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670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青云子气不打一处来,“你也够小气的,我指点你中奖,中五百万就分我十万?”
  “嘿嘿,这年头五百万也不多啊。”张大柱掰着手指头算起来,“我要买个路虎,得八十万吧,买个小洋楼,百来万,装修家具……嗯嗯,再买两间商铺,再换个老婆,嘿嘿,也就差不多了。”
  一席话说的围观人群都忍不住哄笑起来,叶少阳也是无语。“哪来的这个逗比,还没中奖就开始算计怎么花了,还换老婆,呸!”
  青云子冲张大柱咧了咧嘴,伸头看着他,“不如我帮你中一千万好不好,你多分我点。”
  张大柱一听这话,顿时两眼放光,点头如捣蒜,“好好,道长有什么中奖的法子快说,要是能中一千万,我一定分道长十五万,不对,二十万!”
  “好个屁!”青云子脸一绷,“我要是有中奖的法子,我自己不去买,还教给你?我说,你在第一次做这个梦之前,是不是经常买彩票?”
  “买啊,一天十注,有时候二十注。俗话说的好啊,要想来钱快,彩票买起来。不买彩票怎么发财?我一天到晚都研究买彩票的资料,琢磨怎么样能中奖,可惜从来没中过大奖……”
  青云子冷笑:“那就是了,你白天买彩票,琢磨彩票,晚上梦见买彩票,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并非真梦,‘梦有五不占,占有五不验’,你的梦占不了,赶紧走吧。”

  芮冷玉听到这里,好奇的闻到:“什么叫梦有五不占?”
  叶少阳解释道:“占梦术虽然是小技,但也有很多讲究的,有些梦是不能占验的,第一就是这‘白日虚妄梦’,这样的梦都是白天想多了的结果,没有任何预示性,没有占的价值。
  第二种叫‘惊魂未定梦’,睡前受到惊吓或者什么强烈刺激,影响了梦境,这样的梦占也占不准。 
  “这两种实际上都是假梦,第三种梦是真梦,叫‘寝知凶厄梦’,梦中的意向太明显,不用占都知道寓意,再占的话,就是泄露天机了。”

  叶少阳接着讲述:
  “第四种叫‘兆相不全梦’,就是中途自己惊醒,或者被人吵醒打断,或者被外界的声音或身体刺激,改变了梦境,兆相缺失,这样的梦也不能占。
  第五种梦叫‘醒后无续梦’,就是醒来后只能记住梦境的一个片段,缺失了很多关键信息,无法占出准确的兆相,也是不占。”
  芮冷玉听他这么一番解释,感觉很是神奇,于是问道:“那什么叫做‘五不验’?”
  “那是针对占梦者来说的,以后在告诉你吧。”

  在他们对话的时候,法坛那边,青云子已经把那个一心想靠买彩票发财的家伙打发走了,不过虽然没有给他占梦,青云子也没有放过机会,推销出去一款声称能旺财运的黑曜石手链。
  接着是第三个人,这是个妇女,脸Se惊慌,双眼有些无神,叶少阳一看之下,暗暗叹了口气。
  “怎么了?”芮冷玉问道。
  “这是个死人……”叶少阳喃喃说道。

  芮冷玉一怔,认真看了一会,纳闷道:“身上没有尸气,不是行尸啊,你怎么看出来是死人的?”
  叶少阳道:“我意思是,她快要死了。你虽然学过一些道门法术,但是没有学过相术,所以看不出,我多少了解一点,她脸上已经带着死相了……”
  一边说,叶少阳一边摸出了阴阳镜,对那妇女照去,示意芮冷玉朝镜子里看。
  芮冷玉看了一眼,忍不住倒吸冷气:镜子的那妇女的倒影,居然脸Se惨白,七孔流血……
  那妇女走到法坛前,弯腰要拜,被青云子拦住,口中淡淡说道:“你不能拜我,直接说吧。”
  那妇女便讲了起来:原来她丈夫死去刚后一年,就在昨晚,她梦见丈夫来找她,把她领到一条河边,给她换上漂亮的旗袍,一群人打着灯笼来,吹着唢呐,欢欢喜喜的把她打扮成新娘,然后跟着丈夫过桥……
  “这是‘梦境生反’的兆相,”叶少阳听完之后说道,“唢呐是喜乐也是哀乐,灯笼是引路鬼灯,桥和河更不用解释了,这是他丈夫亡魂还没入轮回,得知她寿元已尽,主动来勾她了。”
  芮冷玉听了唏嘘不已,她也是知道,人的寿元是绝对的命数,一个人能改变生平气运,但是不能改变死亡的命数。
  果然青云子听完之后,沉吟了一下,对那妇女说道:“你这梦应了‘五不占’中的第三条,我不能占,你请回吧。”
  那妇女求了一番,见他态度坚决,没办法只好离去。

  “对了,你有孩子吗?”青云子突然叫住她问道。
  妇女回答有一个十岁儿子。
  青云子暗暗叹气,让她回去把儿子送到奶奶家或者姥姥家,找了个借口,嘱咐她回去买点喜欢吃的东西,妇女虽然有些疑惑,但也听命离去。
  “下一个,刘生,刘生?”
  青云子叫了好几遍,才有一个男子拄着双拐,艰难的走上法坛,直接丢了双拐,趴在青云子脚下,大叫救命。
  “这一个身上有鬼气。”芮冷玉皱眉说道。
  叶少阳点点头,道:“冤鬼附身,要是再晚几天,这个人也够呛了,看老头子怎么处理吧。”
  青云子拍了拍刘生的肩膀,看似安慰,实际上是拍掉他身上的鬼气,让他暂时能振作一点,然后问他梦境。
  刘生跪在地上,流着泪,战战兢兢的讲述起来:“我最近老是做一个梦,梦见我死去的女朋友来找我,每次都是说要帮我做饭吃,然后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只兔子,杀了之后,放在锅台上,用碗卡住。
  过了一会,把碗掀开,下面兔子不见了,变成很多蚯蚓一样的虫子,飞快的爬到我身上,往我肉里钻。
  我用力往外拽,把这些虫子扯断,却还有半个身子在肉里,钻的我疼痛难忍,她就在旁边放声大笑,后来我疼的实在受不了,就醒来了。
  连续一周都是这样了,我现在感觉身体越来越差,路都快不能走了,大师你一定救救我啊……”
  说完磕头苦苦哀求起来。
  叶少阳听了他的讲述,冥思苦想起来,右手在左手里缓缓比划,写出一个字来,暗暗点了点头。

  青云子低头刘生,问道:“你女朋友死去多久了?”
  “有两三年了。”
  “怎么死的?”
  “是……被人杀害的,尸体丢在河里,几个月才被人发现,到现在都没有破案。”刘生抹着眼泪,看上去很悲伤。
  青云子淡淡一笑,低头看了他一会,道:“你把袖子撸开我看看。”
  刘生迟疑了一下,卷起了袖管。

  青云子把他胳膊翻过来,露出肘部,只见关节处有个烟疤大小的疤痕,Se泽暗红,轻轻一按,刘生哇哇叫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