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924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他人的反应或许没有许万业那么快,可是到这个时候还看不出许万业的目的,那他们就不能算是合格的华夏商人。当即就有不少人点头附和,许万业向周围看了看,然后说道:“你看我们这么多人,已经非常麻烦包县长了,要不这样吧,包县长你忙你的,我们这些人自己找个地方,将各自的资料都留下来,然后汇总到一起,再送给包县长你,你看怎么样?”
  “虽然我很乐于为大家服务,不过今天的情况确实非常特殊,许总的办法也非常不错,那就麻烦许总和大家了。”包飞扬笑着说道。
  “不麻烦不麻烦,这本来就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之江的商人们纷纷说道。
  这时候,有人问道:“包县长,您刚才介绍的情况我们都听到了,我们也对到望海投资的事情非常感兴趣,但是您刚才一直在强调造纸业,我是做化学试剂的,不知道望海县是不是也欢迎。”

  包飞扬看了说话的人一眼,问道:“请问贵公司生产哪几种化学试剂?”
  “我们主要做氯代醚酮和三嗪,包县长对化学试剂可能并不熟悉,氯代醚酮是一种重要的日用化工和医药中间体,三嗪主要用于染料和制药。”
  包飞扬笑了笑:“我对化学试剂是不大了解,不过我知道氯代醚酮还用来做农药,三嗪确实是用于染料和制药,但它是使用氰化氢和氯化氢制成的,这两种原料可都是剧毒,尤其是氰化氢。”
  “我们欢迎任何投资商,当然也包括做化学试剂的,但是有一个原则必须要事先声明,任何公司在望海县投资,都必须要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尤其是剧毒、污染企业,县里一定会严格按照法律法规施行监督,相关企业必须要建立相应的污染处理设备,不达标的不能够开工。对于那些只顾赚钱,肆意排放污染和有毒物质的企业,我们并不欢迎。”包飞扬说道。
  十几个之江的商人顿时面面相觑,不要说刚刚问话的那个做化工的。就是许万业等人的造纸厂,也是重污染企业,包飞扬刚刚说的这些话掷地有声,看起来并不像仅仅是场面话。
  包飞扬自然看出这些人的心思,他笑了笑道:“不过,大家也不需要担心,以造纸行业为例,我们提出要打造苇纸一体化和造纸产业园,就是为了实现产业集聚,方便对污染物排放进行处理和控制。造纸行业的废水主要出现在制浆环节,印尼金光集团、方夏纸业公司都将在园区内上马大规模的制浆项目,原则上我们就不会再支持万吨以下的制浆项目,造纸厂可以直接从印尼金光集团、方夏纸业公司或其他大型造纸厂购买纸浆,而且望海县有港口,大家也可以直接从国外购买纸浆  。”

  “包县长,这可真是……”许万业有些为难地张了张嘴,包飞扬刚刚说的这些话,让许万业等人很意外,现在国内已经开始讲环保,但是在经济建设这个中心工作面前,在招商引资这个头号任务面前,各地招商的时候都是不管白猫黑猫,只要能够抓到老鼠就是好猫,那些重污染的项目同样很受欢迎。
  虽然有些干部也会像包飞扬这样,说一些场面话,但是包飞扬似乎并不仅仅说的是场面话。
  包飞扬道:“请各位相信,我说的并不是场面话。如果大家了解过,就应该知道我曾经在西北省环保厅工作,办过很多环保案子,所以我一直都认为环保非常重要,我们不应该用环境作为代价去换取发展,也没有这个必要。”
  “我还要请大家相信,虽然望海县在环境方面的要求会严格一些,但是我们一定会在其他方面创造更好的条件,让大家赚到更多。”

  包飞扬说道:“大家想想看,是你们赚得多,还是印尼金光集团赚得多?”
  虽然包飞扬一再解释,但是对很多人来说,他们还是无法理解包飞扬为什么要这样做。倒是许万业的态度比较坚定,他笑着说道:“理解,国家对小造纸厂的控制已经越来越严格了,如果我们还是想着要用老办法,用污染换利润,我觉得是不会有前途的。”
  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之江的这些商人显然没有兴趣继续听包飞扬讲他的环保理论,很快告辞离开,就连许万业也不得不跟包飞扬打了个招呼,跟大家一起离开。
  “这个姓包果然还是太年轻了,他以为他是谁啊,还要严格执行环保规定,真要是严格执行,我们还能够赚到钱吗?我看他要么是什么都不懂,要么就是以为有了印尼金光集团的投资,我们去不去投资无所谓,那我们还去干什么?”刚刚离开望海县的站台,很快就有人抱怨说道。

  他的话得到不少人的附和:“就是啊,他们的交通条件那么差,位置又那么偏,要不是政策上能够稍微宽松一些,我们为什么要去那个地方?”
  “是啊,我看这个姓包得意忘形了,金光那种大公司,当然可以上环保设备,可是我们这些小厂,利润就那么一点,一套环保设备,足够让我们一年的利润全部泡汤。”
  许万业听着大家的议论,并没有急着说话,他直觉包飞扬并不是冲动,在前面讲解情况的时候,无论是细节还是宏观方面,包飞扬都显示出极为深厚的功力,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尚未落定的项目就得意忘形呢?
  他想了想,虽然觉得包飞扬有些操之过急,但是他说的话未尝没有道理,如果望海县容许污染的存在,他们将在春江的造纸厂的模式搬到望海,然后还像在望海那样,小投入、小产出、污染直接排到河里去,或许他们还会像以前那样赚不少钱。但国家对环保的要求必然是越来越高,地方上在需要招商引资的时候,条件给的特别宽容,一旦你落户了,投资到位了,要求变得越来越紧,就只能放弃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基业,重复这时候从春江搬到望海的无奈,再将工厂从望海搬到其他地方去。

  就像包飞扬说的,不讲规矩可以赚快钱,但是没有办法做大、做长,要想做大做长,就必须要讲规矩。如果说赚钱的话,许万业觉得自己这些年已经赚了不少钱,完全够自己过下半辈子。但是他并不甘心就此退休,他还像将他的事业做大、做长,从这个角度他应该认同包飞扬的观点。
  许万业等人离开以后,同样在外面接待客商的郑岳走了进来,问起刚刚的情况,然后苦笑着说道:“我在外面也吓走不少投资商,而且还直接拒绝了好几个。”
  郑岳脸上的表情并不是那么坚定,以前他们是巴不得客商来县里投资,别说拒绝了,只要有人愿意来县里考察,县里都要大动干戈,热情招待,甚至还遇到过骗子。
  现在包飞扬却说,我们要有选择地去引进项目和资金,并不是所有的商人和投资我们都欢迎,有的项目我们是不欢迎的,郑岳就是这样拒绝了好几个项目,但是他心里越来越虚,忍不住过来与包飞扬进行交流。
  与其它地方招商引资来者不拒不一样,包飞扬提出望海县的招商工作应该主要围绕苇纸一体化和纸品产业园区进行,除了直接从事造纸、纸品加工业务,还包括造纸相关的造纸机械设备、造纸化工、纸品贸易、纸品物流、生产生活服务项目等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