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396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2-22 23:04:26
  (正文)
  1942年的新年注定将永远为世人铭记。整个世界都硝烟弥漫,充满了血腥和杀戮,超过百分之八十的人口卷进了那场可怕的战争。但在远东的日本四岛,却是另外一番景象。战争仅仅进行了不到一个月,帝国陆、海军取得的辉煌战绩已足以使人们相信,大日本帝国将很快在这场对西方的战争中取得最后胜利。1941年最后一天晚上,兴奋的人流似一条望不到头的长龙拥向明治神宫,人们要在深夜12点钟声敲响之后往化缘箱里扔下钱币,祈祷大日本帝国武运长久,——老酒幼年时看连环画经常把这四个字念成“武连长久”,还经常思考这个连长是个什么人物。战争没有损害节日的欢乐,反而给人带来了一种期望。最近听到的无疑都是好消息,大家都在期盼着从前线传来下一次大捷的喜讯。

  此时的日本人尚不知道,自己忠实的盟友德国人已经在莫斯科城下遭遇了第一次重大挫折。他们仍然相信德国人将迅速战胜苏联,并迫使大英帝国很快退出战争,美国也不得不牺牲太平洋而致力于保护它在大西洋的利益。日本的所有战略都是以此为出发点。不单是普通民众,在内阁和大本营的高层人士中,普遍弥漫着一种狂躁的“胜利病”。
  清醒者可谓凤毛麟角。因为备受争议的奇袭珍珠港大获全胜,有一个人已经成为新时代的国民英雄,人们已经开始将他与当年的东乡平八郎元帅相提并论。一家报纸甚至宣传说,当年他在日俄战争中受伤仅仅损失两根手指——再损失一根就必须退出海军——是上天对日本的恩赐。四面八方的信件和电报发往了联合舰队的旗舰“长门”号。山本长官每天收到的信件多达20厘米厚,寄信者中甚至出现了小学儿童。一些士兵的家属信中说,为自己的儿子或丈夫能够在长官的带领下取得如此辉煌的胜利感到骄傲和自豪。一位乡间中学卧病在床、已病入膏盲的校长来信说,想请山本为其题一幅字,作为奖励自己学习成绩优秀学生的奖品。尽管前线打得血渍呼啦,但由于战事进展得异常顺利,闲来无事的山本也会饶有兴致地一一拆阅信件,并认真给每一封来信作复,用的竟然还是毛笔!想想那边在马林塔隧道里急得像狼一样来回乱窜的麦克阿瑟,再看看这边用毛笔优雅回信的山本五十六,世事之不公莫过于此矣!

  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狂热赞誉,山本并未因此而得意忘形。在一封信中他写到,“由于官兵们的努力奋战,居然使我一夜之间成了英雄,实在是惭愧之至”。山本清醒地意识到,事情的结果可能与人们的预期恰恰相反。在写给原田熊雄的一封信中山本说,“开战之初确是顺利,究其原因应归结为天助神佑。在这种时刻,尤其应自慎自戒,克己奉公”。
  山本不满意有些人的“盲目高兴”,“讲起话来好象战争的结局已经决定了似的”。他为东京那些顶头上司们的“能力和见识”感到担忧。在写给驻上海的中国舰队司令官古贺峰一中将的信中山本说,“英国和美国可能低估了日本,但从他们的观点来看,就好象自己喂养的狗咬了自己的手一样。”日本有关方面决定在东京的日比谷公园为战功赫赫的海军修建一座刻有《军舰进行曲》的纪念碑,按照常理,山本大将是题写碑文的不二人选。但山本还是谨慎地拒绝了此事。他提醒手下的高级将领们,“看来美国尤其下了决心,要在不久的将来全面投入战争”。

  1942年2月12日,意气风发的山本大将乔迁新居。联合舰队司令部从“长门”号迁到了世界第一战列舰“大和”号上,也就是后来被陆军讥讽的“大和宾馆”。办公条件尚未完全就绪,就从南方传来了大英帝国远东最大的堡垒新加坡被攻克的重大喜讯。外面又在举行提灯游行,但是冷静的山本还是希望,能够尽快结束这场与美国人之间进行的毫无胜望的战争。
  陆军中有着如此清醒头脑的人更是寥若晨星。新年第一天早上,陆军军务局局长武藤章中将——当年就是这货竭力反对石原莞尔的“不扩大方针”力主对中国进行全面战争的——来到了外务省,拜会了此时已经比较清闲的东乡茂德外务大臣。几杯屠苏酒下肚后,武藤忧心忡忡地告诉东乡,“国民对胜利高兴得过头了,这样下去一点好处都没有。今后的路途还很难走,所以外相的政策应该是想办法尽快结束这场毫无希望的战争”。东乡对此无言以对,他哪有能力去左右军部呢?开战前他尽全力都未能如愿,如今日军攻势如潮,谁还会把他放在眼里?武藤最后强调说,第一步首先是要把首相东条换掉。说完这些武藤告辞出来,又去向长期以来反对对美战争的冈田启介前首相说了差不多意思的一番话。

