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0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是如此,晚饭其实很简单,林齐鸣随后跟我介绍了一下他身边的这些东南局精英,算是让我们混了个脸熟。
  这帮人一开始对我的印象并不佳,不过到了现在,却都是心服口服。
  有本事的人,到了哪里都是受人尊敬的。
  席间林齐鸣谈到了那个叫做克拉克爵士的家伙,国内已经发了回馈过来,所以知道,这个人并非是血族十三氏族的人,而是属于一个很秘密的组织,叫做血友会。
  而那血友会宣扬的领导,居然是英国皇室已故的皇妃戴安娜。
  戴安娜王妃是威尔士亲王查尔斯的第一任妻子,也是威廉王子和哈里王子的亲生母亲,她于1981年7月29日与查尔斯亲王结婚,1996年8月28日解除婚约,1997年因车祸死于法国巴黎。
  王妃与亲王之间的婚姻并不幸福,秉承着欧洲皇室的传统,大家都是各玩各的,据说王妃前后有过七位情人。
  最后一位叫做多迪·费伊德,是个贵公子,与王妃乘坐汽车时发生意外,一同离世。
  一开始车祸的认定原因,是因为受到狗仔队的追逐,为了摆脱跟踪,所以突然加速,最终发生了车祸。然而随后消息纷纷,有人传言是爱尔兰共和军所为,又有人指出其中五名狗仔队是受到了英国秘密社会,著名的兄弟会“共济会”的指派,还有人提出戴安娜已怀有身孕,为避免未来国王威廉有个异父兄弟,王室遂指派间谍机构军情五处和六处下了毒手……

  传言纷纷,还有一个说法,那就是戴安娜王妃仍然还活着,因为那次车祸,是在事发之后的四个小时之后方才公布的消息,足够隐瞒真相和改头换面了。
  戴安娜王妃之死,是二十世纪的重要谜团,我小时候也听过一些,没想到这会儿林齐鸣居然说出了这么一个秘密来。
  我有些惊讶,说是真的么?
  林齐鸣摇头,说我们在欧洲的力量不强,所以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并不知晓,但血友会的确存在,而且领导人的确也是一个女人,外号叫做王妃。
  我说看起来这个血友会很强啊,屈胖三说那个叫做克拉克的家伙,拥有血族大公的实力。
  林齐鸣听到,忍不住看向了屈胖三,说哦,屈小哥还见过血族大公?
  屈胖三那家伙嘿嘿一笑,说见过一些,嘿嘿,嘿嘿……
  他向来都不正经,说话骄狂,林齐鸣认真看了他一样,也不再多言,然后说道:“欧洲的形势混乱,被称之为‘血族大帝’的威尔冈格罗,与他的新冈格罗算是一枝独秀,不过最近烽烟四处,却正是这个血友会在其中挑头,据说血友会有兄弟会的背景;当然,具体情况,还得慢慢查……”
  我问那个克拉克爵士很厉害,在欧洲一带,应该是很有名的才对吧?
  林齐鸣笑了,说不错,克拉克全名叫做韦恩·克拉克,他曾经是著名的欧洲史学家和生物学家,在医学研究上有着深厚造诣,甚至还曾经获得过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提名资格,被邀请去过斯德哥尔摩,并且被英国王室册封为爵士,不过一直没有人知道他血族的身份,而他在戴安娜王妃死去的两个月之后,便突然间失踪了,再无消息。

  我有些诧异,说你确定是那个人?
  林齐鸣笑了笑,说能够合乎要求的人不多,这里也只是一部分的猜测而已,至于到底真实的情况怎么样,谁知道?
  他虽然这么说,但瞧见他笃定的样子,我便知道应该是差得不多。
  随即我又问道:“外逃的直升机找到没有?”
  林齐鸣说找到了,不过里面的人早已不见,也不能够确定里面到底是些什么人……

  我叹了一口气,说可惜。
  林齐鸣笑了,说港岛属于自治,我们在这里,也只是相当于帮忙,并不能够完全操控局面,所以能够有这样的结果,已经算是十分不错了。
  我一惊,说照你这么说,那抓到的那帮人该怎么办,难道由港岛这边处理他们?
  若是如此,只怕许鸣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啊?
  想想当年的世纪贼王张子强,抢劫杀人,无恶不作,甚至还绑架过李嘉诚的长子李泽钜和第二富豪郭炳湘,而即便如此,却还是因为证据不足而逍遥法外,要不是后来在大陆犯案,给抓获之后,一枪崩了脑袋,说不定现在还在港岛混得风生水起呢。
  林齐鸣明白我的担忧,笑了笑,说没事的,这帮人将会作为邪灵余案处理,并不会在港岛停留太久,直接引渡回大陆去。
  我说那些孩子也是?
  林齐鸣说对。
  我有些怀疑,说会不会有麻烦?
  他说麻烦肯定是有的,不过今天在孤儿院地下基地里面发生的事情,也足以让这边的高层为之震惊,这可不是他们能够掌控的局面,最好的结果,肯定是移交给我们了。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又问道:“那些孩子,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林齐鸣不答反问,说你觉得呢?
  我思索了一下,然后小心地说道:“虽然有的人被洗了脑,但并没有犯下错事,我觉得还是有教育的可能,但是有的人手上已经满是鲜血了,如果再引申什么未成年保护的条例,岂不是给他们合法的杀人庇护?这事儿得好好处理,不能一刀切才行……”
  林齐鸣笑了,说你放心,这件事情呢,我已经跟上面通报了,总局对此十分重视,会派专门的队伍过来接收,那些该接受惩罚,那些可以再教育,都会有专家进行跟踪和负责的。
  我说如果那些孩子没事了,将会怎么处理?
  林齐鸣有点儿严肃起来,沉思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道:“上面暂时还没有一个说法,不过我的想法呢,是这些孩子很特殊,毕竟心里都受过创伤,一时半会儿回归不到正常社会,所以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过渡,一部分人在心理测试过关之后,可以回归正常社会,而另外一部分人,我们部门有专门的培训学校,可以直接转到那边去……”
  听到林齐鸣的回答,我这才想起来,这帮孩子里面,有许多都是许鸣从各个收罗而来,并且拥有修行资质的人,并且也已经有了一定的修行基础。

  这些对于社会来说,是拥有一定危害潜能的孩子,但是对于宗教局这样的特殊机构来说,其实一块美味的肥肉。
  如果他们能够接受改造的话,必将又是一批新血。
  至于思想……
  还有什么组织,能够比我党更加擅长思想改造呢?
  我觉得除了苏联,基本上没有竞争对手了。
  不过如此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归属,我稍微放了一点儿心,然后跟林齐鸣谈起了Ben仔光的事情来。
  听到我谈起这个,林齐鸣皱了一下眉头,说你对这个Ben仔光了解多少?

  我说算不上了解,不过我觉得如果想要打击许鸣在港岛的势力,以毒攻毒、内部分化是一个不错的办法,现如今许鸣的危害,远远比任何人都大,他才是主要的矛盾,至于别的,我觉得可以适当放下……
  林齐鸣是个很谨慎的人,并没有立刻回答我,而是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这件事情,我需要调查之后再做结论,不过有一点请你放心,李致远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为所欲为了。”
  日期:2016-07-19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