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03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曹子华的这个话,有点四平八稳的意思,但却又总让人感觉怪怪的。
  张文定觉得曹子华的话有些别扭,只能小心地应对道:“请曹市长放心,我一定谨记曹市长的指示精神,把燃翼当家,以望柏为荣,尽自己的能力,为燃翼、为望柏的发展建设添砖加瓦……”
  木槿花一下就听出了这二人话里的味道有些怪异。
  她看了曹子华一眼,然后对张文定道:“文定,怎么?你还没给曹市长汇报过工作?你这个工作态度……很成问题呀!”
  这话似乎是批评,又像是提点。

  木槿花的意思表现得很明显,批评的太过了会让曹子华觉得不舒服,不批评又显不出她对自己下属的关心,一句即可,多了不说。
  今天张文定毕竟是她叫过来的,可不能让曹子华给收拾了。
  张文定听到这个话,便一本正经道:“领导批评得是,是我工作没有做到……请两位领导今后看我的表现。”
  曹子华怎么说也是个市长,自然不可能表现得太小气。
  他笑着说道:“文定同志的工作我还是了解一些的,燃翼的工作,他做的很到位。木书记你要批评他,我可不答应,啊。”
  说着,他又对张文定道:“文定同志,你的工作,市里都是看得到的。以后在工作中遇到什么困难,你就向市里提出来,该支持的,市里还是要支持的。”

  这个话只是一个有限的支持,但以一个市长的身份,能够对县委副书记说得这个话来,也算是给足了面子了。
  木槿花当然明白强扭的瓜不甜的道理,她能起的作用,只是牵线搭桥,至于张文定最终会不会和曹子华走上一条线,这就不是她能够管得了的了。
  未来的事,谁又说得准呢?
  她笑了笑,对曹子华说:“曹市长,文定他还年轻,工作中难免会走弯路,你可要多敲打敲打他。这小子性格有点跳脱,到你手底下好好训一训,相信他会稳当许多。”
  这之后,基本上是两位厅级领导在谈笑风生,就没张文定什么事儿了。木槿花连个暗示都不给,张文定也不敢主动提出告辞,只能坐在那儿听着。
  这样的聊天,自然不可能会有太长的时间。从茶馆出来,送走了曹子华,木槿花又教育了一番张文定,无非就是多和市领导沟通,埋头拉车的同时也要记得抬头看路之类的话。
  话说得比较重,张文定没有半点不满,只有羞愧点头的份。
  他知道,自己的确疏忽了这一点,在省地税局磨了那么长时间,但最终还是没有把他的性子改过来。
  他想到了在县里找盟友的迫切性,可没想到在市里找靠山的重要性。现在被木槿花训,也是他活该。

  第二天一早,张文定有幸陪着木槿花用了早餐,然后便告辞而去。
  回去的路上,张文定感触颇深,自己光顾着埋头拉车,竟然忘了抬头看路,实在是重大的战略失误。
  目前这个架式,自己在燃翼单打独斗是不行的,该寻求市里的支持,还是要寻求的,不然凭借着自己的力量,纵然在县里闹得再欢,只要市里领导到燃翼视察一下工作,对吴忠诚表示一下支持,那自己便会前功尽弃!
  回到燃翼之后,张文定也考虑过要不要向武云寻求一下帮助,让她介绍一个或者两个重量级的市领导认识一下。
  真要论起轻重来,武云的份量肯定会比木槿花的要重得多,省长千金这块招牌,可是相当值钱的。

  不过,考虑再三,张文定还是压下了这个念头。
  借武云的名头压一压姜富强他没有心理负担,可要让武云带着他去拜访市领导,他还是有点不太乐意。
  反正现在已经搭上了市长曹子华的线,下次找个时间去市里再好好接触一下就是,倒是县里的局面,还是要多用心才行。
  略一沉吟,张文定抬手便给县长姜富强打了个电话:“县长,有点事情要跟你汇报一下。”
  姜富强笑呵呵地说道:“文定你又有什么好事?正好,前几天到市长那儿顺了两瓶酒,晚上一起喝两杯!”
  “看来我还是有口福啊,三十晚上洗了脚的。”张文定笑呵呵地说道,语气极为放松。

  燃翼这边有个说法,大年三十晚上洗了脚,走到哪儿都有吃的。
  最近,姜富强和张文定走得还是比较近的,二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极其强大的对手,必须要联起手来才有可能抗衡。所以,他们走得近,倒也是很正常了。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啊!
  姜富强和张文定吃饭,都没有让秘书上桌,也不用服务员倒酒。二人你给我倒一杯我给你倒一杯,还真有点哥俩好的感觉了。

  “听说这次随江党政代表团,是随江市委木书记亲自带队的?”姜富强喝了口酒,装作不在意地问道。可他这一问,就把心里的急切表现出来了。
  其实,他更应该用平淡的语气来叙述这件事情,而不是用疑问句。
  张文定很痛快地说道:“嗯,木书记是我的老领导,我去市里见了她一面,还见到了曹市长。”
  姜富强就感慨道:“子华市长人特别好,我能够到燃翼来,多亏了子华市长啊。”
  有胆子你当着曹子华的面叫一声子华市长给我听听?张文定被姜富强这两声“子华市长”给搞得相当恶心,在整个望柏市,能叫曹子华为子华市长的,除了市委书记,恐怕也就只有两三个曹子华最信任的心腹了,你姜富强恐怕还没到那个程度吧?
  哼哼,子华市长、子华市长,这样的称呼也是你叫的?你以为你是省领导啊!
  说起这个称呼来,也是相当有意思的。
  以曹子华为例,书记叫他的时候,是最随意的,老曹、子华、子华同志、子华市长,都可以叫;市政府的副市长们基本上都叫他叫市长,不叫子华市长也不叫曹市长;下面那些处级干部呢,叫曹子华的时候,不管是不是曹子华阵营的人,大多数都是直呼市长,也有一小部分是叫曹市长的;曹子华的贴心心腹,则叫他叫老板,偶尔在一些比较放松的状态下,可以称呼他一声子华市长,以承托曹子华的亲民形象——这可是上级领导才能用的叫法,现在都可以让下属叫了,得多亲民才不会计较啊!

  当然了,子华市长这个称呼,用得最多的还是几个处级干部一起的时候,某人为了显示自己和市长同志的关系亲近,才会这么用。
  而一般几个处级干部一起的时候,有人那么用了,想显示跟市长的关系不错的时候,却正表露了他和市长的关系还没有亲近到那一步。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市长真正的心腹,谁也不会无聊到在别人面前去显摆。
  “是啊,市长确实很亲切、平易近人。县长下次要去市里汇报工作,可得通知我一声,我也好去认认门路,要不然来了望柏这么长时间,连市政府的门都还没进过呢。”张文定感慨似的点点头,在话里把市长前面那个曹字去掉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