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的堕落,我身不由己》
第43节

作者: 睡前偷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似乎我的态度触怒了菲菲,她狭长的眼睛眯起来,“唔,你真的不要吗。你现在被傅少爷甩了,又接不到客人,不好好化化妆怎么会有客人点你啊,不要怪姐姐多嘴啊,姐姐给你个忠告,你不好好打扮自己,只能是个——”
  说着菲菲凑过来,朱红色的嘴唇一张一合,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扑面而来,一字一顿的说,“赔、钱、货。”
  菲菲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因为此刻化妆间里人比较少,她说的话,已经清清楚楚的传到了在场的每个人的耳朵里。
  我脸色发红,被菲菲这样说心里很不舒服,抬头就看到镜子里的她傲娇的逼近我,我敛眉不再看镜子里的影像,而是平静地说,“菲菲姐,你说完了吗?说完了我要上妆了。”
  “你——”菲菲忽然恼羞成怒,伸出食指指着我,好像我才是欺负她的那一个,可是分明是她在羞辱我。
  我懒得和她争辩,每天活着都已经够辛苦了,为什么还要花费时间去勾心斗角?
  这时我身侧正在描眉的小怜忽然站了起来,带动了椅子转动的声音吸引了我和菲菲的目光,她将手中的工Ju放下,似乎是看不下去了,盯着菲菲,“菲菲,青青才来几个月怎么会有你那么能干,大家都是在花都混口饭吃,你这样不太好吧?”
  虽然小怜用的是疑问句,但是她却是在指责菲菲。
  我心里一阵感动,只见她走过来站在我面前,像是护着我一样。
  菲菲往后退了几步,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她冷笑,“不是前些天挺能干的吗?让潘总和傅少为了她在花都抢人。”

  听到傅经年的名字我心里骤然一紧,手指紧紧的扣着手心。
  小怜撇了撇嘴,为我争辩着,“可能是因为傅少和潘总最近比较忙,你知道的,他们那些大人物有钱人总不可能每天都来花都吧……”
  我能听到小怜有些心虚,我拉了拉她的手,示意她不要继续说下去了,可是菲菲却耸耸肩直接坐在小怜刚才的座位上,拿起睫毛膏为自己涂着,一边勾起朱红色的唇角讽剌道,“潘总不过是图一时新鲜而已,但是傅少嘛……”
  她说着拉了个长音,我心里痒痒的,其实这些天我也很想知道傅经年去哪里了。
  小怜捏了捏我的手,扬起下巴,“你说傅少怎么了?”

  菲菲从镜子中望了我们一眼,她的眼中带着不屑,让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里涌起,果然下一刻菲菲讥讽的说,“青青唯一的客人傅少,这段时间没有来花都,是因为人家在国外留学的女朋友回来了,所以他不会再来花天酒地了。”
  说完菲菲“啧啧”叹了两声,我心里震惊,有些惊慌的抬头起来,原来傅经年竟然已经有女朋友了?
  菲菲的话还在耳边回荡,而我已经顾不上听了。
  我心里有些慌乱,那天傅经年忽然将我从古镇带回来,就是因为他的女朋友回来了吧……
  心里有种莫名的苦涩,原来那个气质出众的女人就是傅经年的女朋友。
  不一会儿忽然琴姐过来,她拍了拍手发出清亮的巴掌声,我瞬间回神。
  琴姐嘴角挂着笑意,看得出来十分高兴,我抿唇有些心不在焉,而菲菲已经发出嗲嗲的声音,“琴姐,什么事情让你高兴成这个样子啊?”
  琴姐神秘的笑了笑,见大家都望向她了,这才说,“今天咱们花都来了一位重量级的客人,大家都准备一下,今天晚上都要给我打起津神来,拿出你们最好的状态!”

