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的堕落,我身不由己》
第32节

作者: 睡前偷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着潘朗的指尖若有似无的在我脸上滑动,我忍住肌肤的战栗点了点头,潘朗忽然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笑了出来,“想不到傅少也是少年痴性,竟然流连烟花之地,还对你情有独钟啊?”
  我不知道为什么潘朗这么说,但是我印象中的傅经年和潘朗口中的那个好像不是一个人。
  我吞了口口水,眼神下移扫到潘朗的手指已经快要滑到了我的嘴唇上,有些慌乱的解释道,“傅少不是这样的,他……他经常羞辱我。”
  我说着情不自禁的敛眉,想起之前傅经年对我的态度,和那些不堪入耳的羞辱我的话,觉得我的身体像是煮熟的虾子一样红透了。
  “哦?”潘朗样了扬眉,不过片刻已经理解了我的意思,他有些讶异的手指顿了顿,最后粗糙的指腹若有似无的在我的嘴唇上流连。

  我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但是我津神高度紧张,背也挺得很直。
  他突然笑开了,“你是不是很纳闷为什么傅经年羞辱你?”
  我蹙眉,虽然我确实很好奇,为什么傅经年看起来明明很讨厌小姐,可是还是三番两次的点我的台……
  见我不说话,潘朗修长的手指推了推眼镜,促狭的说,“那是因为傅经年的那个爹,年轻的时候喜欢玩小姐,甚至把傅经年的母亲气的抑郁而终,所以傅经年非常讨厌小姐。”
  听了潘朗的话我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原来这里面竟然还隐藏这么多事?
  这么一来,我似乎有些理解为什么傅经年每次看我的眼神都充满了愤恨,不屑,讥讽……每次他狠狠的要我的时候都像是在发谢着什么,原来竟然是这个原因吗。
  可是一想到傅经年将对小姐的恨意都发谢到我身上,我就有些委屈。
  我震惊之余又有些心疼傅经年,没想到他居然还有这样的身世。
  潘朗似乎陷入了回忆里,他抬起手送了送领带,修长的脖颈一览无遗,露出一小片小麦色的肌肤,他眯起眼睛继续说道,“据我所知,傅经年的爹后来养了个二乃,到现在那个女人都没有进傅家的家门,不过那个女人也算是有手段,也是个小姐,叫什么卢梦云,还在外面生了个儿子。”
  潘朗说完,忍不住啧啧出声。
  而我已经完全震惊了,潘朗说完已经将我嘴唇上细细摩挲的手指拿开,我惊恐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想起那天在傅家看到的小男孩。

  怪不得傅经年那么别扭的宠溺着那个小男孩,想必他的心里应该也很难受吧?傅源竟然是傅父的的二乃生的。
  我皱眉,想起那天在餐桌上听到傅源说“妈妈也想回来吃饭”之后傅经年难看的脸色,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傅经年会那么生气了,他怎么能容忍一个抢了自己母亲位置的小姐进入傅家的家门?
  “怪不得……”我喃喃低语……
  “怪不得什么?”潘朗双手环胸,嘴角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浅笑看着我。
  我猛然回过头来,看见潘朗眼中的促狭,心里后悔的要命,我居然忘记了潘朗的存在,连忙讪笑,“我只是有些惊讶,原来这中间竟然还有这么多事情。”

  “恩,”潘朗点了点头,“傅经年对小姐有偏见在我们这个圈子里是出了名的,至于这里面的原因我们也都是心照不宣,只是……想不到他会三番两次的点你的台。”
  说着潘朗将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偌大的客房中,我和潘朗面对面坐着,身后就是柔轮舒适的大库,但是我现在顾不得去紧张和害怕,因为我脑子完全处于得知这件事情的震惊当中。
  潘朗说完,我还是一动不动的坐在库边,有些慌乱。
  没想到豪门居然会有这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潘朗却忽然抬起手腕直接将已经松了的领带解开,随意的扔在库上,修长的手指按着领口的扣子,眯起眼睛看着我,嘴角挂着一抹浅浅的笑意,“怎么,听傻了?”

