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1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人岂肯善罢甘休,直接跟了进去:“说呀,倒是说呀,怎么不说了?”
  男人“咣”的一声,关上房门,吼道:“别他娘的瞎号了,什么都赖我?我给他安排物资局物资科长,那还不是好差事?可他争气吗?”
  女人豪不示弱:“那赖谁?那还不怨你,还不赖那个挨千刀的‘处理品’?要不是他欺负咱儿子,要不是他把咱儿子逼走,儿子至于成这样吗?可你倒好,不但不敢惹人家,还成天拿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就差叫人家亲爹了……”
  “够了,你他娘的是说话还是放屁呢?自己不管教好儿子,成天把他惯的无法无天,反而赖别人。赖我倒罢了,谁让我生了那个逆子?可你不能把屎盆子往别人头上扣呀?”男人手指着女人大骂,“你知不知道,历朝历代都不准偷坟掘墓,可你那个宝贝儿子倒好,不但去挖了,还他娘的去挖了文物。这是造孽,是缺了八辈子德。”
  女人冷笑道:“缺德?那你是祖上没有积德,是缺你老魏家的德,小超是你老魏家的种,是你们老魏家造了孽。”
  “啪”,轻脆的声音响起,同时还有男人的吼声:“我倒真希望没有这个儿子。”
  女人楞了,捂住右脸号哭起来:“好啊,你敢打老婆了。真是行啊,打吧,打死我省心。你好跟别的女人鬼混,好跟你的亲爹‘处理品’去。妈的,儿子就是‘处理品’害的,没准这回也有那个缺德鬼的份。”

  听着女人的骂声,一个念头再次涌上男人脑海:这次的事真和他有关吗?应该不会吧。他怎么能知道那个逆子的行踪?可是当晚公丨安丨局长给他敬礼,还说他立了大功,又从何说起,难道仅是巧合?巧合的是,他还知道逆子跑出来了,就是我前几天告诉他的。我本意是让他防着报复,是在接到丨警丨察部门通知后,第一时间告诉的他,难道他转而盯上了逆子?
  越想越乱,男人猛的拉开卧室门,走了出去,又打开家门,下楼而去。
  身后传来女人的哭号声:“挨千刀的,小心着点,别让汽车撞死……”
  前几天,举报的事平息了。近几日,盗墓嫌疑人的身份也没有了。虽然那个失联的事是个隐患,但楚天齐也没太当回事,因为和那晚有关的就一件事——墓碑丢失,现在案子已破,那晚的事也就没人提起了。
  心情放松了,效率也显得高了好多,楚天齐把全部身心都放到了工作上,放到了对招商引资以及开发区发展建设上。
  从近几日反馈的情况看,和企业谈判取得了重大进展。已经有大大小小十二家企业到开发区考察过,而且几乎都在考察后,就和开发区谈了好几轮,好多家谈判代表还与楚天齐见了面。有几家开始商讨着签订意向协议事宜了。
  时间已经到了五月底,还有一件事也到了提上议事日程的时间,那就是支付第二批征地补偿款的事。现在离支付时间看着还有一个月,但能不能按时足额发放,完全是个未知数。这不只是取决于县里有没有钱,而是县里能不能再按比例出钱。
  楚天齐可知道,老百姓的征地补偿款,一共领取了两次。两次合计相当于总额的百分之四十,还有大约百分之六十没有支付。但县里已经实际支出了百分之七十多,除了支付老百姓外,另有百分之三十多都被一些人挥霍或变成坏帐了。
  按照当时总补偿款计算,县里还能出百分之三十左右,据说已经做进了今年的财政预算,但另外亏空的百分之三十却还没有任何预算。而且据徐副县长说,今年的这部分预算,是上半年一半,下半年一半。在二月底的时候,已经付了一部分,那在六月底前还能拨多少,就不好说了。
  在去年处理上丨访丨的时候,楚天齐不知道好多内情。等到弄清帐目后,他就多少有些犯愁,但当时刚到开发区,处理人员关系、鼓励士气等工作占用了好多精力,也就没有过多思考这个事。在二月底的时候,尽管费了一点周转,但在二月最后一天终于兑现了第一阶段的支付,他暂时放了心,把精力投入到了其它工作上。
  看着离六月底还有四个月,可转眼已经过去了三个月,楚天齐不能不考虑第二阶段的付款了。便决定去找领导问问。
  楚天齐坐车到了县政府,徐敏霞不在办公室。一打电话才知道,她出差了,她建议楚天齐去找一下县长。
  虽然楚天齐认识郑义平比较早,郑义平对楚天齐也比较照顾,但人家毕竟是县长,工作很忙,而且也比较严肃。所以,他一般情况下,不去麻烦郑义平,而找徐敏霞多一些,徐敏霞似乎也比郑义平随和的多。可徐敏霞说她至少得一周才能回来,而且她也得去催县长,楚天齐只好去找郑义平了。
  到邹英涛那里一打听,说县长一会儿要出去,现在可能有一会儿时间。邹英涛进去汇报后,出来告诉楚天齐,让他进去,但县长只有五分钟时间。
  时间紧迫,容不得细想,楚天齐来到县长办公室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吧。”里面传出郑义平的声音。
  轻轻推开屋门,楚天齐进了屋子。当他关上屋门,到了办公桌前面的时候,郑义平仍在低头写着什么。
  县长没有故意晾着楚天齐,一边写着,一边说了句:“稍等一会儿,你先坐。”
  领导还在忙着,楚天齐自然不会坐,就一直站在那里。
  没多大一会儿,郑义平就抬起头,问了一句:“小楚,开发区工作进展怎么样啊?听说有了一些起色?”
  刚才等候时间虽然不长,也许仅两分多钟,但对于楚天齐却显得太漫长了,他一直在惦记着五分钟之限呢。本想着一上来就说要钱的事,可县长已经问话了,自然不能不答。便说道:“有一些进展,但实质性的成果还没有,不过开发区整个精神面貌不错,大家干劲很足。但是……”

  “那就好,说明你领导有方啊。”不等对方说完,郑义平已经接过了话,“当时起用你,还是有不少的争议,阻力也不小,从目前你的表现来看,还是不错的。不过正如你所说,有精神头儿固然好,但还是要拿数据说话。以引进投资额的多少说话,才最有说服力,也是客观形势所逼。否则,光是看着热闹,达不到文件要求的话,开发区还得撤消,整个工作还会被全盘否定。当然,有压力是正常的,也不要让压力压的喘不过气来,可以把压力分解,多调动副职和部门负责人的积极性。”

  楚天齐点头应承:“是,县长说的是。我对各位副职和股长很放权,他们也很尽职,全体人员也都很努力,人的因素现在不是问题。但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