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6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思索了一下,卜美玉详细地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训练强度方面,我个人认为是没有问题的。从野外生存测试是可以看得出来,101小队五名战士的体力素质都很过硬。如果降低训练强度,我担心达不到既定的目的。再一次,既然咱们是带有实验性质的集训,那就更应该坚持高强度的训练力度。不往极限搞,得出的数据也很难为以后制定训练大纲提供有力的依据。发言完毕。”

  陈韬缓缓点头,也不知道是肯定卜美玉的看法,还是表示知道了得意思。他看向唐河,问道,“唐参谋,你来说一说。”
  唐河标志性地呵呵地笑了笑,说,“组长,我这边的没有什么问题。”
  陈韬却是说,“我没问你有没有问题,你负责的技术方面的训练,强度大小虽然影响不到,但是也要考虑进去。”
  “明白!”唐河收起笑脸,思索了几秒钟,说,“我赞同卜班长的意见。不过我的理由不太一样。”
  他微微清了清嗓子,说,“咱们的训练项目和强度,实际上比特大采用的还要低上一些。按理来说,他们毕竟是普通步兵,就算改革方向是可以执行空中突击作战任务的新型步兵,那么稍低一些的强度也是完全足够的。不过,这几个兵是第一批受训人员,这第一批人员,我个人认为,尽力出顶尖的精品是比较好的。我的发言完了。”

  卜美玉和唐河都赞成维持现状,虽然各自有不同的理由。
  陈韬依然还是没有多说什么,他看向薛猛,说道,“小薛,你来说一说。”
  “组长,我说合适吗?”薛猛问。
  陈韬两眼一瞪,“端正态度。”

  “是!”薛猛挺了挺腰板,认真思考起来,干脆利落地说道,“我认为训练强度不好定一个硬性的标准。我的理由是,人不是机器,身体状况是时刻在发生着细微的变化的。所以我建议,灵活地运用训练强度,适时地进行调整,尽量做到在恰当的时候进行最合适强度的训练,以达到训练目的!发言完毕!”
  陈韬缓缓地重重地点了几下脑袋,很明显了,他倾向于薛猛的看法。敲了敲桌面,他说道,“我认为灵活运用比较妥当,该增加的时候不留情,该降低的时候也要给出点爱心来。这方面的尺度,主要是靠你薛猛和你卜美玉两位具体掌握。我只有一个要求,今天的事情不能再发生,你们也要尽量不让他们进医疗队,但是又不能降低训练标准。总而言之一句话,靠你们把握。”
  薛猛一下子就傻眼了,他提的这个建议等于是搬起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按照组长的说法,这中间的度,可不容易把握!
  卜美玉也是略微苦笑地看了薛猛一眼,心想,排长肯定没有想到这一茬,夹心饼干可不好当!
  唐河就轻松多了,他负责的都是技术上面的教学,影响是真心不大。
  “好,进入下一个议题。”陈韬敲了敲桌面,扫视了大家一眼。
  薛猛和卜美玉都微微低下头来,唐河稍好,毕竟他不是前线军官,感受没那么深。一想起野外生存那档子事情,薛猛和卜美玉就觉得浑身不舒服,仿佛往日的不堪被人毫不顾忌地掀开,全部都暴露在太阳光之下。

  他们俩一个被“打死”一个被“俘虏”,也许算是个人军旅生涯之中的最大的“污点”了。
  “这儿没别人,我坦白跟你们讲。”陈韬沉声说,“如果你们心里这关过不去,你们不适合待在现在的位置上。”
  两人看着陈韬的表情,知道陈韬没有开玩笑,都纷纷直起腰板来,收起了其他心思。
  陈韬缓缓地沉声说,“你们接受不了,是因为101小队几个兵跟你们不是在同一个档次的对手,对吗?片面,片面!为什么不换个角度想一想?咱们占尽天时地利与人和,依然败在了那几个兵的手下,为什么?”
  “因为我们的战场意识淡薄!因为我们没有把对抗当成战争!”卜美玉断声说道。
  “王政委上课讲过的我不多重复,你们一个是干部一个是资深士官,我想思想教育课,不用我来给你们上。总不会,你们连那几个兵的思想觉悟都比不上吧……”
  最后一句话意味深长,提醒着薛猛和卜美玉,101小队的自我调节能力和思想觉悟去到了哪一步。
  不要忘了,最终是101小队主动走出来,然后走出了指挥营地,然后从指挥营地的正门进入,以这一种方式宣布了野外生存加对抗的结束,同样的,101小队也在用这种方式表达着自己的情感。
  就算是死,也要站着光明正大地死!
  当时的情况,在李牧的心里,只要他答应了陈韬,那么101小队就等于全体阵亡。李牧答应了陈韬,因为他开始开窍了——在没有能力改变环境之前,必须要不断适应新的环境然后进步然后积攒改变环境的能力!
  妥协,也是一种艺术!
  归根结底,陈韬开这个短会,重点在第二个议题——教官们的心态,尤其是薛猛和卜美玉。
  如果他们俩的心态不能调整过来,在训练当中掺入了个人情感,尤其是仇视101小队成员的情感,后果如何是难以想象的。陈韬甚至一度动过撤换掉他们的念头,最终还是冷静地打消了。

  薛猛深深呼吸了一口,陈韬的态度很明显了,如果自己没有信心跨过心里那道坎,那么自己最好主动请辞教官这个职务。
  “组长,我以军人的荣誉向你保证,我一定会尽快克服掉不好的情绪,绝对客观地当好教官!”薛猛猛地站起来,挺着胸脯下保证书。
  卜美玉见状,也站起来,断然说道:“组长!赌上我的个人荣誉!我一定会教出五名优秀的精确射手!”
  唐河一看,不表态不行了,他也站起来,“组长,我保证尽我的全部能力进行教学!”
  陈韬终于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深夜,约莫凌晨一点许,老营房黑漆马虎的一片。
  101室内,最里面是茅坑加洗漱间,而且就靠着窗户。这样布置的好处之一是通风好,好处之二是可以保持良好的卫生。这之二有些奇怪?且听我解释。
  这到了冬季吹的是西北风,也就是说,如果洗漱间没有打扫干净卫生搞不好,味儿就全跑卧室那块去了,你想不好好整都不行。

  石磊蹲在茅坑里,憋得满脸通红。
  蹲了有十来分钟,腿都麻了,还是没下去。
  李牧爬起床走到门口,“石磊。”
  “班长。”石磊低声回应。

  “拉不出来?”李牧问。
  “是啊。”石磊轻声抱怨着,“他-妈-的真是见了鬼了跟新兵连似的。班长,你还记得新兵连那会儿不?”
  日期:2016-03-04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