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799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也是我应该做的啊,你千里迢迢来为燃翼县的人民群众谋福利,总不能让你百忙之中,还要操心一些生活上的杂事吧?”陈娟接这种话那真是毫无压力,“把你各方面都照顾好是我的职责,我只有把你服务好了,你才能全身心的为燃翼人民服务,才能造福燃翼人民。”
  “你呀,吃个饭也能扯上这么一通大道理!来,敬你!”张文定哈哈一笑,又举起了杯。
  陈娟赶紧端起酒杯:“我敬您……”
  不知不觉中,一杯红酒已经喝了一半,陈娟的脸在灯光的映衬下已经红了,分不清是脸红还是灯光红。
  她轻喝了一口酒,见张文定一脸轻松的样子,便放低了声音,温柔的对张文定说:“张书记,你还是直接叫我名字吧,或者小陈、小娟都行,叫陈主任有点,有点正式了。”
  张文定一听,心中一荡,随口就道:“呵呵,你不也是叫我张书记么?”
  这话一出口,张文定又后悔了,怎么又没控制住自己,仿佛又跟白珊珊在一起的时候一样,话里话外,时不时就会冒出些让人容易想歪的味道来。
  这个话,张文定说得比较无心,可陈娟毕竟不是白珊珊,顿时就有点不知道怎么接了。
  刚才,她本想表示一下自己的心意,却没想到张文定给她出了这么一个难题。
  好在,陈娟虽然有点为难,但并不是完全无法应对这个问题。
  她优雅地笑了笑,掩饰住了心里的慌乱,轻言轻语的对张文定道:“啊,那,那我以后不叫你张书记了?那,那叫你什么?”

  不好回答的问题,那就反问对方嘛。混官场的,对于这种踢皮球的手法,自然是相当娴熟的。
  只是陈娟没想到,张文定的皮球踢得比她更好,直接就来了一招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哈哈,你说呢?”
  今天晚上并非只有巴厘岛这个房间在谈笑风生,位于县城中心的另一家酒店里,也有一男一女单独在一起吃饭,只是这个两个人吃饭却是为了工作。
  团县委书记,燃翼县官场中有名的胸器贺小芳此时正和张文定的秘书刘浩正面对面坐着。
  贺小芳早就想请刘浩吃个饭,张文定的势头是越来越猛,她要早作准备了。
  其实,她能够当上团县委书记,据说是吴忠诚出力的结果。
  但燃翼的传言中,有说贺小芳是吴忠诚的人,也有说她不是吴忠诚的人。

  只是有一点是确定的,不管她是不是吴忠诚的人,都对吴忠诚没多少忠诚度可言,甚至当初教育局那事儿,她就推波助澜了——麻长风的倒台,贺小芳也算是出过力的。
  别人怎么说,贺小芳管不着,但她自己明白,对吴忠诚,她心里是很不满的。
  她早就想要一个实权位置,可吴忠诚倒好,给她的位置却是相当不给力,县总工会副主席,然后县妇联主席,现在又是团县委书记。
  擦,跳来跳去,就没跳到一个油水充足权力实在的地方,贺小芳的恼火可想而知。
  这三个职务都让她恼火,所以也就不怕得罪吴忠诚了,反正她的位置就那样,吴忠诚如果想再调整她的工作,给个更差的位置,大不了去县文联当主席或者党组书记。

  那比她现在也差不了多少嘛。
  反正在吴忠诚身上无望了,那倒不如赌一把张文定,毕竟张文定年轻有冲劲,而且刚来就敢于发声,说不定以后真的能够撑起燃翼的一片天呢?
  至于姜富强,这个县长还真没放在贺小芳眼里——张文定没来的时候就被吴忠诚压得死死的,现在也只敢跟在张文定后面发声,这样的人有啥值得追随的?
  她觉得,张文定压过吴忠诚是迟早的事——最起码,张文定才来,而吴忠诚已经在燃翼呆了太多了。
  基于这个原因,她觉得,省委肯定会调整吴忠诚的工作,不会让吴忠诚一直在燃翼当县委一把手的。
  所以,她要提前作准备。

  但是,这个准备,也不是那么好做的。
  贺小芳清楚的知道,她现在想靠上张文定并不容易。毕竟上次的事情,并没有给张文定留下一个好印象。
  于是,她就想到了从刘浩身上下工夫。
  刘浩早就听说过贺小芳,也认识贺小芳。这个大名鼎鼎的团县委书记,在县委还不知道有多少她跟某位领导的传言。
  不过,刘浩很聪明,他从不打听,也不讨论,当贺小芳找上了他,他就没有推辞。

  因为他明白,老板在燃翼没有什么人可用,而他这个秘书,就有责任帮老板牵牵线搭搭桥,让老板尽快在燃翼打开局面。
  不管怎么说,贺小芳也是个正儿八经的科级干部啊!
  值此用人之际,有人主动投诚,还是要先探探路子,不能直接往外推。
  在包间里,刘浩丝毫都没有摆自己副书记秘书的架子,随手拿起茶壶就要给贺小芳倒水。
  贺小芳赶紧伸手拦了一下,嘴里道:“刘主任,自己来,自己来。”
  刘主任这个叫法,是抬高了刘浩。
  其实刘浩并不是县委办的副主任,甚至就连副主任科员都还不是,但毕竟是副书记的秘书,贺小芳也不好叫他小刘。
  对于体制内的人叫他刘主任,刘浩心里还是很舒服的,但却不敢生受。
  不过,现在只有他和贺小芳在场,而且,他还不能让贺小芳觉得他不太容易接近,所以也只能生受了这个称呼。
  当然了,口头上的客气,刘浩还是要讲一下的,并且又坚持了一下要倒茶,贺小芳还是不让,正准备叫服务员的时候,服务员却很有眼色的接过了茶壶,给两人杯里都倒上了。
  等服务员倒完茶水,贺小芳问刘浩想吃什么,刘浩笑着说:“贺书记,你直接点就是了,我吃什么都行。”
  “你经常跟在领导身边,对吃的肯定比我在行,我乱点几个菜,就是不知道你习不习惯。”贺小芳不再推让,点了几个菜,便让服务员下去准备了。

  其实刘浩很明白,如果自己不是张文定的秘书,这个女人是绝对不可能请自己吃饭的,自己就算是借着姨夫的势捞上个一官半职,那也不可能超越了贺小芳。
  在县里,副科级就算是个人物了,想上正科,那难度不是一般的大,更何况他现在连副科都还不是呢。
  他相当清楚,现在自己是张文定的秘书,贺小芳巴结到了自己头上,目的肯定只有一个,那就是张书记。
  刘浩听过有关于贺小芳的各种传闻,对贺小芳还是有些忌惮的,所以即使他答应了贺小芳来吃这个饭,也不会跟贺小芳有太深的交往。

  这女人没人敢跟她交心啊!
  当然了,不交心,并不代表就不能利用了。
  贺小芳看着刘浩,微笑着道:“刘主任,其实我老公和吕县长是本家,算起来他比吕县长还低一辈。按这个算起来,你还应该要喊我喊嫂子。呵呵,这段时间张书记忙,你也累的够呛吧,看得我这个嫂子都心疼,今天好好放松放松。”
  这话让刘浩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擦,这就攀上亲戚了?

  日期:2016-12-22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