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921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签约完成以后,双方再次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公布了这一消息。相比前一天黄成成临时搞出来的新闻发布会,今天的发布会无疑就正式多了。经过昨天那么一闹,不但市内的媒体,很多市外媒体也开始对金光的投资,以及苇纸一体化这个项目感兴趣,并且提出了很多问题。
  虽然昨天包飞扬和黄成玮已经向徐盛教等人解释了事情的原委,但是在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上,依然还是有人提出了疑问,其中最尖锐的问题就是:“在昨天的项目说明会上,市里提出要在鹿鸣、西溪和盐海这几个地方搞苇纸一体化,现在我们看到的却是望海,请问这是不是意味着市里和下面的沟通并不顺畅,大家都在各行其是呢?”
  站起来发问的是省报记者,问题非常尖锐,这个问题既可以是责问市政府统筹规划不力,也可以看成责问望海县不听指挥,与兄弟县市恶意竞争。
  这时候的媒体都是国有事业单位,通常来说,都不会针对政府问出这么尖锐的问题,不过这个记者看起来比较年轻,又是省报的,来到靖城市这样一个江北省排名靠后的地级市,有些傲娇显然非常正常。

  这个问题一出,现场的气氛顿时变得微妙起来,其他记者都有些惊讶地看了看这位省报记者,然后转头看向主席台上就坐的市县领导。
  常务副省长徐盛教、靖城市市委书记齐少军、常务副市长王景书等人都参加了刚刚的签约仪式,签约仪式也对记者开放,通常新闻报道使用的都是签约仪式上的镜头。后面举办的这个发布会主要是为了宣传项目的内容,帮助下一步的招商引资,对于省市领导来说,前面的签约仪式才是重头戏,所以签约仪式结束以后,徐盛教、齐少军等人并没有参加这个新闻发布会,九十年代的政府官员还不习惯跟媒体打交道,市里只有常务副市长王景书坐镇,望海县方面,也是由常务副县长郑岳出面,包飞扬坐在郑岳旁边,刻意没有公布身份,让人以为他只是普通的工作人员。

  包飞扬和郑岳相互交换了一下目光,这个问题虽然敏感,也正因为敏感,他们已经商量过怎么应对,统一了口径。这原本并不是为了应付记者,而是为了应对省里市里以及其他县市同僚的考问,对外公开的说法,甚至也在徐盛教、齐少军等人面前解释过,正好用在这种场合。
  不过,他们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转头看了旁边的王景书一眼,王景书是现场级别最高的市领导,他不说话,郑岳和包飞扬都不能抢在前面,这都是官场上的规矩。
  王景书也听过包飞扬等人的解释,此时当然不会怯场,他笑了笑道:“这位省报的记者同志可能并不清楚,苇纸一体化最早就是上半年我在望海县考察,在与望海县的同志探讨望海的发展时,由望海县的同志最早提出来的,他们也一直在推动这方面的工作  。”
  “市里认为苇纸一体化项目非常适合沿海五县一市一区的实际情况,因此决定在全市推广,南部的几个县市区相比北部基础条件更好,他们的态度也很积极,市委市政府的态度也很明确,那就是统一规划,全力支持,所以包括望海县、鹿鸣县在内的几个县市区都在做这方面的准备工作。”
  将同一件事情包装成另外一个样子,这对王景书来说并不是问题,作为常务副市长,他应付起这种场面可谓是驾轻就熟:“按照市里的规划,是希望在南北各自打造一个苇纸产业基地,谁发展得好,谁就是中心。前期鹿鸣县的动作比较大,市里某些领导对于鹿鸣县的工作也非常肯定,于是决定在这次荷花节上公开招商,于是就有了昨天的项目说明会。”
  王景书面带微笑,只是话里面暗藏杀机,市里某些领导无疑就是直指市长孟凡均,要是这个说法公开流传,孟凡均无疑就要承担很多非议:“只是很多人都没有想到,望海县的条件打动了印尼金光集团,促使他们在最短时间内下定了投资决心,加上方夏纸业公司在望海县的投资,使望海县苇纸产业基地的工作一下子就抢到了前面,现在我们可以宣布,望海县的苇纸一体化项目可以正式启动了,它们也将成为我市苇纸一体化产业的中心。”

  “当然,市里的原则还是既要要统一规划,也要有竞争,希望望海县继续努力,如果他们躺在成绩上面睡大觉,被别的县市超过去,那么这个中心也是会变化的。”王景书笑着转过头,似乎在勉励望海县的郑岳。
  郑岳非常配合地点了点头:“我们望海县不会懈怠的,与印尼金光集团签订投资意向书还只是第一步,接下去我们要考虑的就是如何让印尼金光集团的投资留下来,让外商的投资项目运作好,县里要做好各项配套、服务工作,望海县相比兄弟县市,基础条件也有些落后,我们也希望尽快做出改善。”
  不得不说,王景书的这一番话与包飞扬和郑岳苦思冥想想出来的那一套说辞相比,也丝毫不逊色,就算很多人都会觉得事实会有些出入,就算省报的那位记者有心挑刺,也很难找到什么漏洞。
  这时候的媒体记者大部分还是体制内的身份,自然知道哪些问题可以问,哪些问题不可以问,就算省报记者提出来的问题有些出格,王景书的回答又让人挑不出毛病,虽然还有人追问了几个细节,但是很快就没有人纠缠这些问题,而开始关心起项目本身。却没有看到,一个市委宣传部的官员已经到后面打电话,追查这个提问记者的背景。
  既然谈到具体项目,王景书就顺水推舟地将话语的主导权让给了郑岳,由他来回答记者们提出的问题,毕竟王景书对望海县苇纸一体化的情况了解不多,这时候也是谈无可谈。

  郑岳微笑着说道:“按照我们望海县与印尼金光集团讨论的投资方案,印尼金光集团的投资并不局限于造纸,印尼金光集团有意与望海县政府、方夏纸业公司以及其他同行合作,在望海县打造一个纸业产业园区,除了核心的造纸业务,印尼金光集团也将介入园区配套产业的投资,比如污水处理等等。”
  “刚刚我也提到了,望海县目前的基础条件比较差,可能还无法很好地满足产业园区发展的需要。但是正因为基础条件比较差,所以也就具备了巨大的发展潜力。正如伟人所说,一张白纸好作画嘛!
  “那么我们也可能引入印尼金光集团这样的投资商,大家合作,推进望海县的港口、道路和桥梁的建设,印尼金光集团也有意在这些方面进行投资,如果大家合作得比较好,整个项目连带配套工程下来,投资额应该不限于十个亿。”
  “哗——”随着郑岳的解释,现场顿时一片哗然,本来望海县能够找来一个十亿元投资的项目,就已经让大家很振奋了——这样大的项目,全省一年也没有多少个,没想到印尼金光集团在望海县的投资规模和方式比他们原本预想的还要大,这等于是印尼金光集团将要全面投资望海县,考虑到印尼金光集团的规模和实力,就算他们不把巨量资金一下子投入,但是就是用逐年投入的方式,望海县就等于多了一个源源不断的投资来源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