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753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书记,我觉得您把这诗挂在办公室有些不妥,弄不好会让某些人心生误会。还是挂家里好些。”文秘书长说。
  “怎么讲?”

  “虽说您裱这首诗,抒发的只是一种心情,可别人不见得会这么看。”文秘书长说完后看着华子建,“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可能有点……”
  文秘书长话未完,就被华子建打断了,“文秘书长啊,你的这种担心其实在选这首诗时我就想到过,可最终,我还是选了这首诗。一是我确实很喜欢这首诗,二是形势所逼啊。这一周来,一些干部对我的态度你也看到了,一些人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我这个市委书记的位子要想坐稳并干出点成绩,没有霸气,怎么可以,现在也只有这首诗,才能一表我现在的处境和心境了。”
  华子建话语间带着些无奈。
  想了想,华子建说:“文秘书长,你给样市长打个电话,请他来趟我办公室,我想和他商议一下下一阶段的工作。”
  华子建叫杨市长来,除了谈工作外,还想趁机摸摸杨市长的“脉”,杨喻义在北江市工作时间长,又是北江市人,他在北江市的社会关系可以说是盘根错节。自己这个市委书记要想在北江市有所作为,没有杨喻义这个市长的配合,那肯定是一事无成的。
  所以,眼下他要做的,就是弄清杨喻义的真实想法。
  文秘书长正要去打电话,华子建的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华子建一看来电号码,是市长办公室的电话,文秘书长要去接,被华子建拦住了,说:”我来接吧,很可能是杨市长打来的。”
  没错,打来电话的正是杨喻义,说有事情要当面向华子建汇报。
  “杨市长要过来?”华子建挂完电话后,文秘书长问道。
  华子建点点头,说:“是啊,说有事找我谈。”

  文秘书长抬眼看了看墙上的那幅字,似乎在思考什么。他的这一举动被华子建看到了:“秘书长,在想什么呢?”
  “华书记,我在想等下杨市长看到这幅字后会说些什么呢。”停了一会儿又说道,“华书记,杨市长找您是什么事情呢?”‘
  华子建摇摇头说:“没说,我也没问,来了才知道。”
  两人又谈了一会,杨喻义过来了,华子建注意到,杨喻义进门看到那幅字时,脸上的表情瞬间浮过几丝异样。不过,杨喻义很快就把那几丝异样之色收起来了。

  进了办公室后,杨喻义没有马上坐下,而是走近那幅字,看了几秒钟后方坐了下来。
  “华书记,那幅字什么时候挂上去的?”杨喻义指着字幅问道。他非常清楚,这堵墙一直是空白的。他也曾跟秋紫云提过挂幅字画什么的,可秋紫云说什么都不挂,简简单单,洁白无瑕,跟做官做人一样,最好。
  “今天刚挂的。感觉那墙有些空,就叫文秘书长给我选了首诗给挂这了。”华子建离座,走到办公室中央看了看那幅字,然后,和杨喻义坐在同一张会客沙发上。
  文秘书长马上听出了华子建的意思,说:“是我选的。杨市长,觉得这诗怎么样?跟华书记的办公室的风格还匹配吧?”
  华子建看着杨喻义,等待杨喻义回答这一问题。

  杨喻义笑笑,说:“文秘书长,这你可问错人了。我就是一个诗盲。不管是古体诗还是现代诗我一概不懂。”停了会儿,接着说道:“诗我不懂,但对字还是略有研究的。宫老先生的行草在北江是出了名的,就是在我们省也是数一数二的。他的行草用墨酣畅、笔法明快,沉实遒劲,古朴厚重,拙中见巧,宽博大度,放纵开张,凝重洗练,让人印象深刻,过目不忘。而且宫老先生这人除了写得一手好字之外,也是满腹经纶,出口成章,由他来书写这一佳作,那是再适合不过了。”

  华子建见杨喻义只评字不评诗,便说:“说起诗我也不是很懂,无非就是言物咏志,再说我只是用来装饰一下办公室,应该没有那么多讲究的。”
  “文秘书长是中文系的高材生,他选的诗,肯定是好诗,这点华书记大可放心。”杨喻义看了眼文秘书长,说道:“华书记,今天我来找您是想跟您汇报一下省钢搬迁的事。”
  杨喻义不再谈诗说字,开始切入正题。文秘书长觉得华子建跟杨喻义谈事他待在旁边不太妥当,况且杨喻义刚才给他的那个眼神似乎也有让他回避之意,便借故离开了。
  华子建给杨喻义发上了一支烟,杨喻义却装作在思考问题,并没有帮华子建点上,华子建暗自一笑,自己点上后把打火机从茶几推给了杨喻义,说:“我也在考虑省钢的问题,最近几天太忙,还没顾的上过去看看,也不知道他们重组谈判的怎么样了。”
  杨喻义慢慢的拿起了打火机,给自己把烟点上,吸了一口才说:“谈判已经结束,合约也签了,外资方也把启动资金打过来了,那面新厂车间也开始修了,按说老厂的设备搬迁也应该动手准备了,光是拆卸设备,恐怕都要三两个月才能完成,现在的问题就是他们什么时候搬迁,省钢在这个问题上和对方有一点分歧啊,所以我想抽机会请华书记亲自和对方谈谈,尽快促成这件事。”

  华子建就眉头一皱,这杨喻义也有点太托大了吧?好像他是书记,自己是市长一样,工作由他来安排了,华子建瞬间又恢复了表情,笑着说:“难道杨市长都讲不通?”
  华子建的话是很刁钻的,看似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却让杨喻义不大好接,要说自己都没有办法,这岂不是表明了自己的无能,要说自己也成,那为什么要让华子建出面?
  杨喻义就顿了顿,说:“我最近有其他事情啊,所以也没顾得上过去,主要想让华书记你和他们认识一下,以后还要常打交道的。”
  “奥,不过我的意思是这样,最近我也有些事情,你先和他们见个面吧,要是谈不下来,我在出面,这样也有个层次感,你说对不对?”
  华子建有一次把皮球踢到了杨喻义的脚下,这倒不是华子建喜欢这种工作方式,而是他隐隐约约的感到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文章的,否则杨喻义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来处理。
  显而易见的,杨喻义是谈过,而且应该很艰难,所以他想让自己去接最后一棒,谈好了,那是他前期工作做的好,谈不好只能说明我华子建水平差,到北江市来的第一件事情都给人家办砸了,所以必须让杨喻义先谈,这样不管事情最后是什么结果,都能封堵上他的口。
  华子建心里还有另一层的意思在,自己这是第一次和杨喻义正儿八经的谈工作,那就一定要让杨喻义明白一个道理,这个北江市现在是自己做主,当然了,这是不能用太强硬的手段,但自己还是要表露出这个意思,不能让他养成习惯。
  杨喻义犹豫了好一会,华子建的这个委婉,但很坚决的决定让他明白了,坐在他对面的这个年轻书记,一点都不愚笨,他已经洞悉了自己的用心和想法,也找到了完美应对自己的策略,看来啊,自己还是要小心谨慎一些,不能过于小瞧这个对手了。
  杨喻义就朗声笑了几声,说:“行啊,那我今天就过去先谈谈,要是顶不住,还得书记你亲自出马呢?”
  华子建很理解的点点头说:“这是肯定的,我永远都会支持你的工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