  在菲律宾,日军用两路进逼马尼拉的方式庆祝了新年。本间中将的北路部队距离马尼拉只有不到30公里,由于麦克阿瑟撤走了自己的部队,前面已没有任何阻击部队。南路的日军离马尼拉还有超过60公里,因为公路和桥梁被炸坏了许多,所以进军相对缓慢,但同样未遇到像样的抵抗。有着长时间西方经历的本间并非想象中的那样穷凶极恶,他命令部队停下来整顿军容和队形。因为军容不整的军队行军时不可能威严自重,只可能**掳掠。

  本间曾拟完整地保存马尼拉市,因此限令军队不准进入市区。但是1日傍晚,第四十八师团师团长土桥中将发来了一封电报:“军司令部欲完整保留马尼拉市的殷切希望,已因为市内大面积的火灾而落空。本师团认为,必须把马尼拉从火灾中解救出来,我部拟以主力开进马尼拉市,请予指示。”本间于晚上20点回电,命令第四十八师团以所需兵力占领并确保马尼拉市。
  马尼拉已经做好了迎接日军进入的准备。巴尔加斯市长准备尽力取消一切能够成为报复措施的理由,使占领军士兵能够尽快地平稳下来。美国远东陆军司令部最后一批职员已经撤走,补给厂的仓库被爆破了,参加抢夺的菲律宾人争先恐后的搬走了里面的东西,尤其是那些美军来不及带走的大量冷冻食品。各主要路口竖起了“无设防城市禁止发炮”的牌子,街上到处都是散乱和腐烂的垃圾,不时发出阵阵恶臭。有关地方行政方面的人员都奉命坚守岗位,然而仍有很多人逃往巴丹或科雷希多。枪声停止了,奇妙的寂静随即来临,不过这只是暂时现象而已。

  市内的商店全都紧闭着门。在码头区附近,《生活》杂志记者迈登斯亲眼看到一处处仓库遭到抢劫,从汽车到电影胶片什么都抢。在他回到居住的海景饭店时,妻子交给他一封杂志社刚刚拍来的电报,要求他再用第一人称的笔法写一篇目击者见闻,最好是关于美军处于攻势的报道。妻子告诉他,她已擅作主张代他做了回复:“抱歉之至,你们的要求在此处无法满足。”
  马尼拉到处都是浓烟。1941年1月2日下午17:45,由第四十八师团步兵指挥官安部孝一少将率领的台湾第一联队的一个大队以及第四十七联队的两个大队从北面进入马尼拉。15分钟之后,第十六师团的一个步兵大队及搜索联队从南面入城。第十六师团另以一部迅速占领了甲米地军港和八打雁。
  迈登斯夫妇从旅馆房间的窗口望见,在马路对面美国高级专员塞耶官邸门前的草地上,一队日军护旗兵集合在枝繁叶茂的洋槐树下。随着三声炮响,星条旗从旗杆上掉落在地上,一个日军士兵用脚使劲踩了踩它,把一面旭日旗系上旗杆。这面旗子上升时,乐队精神抖擞地奏起了《君之代》:
  我皇御统传千代,
  一直传到八千代。
  直到鹅石变岩石,
  直到岩石长鲜苔。
  在原来麦克阿瑟居住的马尼拉饭店顶楼上,很快也升起了一面巨大的太阳旗。麦克阿瑟在科雷希多用望远镜可以清楚地看到那面旗帜,这正是本间中将想要的效果。麦克阿瑟想起在他套间的门厅处有一个巨大的花瓶,那是老亚瑟1905年访问日本时明治天皇送给他父亲的礼物,上面撰写有日文。麦克阿瑟想到本间看见花瓶时的样子就禁不住发笑:“我怀疑他会不会朝着瓶子鞠躬。”
  日期:2016-12-22 23:05:58
  (正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