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067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副所长大吃一惊,不敢相信的看着他,问道:“你叫了罗局过来?”
  李睿看看手表,道:“他应该快到了吧,麻烦你和我等他一会儿。”
  那副所长也是老油条了,知道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否则很可能得罪领导,反正多等一会儿也不碍事,假如到时罗岗来不了,事实是这小子是在欺骗自己,那再数罪并罚收拾他也不迟,陪笑道:“好的,好的,不麻烦,呃……我冒昧打听一下,你贵姓?和罗局什么关系?”
  李睿道:“免贵姓李,青阳人,在青阳市委工作,罗岗是我一个交情不错的哥哥。”
  那副所长听他自承是市委干部,首先就信了七分,再听说他和罗岗关系不错,便做出了决断,招手把那两个下属叫过来,再也不理会鲁炼钢,问李睿道:“李……呵呵,我托大叫你一声老弟,老弟啊,罗局现在也没过来,那你能不能把今天这事儿的经过先跟我们说一说,没准我们能发现什么有利于你的证据呢。就算发现不了什么,至少罗局来了之后,我也能更好的向他汇报,你说是不是呢?呵呵。”

  李睿点点头,将鲁炼钢上门赔罪、邀自己去他房间拿酒、突然使出苦肉计、大喊大叫吸引围观群众以及报警的前前后后全部讲了出来。
  那副所长听得连连点头,深信不疑,等听完后思虑了一阵,道:“依李老弟所言,现在能洗刷你清白、反过来能证明那老小子陷害你的证据……”
  他说到这,戛然而止,因为鲁炼钢已经凑了过来。
  鲁炼钢刚刚正纳闷呢,怎么这三个丨警丨察,不听自己这个“受害者”的倾诉,而是全都围到“打人凶手”李睿身边去听他陈诉了?他的话又怎么可能对自己有利?心中又紧张又担忧,便赶紧凑了过来,可等凑过来却发现,三个丨警丨察对自己的态度已经有了明显的改变,之前,三警是全把自己当受害人看的,对自己态度虽然说不上多好,至少透着同情;可现在呢,三警却用审视的目光打量自己,甚至其中两人还透出了不善之意,这可太邪门了,难道他们信了李睿的话?

  他一念及此,非常着急,忙道:“丨警丨察同志,你们千万别信他的话,什么都可以作假,我脸上的血能作假吗?我鼻梁骨骨折能作假吗?而且刚才他追打我把我打出房间的情景,已经被走廊里的监控摄像头拍下来了,绝绝对对是真的,你们快把他抓起来吧,最少先弄他个拘留!”
  那副所长很不客气的道:“该不该拘留,我们自有打算,你就别给帮着瞎参谋了。对了,你不是说已经疼得坚持不住了吗,怎么我看你一点也不着急叫救护车啊?”
  鲁炼钢见他们不帮自己说话,很是有气,**的道:“我今天就算再疼也会忍住,不看着你们把他抓起来,我哪也不去了。”
  那副所长嘴角划过一抹冷笑,仔细打量他脸上的血迹,问道:“你脸上的血都是从哪来的啊?”鲁炼钢不知道他是怀疑自己了还是随便问问,便含混说道:“我也不知道,刚才被他打蒙了,晕头转向,根本不知道血是从哪出来的,估计不是嘴里就是鼻子里。”那副所长道:“你别估计,你自己的伤你自己最清楚,最好说准确点,方便我们做出判断。如果你说的与最后调查结果不同,那我们可要追究你的责任……”

  李睿见这位副所长不待自己吩咐,便主动帮自己寻找鲁炼钢的罪证,心下大乐,心说还是背靠大树好乘凉啊,假如自己没有罗岗这个朋友,今晚这件事可不那么容易解决了。
  鲁炼钢听那位副所长口风越来越不对,很是心虚,色厉内荏的叫道:“我说同志,你什么意思啊,你怎么好像在针对我这个受害人啊?是我被打得一头血,是我被人追着打,是我当众丢人现眼,你们怎么还要追究我的责任?”
  那副所长冷笑道:“我要纠正你一下,受害人不是自己封的,而是由事实依据决定的,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你不要动不动把受害人挂在嘴边。你回答我的问题,你脸上的血到底是从鼻子里流出来的,还是从嘴里流出来的?”
  鲁炼钢听他语气十分严厉,心下惴惴,道:“我……我鼻梁骨被打断了……”
  那副所长截口道:“我问你血从哪来的?鼻梁骨断了会流血吗?好,就算会流血,那你的意思就是,你脸上的血是从鼻子里流出来的咯?”
  别人不知道,但鲁炼钢自己知道,脸上的血并非来自于自己身上,而是托朋友从医院搞来的一点同血型的血,装到酒瓶里带到省城来的,事发前自己在洗手间泼洒到自己脸上,然后用清水冲洗了装血的酒瓶,好隐瞒罪证,事实上自己头脸上没有任何出血的伤口,至少现在没有,眼下听这位副所长逼问得急,自忖嘴里没有伤口,而鼻梁骨骨折可以利用上,便道:“是,是从鼻子里流出来的,应该是。”

  那副所长深深看他一眼,吩咐下属道:“去给我找点卫生纸,纸巾也行。”
  其中一个丨警丨察叫道:“我兜里有纸巾……”说完从兜里掏出纸巾包,扯出一张递给了他。
  鲁炼钢表情疑惑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那副所长将纸巾撕下一小片,叠了几叠,叠成一个比筷子稍细的纸卷,随后喝令鲁炼钢:“仰头,别动!”

  鲁炼钢这次知道他是针对自己来的,心下大惊,叫道:“干什么?”
  那瘦高男警喝道:“少废话,让你仰头就仰头。”说完和另外一个丨警丨察架住他,不许他乱动。
  鲁炼钢大为惊惶,身体扭动,叫道:“你们要干什么?我才是受害人啊,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是东州市政府的副秘书长……”
  那副所长怔了下,随后冷笑道:“东州市政府副秘书长?你就算是正秘书长,来了我们靖南,也得给我老实点。我警告你啊,别给我乱动,要不然现在就把你抓起来!”
  鲁炼钢被他这一吓,再有另外二警的夹持,哪还敢再动,但脸上充满了浓重的屈辱之色。当然,他也只能用这种方式表示不满了。
  那副所长等他不动后,左手托起他下巴,用力握住不许他乱动,随后右手持着那条纸巾叠出来的长条,小心翼翼的捅进他鼻孔中。

  鲁炼钢至此已经明白他的用意,又是恐惧又是后悔,恐惧的是,自己的谎言即将被他拆穿;后悔的是,之前往脸上泼洒血液的时候,为什么没把血液塞到鼻孔里一些,心下叫苦不迭,却也已经无可奈何。
  那副所长的手段说白了也很简单,既然当事人说血是从鼻子里流出来的,那鼻腔里肯定有血,用纸条探入鼻孔,一定会沾上血迹,如果纸条出来后没有血迹,那说明鼻腔里没血,也就拆穿了鲁炼钢的谎言。
  “好啦,左右鼻腔里都没血,事实已经水落石出,是你撒谎!你在诬告!”
  那副所长先后探过鲁炼钢的左右鼻腔后,那纸条还是清清白白,一点血迹都没有,也就确定了鲁炼钢是在撒谎骗人。
  鲁炼钢明知谎言被拆穿,可又怎能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承认,那不是自承为贼吗?因此硬着头皮叫道;“我没诬告,可能是我记错了,其实是我嘴里出的血。”

  日期:2016-12-23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