  “知道啦琴姐!”大家异口同声。
  琴姐满意的点了点头出去忙了,化妆间并没有恢复刚才的冷静,此刻已经有几个人凑在一起小声讨论着,“你们说这位重量级客人是谁啊?”
  “我哪能知道啊,如果我知道我早就扑上去将人拿下了。”
  “啧啧,瞧你说的。”
  我对这个客人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只是随意的化了个淡妆,然后挑了一件普通的衣服,可是没一会儿琴姐忽然又推门进来,直接面对我走过来,“青青,今晚的客人点名要你。”
  我一下子愣住了,而周围同样是一片倒抽气的生意,我甚至听到了有人压低了声音询问,“什么啊,青青只不过是个新来的,客人怎么会点名要她?”
  我心中的疑问也是只多不少,有些怔怔地看着琴姐,好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琴姐,这个客人是什么人?”

  一旁的菲菲早就不高兴的凑了过来,就连小怜也凑过来抓住了我的手。
  琴姐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次的客人比较特殊,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谁。”
  “怎么会这样啊?”小怜脱口而出。
  菲菲瞪了她一眼,眼中有些嫉恨的望着我,我有些手足无措,心里忽然有些紧张起来,就像是第一次接客那时候的感觉,我屏住气,快速的想象了一遍我认识的人。
  但是绞尽脑汁我都想不出别的人了,除了傅经年和潘朗,还有谁会指名点我的台?
  而这时菲菲却有些不情愿的说,“琴姐,客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连你也不知道他是谁啊。”
  琴姐随手拿起化妆台上的散粉补了补粉,这才说,“客人不愿意暴露身份,你也知道咱们花都的规矩,既然客人不愿意那么我们也不能强迫,是客人的助理点的青青。”
  这下大家更加疑惑了,琴姐不敢多耽误,连忙带我到了顶楼。
  因为客人说了不愿意暴露身份,所以琴姐让我自己推门进去,我站在包厢门口深吸了一口气,鼓足了勇气才推开门,但是一进门,却发现沙发上坐着的居然是——傅经年的爸爸。

  傅父穿一件黑衬衫,有些慵懒但是仍然不失威严的坐在米色的沙发正中央,看起来派头十足,但是他脸上依然是一副平静的表情。
  见我进来他微微抬手,示意助理出去。
  我站在门口有些犹豫不决,此刻包厢的灯全都亮着,茶几上摆放着各种酒水和瓜果,但是显然傅父对这些并没有兴趣。
  “你来了。”傅父声音平静带着一抹沧桑。
  我抿唇,头皮有些发麻,上次在傅家傅父的话言犹在耳,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找到花都来了。我有些害怕,毕竟这样的人我是开罪不起的。
  “傅老爷。”我有些拘谨的站在傅父面前,感受到他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我更加紧张,手心出了一层汗,有些慌忙的解释道,“这几天我已经没有见过傅经年了……”
  傅父饶有兴致的望着我,我抬头迎上他的目光,他却指着身侧的位置,面带威严,“坐。”
  “我……”我虽然害怕的有些不敢靠近,但是也不敢违抗他的命令,尤其是刚才琴姐说他是花都重量级的客人,我强忍着恐惧靠了过去在他旁边坐下。
  傅父似乎并不想跟我坐太多时间,见我坐下了,他直接说,“夏小姐,我们明人不说暗话,我这次来,确实是为了经年的事情。”
  “啊?”我楞了一下,连忙摆手,“傅老爷,这几天我真的已经没有和傅少来往过了……”
  傅父到底是有多害怕我缠着傅经年,所以特地找到了这里啊,我心里暗暗想,可是傅父却摆了摆手,端起茶几上的红酒斟了一杯,自己浅饮了半口,这才声音沙哑的说,“我这次来不是为了让你离开经年,而是让你勾引他。”

  “勾引?!”这两个字像是定时丨炸丨弹一样直接扔进了我的心里和脑子里,我震惊的望着傅父,他能明白他说的是什么吗?
  我强迫自己保持镇定,“傅老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