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6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换了个姿势站着,说,“当然记得。我记得有一次,也是这样,你跟那拉-屎,我进去小便,完了听到一声脆响。我当什么东西掉了,靠,是你丫的屎砸在茅坑里的声音,跟石头似的。”
  “嘿嘿。”石磊说,“后来你还说我以前好东西吃得多了,到部队粗菜淡饭一下子没能适应过来消化不良,这就是拉石头了。我记得石头这个外号就是那个时候他们叫起来的。”
  “我可没开玩笑。”李牧说,“我观察过,但凡家境好点的,新兵连那会儿都有便秘这个毛病,肠胃给养娇气了,一下子消化不了部队的伙食。我就没这毛病。”
  “班长,我怎么记得你好像也有过。”石磊说。
  李牧说,“但是我他-妈-的拉出来的没你的跟石头那么硬,都给砸得哐当哐当的响。”
  “嘿嘿……”石磊说,“现在我就整不明白了,这特大天天给我们吃的伙食也不差,比咱们连队的还要好,怎么会便秘呢?娘的,早饭都牛肉伺候,真奢侈啊!”
  “太好了也不好适应。说到底,你的肠胃还是有些问题。以后多吃点蔬菜。”李牧说。
  “不过话又说回来,特大的牛肉味道是真不错。”石磊说着,好像还舔了舔嘴唇。
  “你拉-屎呢,能别说这些吗?”李牧说。
  石磊说道,“班长,咱能别装吗,猪-屎咱们还吃得少吗?”
  李牧彻底无语了。

  石磊说的是真事,他们不止一次在猪粪池里打滚,来来去去次数多了,嘴巴里跑进去一点是绝对正常的。
  可这猪粪便和人粪便,到底还是有那么一些区别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一边拉-屎一边聊天天南海北地聊绝对是兵们沟通的镜况之一。理由很简单,因为除了睡觉和拉-屎,基本上是没什么私下聊天的机会。所以卧谈会是盛行于军营的。
  “说起屎,我倒是想起一个特好笑的事情。”石磊说着就憋不住了,强忍着,肩膀在抽动。
  “石磊你他-妈-的别提老子。”林雨的声音飘过来。

  敢情都醒了。
  “嘎嘎嘎……”石磊憋着发出吓人的笑声。
  李牧当然不会不记得,那应该是让林雨“臭名昭著”的一件事情了。
  那是去年打演习的时候,炎热的九月,国庆节前干一场实兵对抗演习,为华诞献礼。基本上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有一场旅级部队的实兵对抗,一般是登陆与反登陆作战。毕竟驻扎在这里的部队,历史使命是解放台湾。
  第三天的上午,红军展开了登陆作战,作为的蓝军的第三旅坚决反击,战况异常的激烈。
  滩涂防线被红军突破,红军的装甲集群经受了一定的损失还是登上了滩涂,于是第二道防线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在以退为进的战术下,蓝军开始按照计划调整部署,逐步向纵深后撤,预备部队有两侧展开反击。
  红军装甲集群的步兵的伴随下,在武装直升机的掩护下开始攻击第三道防线。蓝军的第三道防线布置在纵深的山上,占据了各个制高点。由两翼展开反击的蓝军部队向红军攻击部队发起冲击,五连是其中之一。
  当时五班负责的区域是杂草密布的山腰,发起冲击的时候,林雨提着95式轻机枪大吼着杀啊啊啊就朝前猛冲,一下子就越过了前面的步枪手冲到最前面去了。
  也就是那么一个眨眼的工夫,石磊和赵一云忽然发现林雨不见了,就跟一下子就蒸发成空气去了。
  当时石磊就猛地拽住赵一云说:“前方有诈!”
  “怎么?”赵一云问。
  “林雨不见了你没发现吗!”石磊说。
  赵一云回过神来,“娘的,难不成林雨会瞬移不成?”
  他话音刚落,就猛地听到前面有人大喊:“救命!救命啊!救命啊!”

  带着哭腔的求救声!
  林雨的声音,饱含委屈和痛苦!
  赵一云和石磊没有多想,操着步枪就冲上去了,以为红军的俘虏了林雨,要是那样,拼死也要抢回来!
  “救命!救救我……”林雨都哭了。
  到了前面一看,赵一云和石磊都呆住了,眼前的情况是谁也没有办法想象得到的!
  林雨在粪坑里挣扎着,那粪坑满满的全是屎和屎水,林雨的头盔上都沾满了恶心的黄色,全身每一处干净的。
  这货一头扎进了粪坑里面。
  但见这粪坑非常的隐蔽,恰好在土坎下面,而表面落着树叶,乍一看还真没办法一下子看出来这是一个坑,更别说是粪坑。更何况林雨全速冲击,就算是发现了,也没办法及时刹车。
  石磊皱着眉头分析,“估计是附近的村民挖的粪坑,都满了,不知道积攒了多少货。”

  赵一云鄙视地扫了石磊一眼,说,“最近的村庄离这里至少二里地,你觉得会有人把粪坑挖在这么远的山里吗?”
  “那你怎么解释?”石磊指着粪坑,也指着在粪坑里挣扎的林雨。
  赵一云指了指粪坑分析说道,“你好好看看,这粪坑像什么,想不想大号的单兵站姿掩体?只不过口子修成了方形。你再看看周边,娘的,根本就是经过伪装的。一定是一营那帮孙子干的。”
  这块属于一营的防区,也许他们想阴红军一把,没想到坑了兄弟营。

  “嗯,嗯……有道理,你这么一说,越看越像。”石磊摸着下巴点头。
  林雨一直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聊天,这会儿终于忍不住了,吐出一口不知道是屎还是屎水,破口大骂:“操-你们-大-爷的还不快拉老子上去分析你-妹-的分析!”
  “班长,有烟不?”
  石磊的轻声呼唤,把李牧的思绪唤了回来。
  李牧无语地笑了笑,算是对回忆的一个总结。他当时在机关,恰好就在林雨“出屎”的地方进行战场跟踪采访,也恰好把林雨最糗的一幕给拍摄了下来,定格成了照片和视频。
  “烟?”李牧一愣,摇头说,“点验的那天全被搜光了,哪还有烟。”
  “狗-日-的啊,烟都不让抽,这日子没法过了。”石磊轻声咒骂着。
  “得了,赶紧的解决掉上床睡觉,明天又是猛搞体能的一天。”李牧说。

  他的话音刚落,突然!
  “滴滴滴滴滴!!!!”急促的紧急集合声乍起!
  紧急集合哨音就像是一道直达脑神经中枢的命令,光速一般。脑中枢神经接受到这道命令,会把其他所有的身体指令全部断掉,转而在瞬间发出无数与之相关的指令!
  这就是所谓的快速反应能力!
  李牧压根就没任何一丁点多想,条件反射一般猛冲到床边伸手就飞快地把叠好放在床尾的保暖毛衣和迷彩服以最快的速度穿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