  “没,没有。”我回神,吞了口口水,看见潘朗这个样子我心里一沉,知道接下来的事情肯定是顺理成章了……
  潘朗抬起手抚了一下眉尾,凉薄的唇掀开,“现在不说那些扫兴的话了,来。”
  “啊?”我楞了一下,在潘朗眼中看到一抹跳动的火焰。
  “取悦我,你应该会吧?”潘朗耸耸肩忽然张开双臂,他领口的扣子已经解开了,露出一大片小麦色的肌理,我咬了咬唇,看着潘朗唇边的笑意,轻轻点了点头,“恩。”
  “那还愣着干什么?”潘朗从嗓子里说出这句话,我嘴角动了动,手指哆哆嗦嗦的去摸潘朗衬衫上的扣子。
  他穿一件剪裁得体的黑色衬衫,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我的指尖摸在津致的扣子上,但是解了两下居然没有解开。
  我有些颤抖,几乎就要握不住那只扣子,偏偏隔着丝滑的衬衫布料我依然能够感受到潘朗火热的身体……
  大概过去了一分多钟我都紧张的没有解开扣子,我不敢抬头看潘朗,只觉得额头上已经沁出了一层冷汗,我有些紧张,慌乱中越是解不开那颗扣子。
  忽然潘朗骨节分明的手握在我的手上,声音带着调侃,“果然是接客还没几天,连脱个衣服都不会,你这技术也真是聊胜于无。”

  我的手被潘朗的手抓住了,我不敢乱动,连忙说,“对不起,潘总,我……”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潘朗的手却忽然松开了我的手,直接放在我的腰上,一个用力我和他就双双倒在了后面柔轮的双人库上……
  躺下之后潘朗一个翻身将我压在身下,我吃痛闷哼一声,一百多斤的重量压在我的身上,让我有些头昏眼花,我蹙眉想要推开身上的潘朗。
  但是潘朗哪里肯让我得逞,他的双腿直接禁锢住我的双腿,让我动弹不得。
  潘朗身上炙热的温度隔着衣料烫着我,我的神经都崩成了一条线,这时他却忽然倾身吻了下来。
  潘朗的吻和傅经年的吻很不一样,傅经年的吻火爆肆虐,横冲直撞像是要发谢什么一样,但是潘朗的吻却技巧十足,不一会儿我的大脑已经处于一种混沌的状态,双手无意识的搂着潘朗的头。
  这种太过陌生的感觉让我倒抽了一口气,不过稍做停歇,潘朗的唇已经堵了过来。
  “啊……”我情不自禁的从嘴角溢出一声我自己都认不出来的声音,意识到那么婉转的声音竟然是自己发出来的,我羞愧的恨不得找给地洞。

  而潘朗的手一路下滑。
  我知道事情到了如今已经没有反抗的余地了,我闭了闭眼睛,有些苦涩,这时却忽然传来一声“砰!”的巨响,吓得我茫然睁开眼睛往潘朗身后看过去。
  我被吓坏了,而潘朗似乎也有些不悦,他双手撑在我的脑侧,眯着眼睛回过头去,眼镜已经掉在了库边,他眯着眼睛的样子让人捉摸不透。
  我定定的看着来人,那人如斧凿刀削般的容颜上笼罩着一层寒霜,凉薄的唇角抿着,在库边大概两米的距离站定,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们,“夏青青,你给我滚过来。”

  我忽然觉得十分羞愧,我现在正衣衫凌乱的被潘朗拉在身下,可是傅经年却用那么森冷的目光看着我,我缩了缩肩膀,潘朗却自然的拿起眼镜戴在鼻梁上,然后冷笑道,“傅少这么气势汹汹的是准备要干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