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60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一直认为荣誉是依靠自己,汗水或者鲜血,乃至于生命,去博取的。”李牧说。
  “非战争年代,我们得尽量活得像人,而不是战争机器。”陈韬语重心长地说道。
  李牧陷入沉默。
  良久,李牧问,“是不是,今天一过,我在你眼里就只是一个探索新型训练方式的工具,包括我的弟兄们。”
  “我也是。”陈韬看着李牧回答。
  李牧缓缓点头,“我明白。”

  他抬起头看着陈韬,“我们可以吃点热食吗?吃完了我们就出来。”
  陈韬笑道,“你偷药品的时候,为什么不顺手弄点吃的?”
  “忘了。”
  “很好。”
  陈韬点头,“我让炊事班给你们送早饭过去,好好的吃。明天,针对你们的特训就会正式开始。”

  “估计跟特大的训练内容差不多吧?”李牧说。
  “肯定是会有一些差别的。”
  陈韬站起来,举步离开。
  李牧又坐了一分钟,起身走过去,把大衣还给那名哨兵,随即回到了帐篷里面。
  艾青说过,梦醒了千百里,醒来还是在床上。
  三天前的那一场野外生存,之于李牧仿佛就是一场醒了就忘了的梦。或者只有遗留在被子上面的精斑才能说明一切。
  结束,撤回,休整,总结,开训,在一天之内完成。

  首长们都没有接见101小队,还不是时候。甚至连冯玉叶也没有被批准101小队见面,除非到需要她这位心理学教官出场的时候。
  关于这场由野外生存转变而来的事实上被视为第三旅和特种作战大队之间的对抗,最终是一个什么样的结论,其实非常的简单。
  陈韬将对抗变回了野外生存测验,对101小队五名战士的开训之前的测验。既然是测验,就不存在胜负这一说。这样的结局,让双方都能够接受。余小强不是不在乎荣誉,而是他知道第三旅已经狠狠的扫了特大一个耳光,在首长面前获得了绝对满分的成绩。而王政委,就算没有人会说特大输了,但事实就是事实,别人不说,不代表自己就能心安理得掩耳盗铃。
  野外生存结束第二天,特大全体人员被王政委集中起来从早到晚开了整整一天的大会。会议的主题只有一个——战场意识。
  特种兵们随便扒拉出来一个都能把101小队中的任何一名战士给干趴下,论能力,他们远超101小队成员。因此,绝不是作战能力的问题,而是思想意识的问题。
  根源在思想意识。
  101小队把野外生存以及后面的对抗当成了生死存亡的战争,而特大的特种兵们,自始自终都依然没能摆脱“训练”的束缚。
  特种兵们的败北,因此毫无任何夸张的成分。

  可想而知,在未来一段时间里,王政委一定会往死里地猛高特种兵们。并且绝对不是用钢丝球刷马桶那样简单。特种兵们悲惨的日子是可以预见的。
  特大会知耻而后勇。
  特大新营区和老营区只隔着一条绿化带,在绿化带的那边,101小队的特训也正式展开。
  回到特大营区第三天,为期十五天的封闭式体能训练正式拉开了帷幕。
  于是薛猛有了出一口恶气的机会——他是体能教官。
  “一号,你们广州真是个好地方,哪儿哪儿都好,什么都有,好吃好玩,天堂似的。”薛猛对李牧说。
  早饭过后的上午操课时间,这里是体能训练场,并且是已经被特大弃用的老体能训练场,杂草长得有二三十公分高了。
  竖着一排直径有差不多三十公分粗的圆木,一头深深地打进了地下。101小队五名成员单脚站在圆木冲天的横截面上面,另一只脚搁在了站立那只脚的膝盖上面,双手合十,呈单脚蹲马步的态势。
  那圆木竖起来约莫有三米高,他们要自己爬上去站好。
  如果坚持不住了,那么就会摔下来。三米的高度,下面是松软的杂草,兴许不会摔得很痛。
  远处山头上进行班组战术训练的特种兵们可以远远地看到这边的情况,,他们非常的惊讶,因为就连他们,也没有这么训练过。单立马步,而且是在三米高空,落脚的地方仅是圆木的横截面。这种场景似乎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出现过,但早已经废弃不用。
  军人未必必须人人都要是武术高手。

  但陈韬的想法不一样,既然未来现代化地面战争对步兵部队提出了更高更严格的要求,那么更加强悍的体力素质绝对是一切作战技能的坚强的基石。
  摸着石头过河,首先要做的就是伸出手去,然后才能摸着石头。
  差不多有十分钟了。
  李牧心里暗暗算着时间,对薛猛的话充耳不闻。就在刚才,薛猛对石磊说话,石磊回应了,换来的是再加三分钟,不然此时是可以进行休息了。
  “一号,我在跟你说话。”薛猛又说。

  李牧权当没听到,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平缓,尽管左腿严重发酸并且开始发抖。
  “很好。”薛猛指着李牧,扫视着其他人,“因为一号的不礼貌,再加上三分钟以示惩戒。”
  顿时,包括李牧在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薛猛的脸上,如果目光有攻击性,那么薛猛早已经被他们的目光给撕成的碎片!
  只能忍着!
  “四号。”薛猛笑着转向石磊,“我看到你的腿抖动得很厉害,怎么样,要不要下来休息休息?”

  石磊差点就张嘴说好啊,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目光移开,平视前方,远处是一座跟秃顶脑袋一般的山峰,有小半截在清晨的云雾之中。
  “五号,你的病还没有完全好利索吧?我特批你提前休息,绝对不诓你。”薛猛真诚地看着林雨说。
  林雨面无表情,目光也落在秃顶山峰上面,就当薛猛嘴巴里吐出来的是屁。
  “怎么,不识抬举啊?”薛猛眯起眼睛来,“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你就站着吧!”
  大家都明白了,薛猛从一开始就是在故意的拿话来刺激大家,好让自己出错认怂。
  笑话,在手下败将面前认怂?
  这是101小队所有人坚持下来的理由。

  十二分钟了,已经超过了李牧的极限,更别说其他人。要知道,这是他们第一次进行这样的训练,能够坚持到现在,非常的不容易。
  薛猛微微笑着说,“我在广州体院学习的时候,人家武术班的学生单立扎马步随随便便都能站个十几二十分钟。你们看上去连外面学生都不如啊!”
  这话绝对有水分,但是101小队没人知道到底是什么标准。
  汗水不断地从额头、后背、胸膛等地方冒出来,然后顺着往下滑,李牧甚至非常清晰的感觉到汗水从后背滑落到尾椎那里的整个过程。支撑着整个身体的左腿膝盖弯处仿佛只剩下一条线,细细的线,似乎下一秒钟那根线就会被压断,然后整个人朝后倒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