企业精英,关键都还都是女的。那要是醉酒的话,可就太丢人了,传出去也不好听。于是,他瞅准机会溜出去,让王文祥等人和各个股长到雅间敬酒。饶是这样,楚天齐也喝的是晕晕乎乎的。
  酒宴已经进行了将近两个小时,大厅里好多桌的人都已经撤了,但雅间里的战斗却还在继续着。因为不胜酒力,方宇和郝玉芳已经中途退场了,看她两人难受的样子,楚天齐也不能过分强求,只好任他们去了,桌上剩下了一男九女。
  不只是楚天齐喝的多,那九位女同志也喝的不少,个个脸上都是红扑扑的,只有徐敏霞好像还好一些。众人喝酒已经由打圈敬酒,变成了捉对厮杀,有的两两一对,有的三、四人一组。

  陆娇娇端着酒杯过来了:“老领导,我敬你一杯,感谢你对我的照顾和支持。不过,得我一杯,你三杯。”
  楚天齐赶忙端起酒杯:“陆处长,咱俩已经单独喝好几杯了,这杯就免了吧。再说了,也不能一比三吧?”
  “那怎么行?我敬老领导酒,老领导却要免掉,这也太不给面子,太瞧不起人了。”陆娇娇笑吟的说,“要是某人跟你喝酒的话,你不会这么不讲理吧。”说着,她向王语嫣那边点了点头。
  不等说话,陆娇娇又说了:“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她对你可不一般,发言的时候说的多直白,只不过后来又临时改了而已。我告诉你,老领导,如果你喝酒这么不讲理的话,可别怪我向某位书记反映情况。不光是今天这事,我可还有证据,铁证。”
  到哪讲理去?想让自己多喝酒,还找了这么多歪理,竟然还威胁上了。秀才遇见兵,有理讲不清,没办法只能多喝了两杯。
  就这样,好几个美女都来找他喝酒,而且好像都有威胁的理由。

  还好,有坚定信念支撑的,才没有醉倒。
  三*点多的时候,午宴结束,该走的走,该回单位的回单位。在姚志成相随下,楚天齐回到了卧室,一下子扑倒在床*上,“呼呼”的呼噜声响了起来。
  “叮呤呤”,刺耳的铃声响起,惊醒了正在做美梦的楚天齐。他睡眼矇眬的拿过手机,按下接听键,“喂”了一声。
  “还没醒酒?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吧。”手机里传来宁俊琦的声音。
  楚天齐的舌头还大着:“俊琦,让我再睡会。”

  “睡什么睡?你看看都几点了?”宁俊琦娇嗔道。
  “几点了?”楚天齐反问。
  宁俊琦的声音满是调侃的意味:“电视上正在演一龙九凤呢,你说几点了?”
  “一龙九凤,电视。”楚天齐喃喃着,“玉赤县新闻,倒八点多了。”
  “你以为呢?挺潇洒吧,我忽然想起一句歌词,送给你最贴切。”宁俊琦调侃道。

  “什么歌词?”楚天齐不以为然。
  “百花丛中最鲜艳呀!咯咯咯”宁俊琦笑了起来。
  开发区主任办公室。
  楚天齐坐在办公桌后椅子上,沙发上坐着刚刚进门的杨大庆。
  昨天喝酒太多的原因,现在楚天齐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不时的用手在肚子上按一按。
  看着杨大庆,楚天齐严肃的说:“现在中小企业局还没有正式成立,只是一个筹备处的架子,连徐县长算在内,我们才是三个人。徐县长主要工作在县政府,至于开发区和那个筹备处,她主要是兼职。因此,所有工作都得我俩来做。我在开发区这还有一大摊子事,筹备处的事就得你做了。”
  杨大庆道:“主任,在乡里时我就归您领导,你知道的,我这人不怕活多。就是有些工作我可能还不太懂,您还得多教着我点。”
  “这都没问题,具体工作的事肯定要向你交待。”楚天齐又说,“周边好几个县都有中小企业局了,有的可能名称略有差异,但我们县因为企业少,不成规模,所以这个局一直没成立。这是一个新成立的局,没有模式可以参照,这个我们可以向其它县做一些了解。这不是你的工作重点,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一些基础工作,整理比如企业局的职责、工作权限、范围等等,尤其要注意工作范围与现有局交叉的地方,要重点标注。我已经做了大纲,你可以参照一下。至于机构设置的事,你不要管,还是我来做吧。”

  “我明白。”杨大庆点点头。
  “大庆,这次调你到中小企业局,是一个机遇,但也有好多不确定性。”楚天齐慢条斯理的说,“现在中小企业局是一片空白,你提前介入,对于下步工作很有帮助。县里让我筹备这个局,但是以后不一定让我管理这个局,或者和开发区二选一,不可能让我一挑二。你现在没有职务,就是筹备处工作人员,如果换另一个人做局长,那对你的使用就存在很大变数。虽不一定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但是换做别人,肯定会对你的使用有影响。当然这是一把双刃剑,不一定就是会被冷淡,也许会被重用,也未可知。重要的是肚里要有真东西,换了谁也不怕。”

  日期:2016-12-23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