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899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这样的情况下,方夏纸业和望海县就显得非常重要了,如果方夏纸业愿意到盐海区投资,那么就算金光集团最终决定投资鹿鸣县,齐少军在市长孟凡均面前也不落下风,如果再加上望海县的成绩,齐少军的基本盘也不比拉到金光集团项目的孟凡均差。
  如果他可以早一步让方夏纸业的投资落实,那么在相邻的两个县区是不是要再上一个造纸项目,就很值得商榷了,齐少军可以一举抢得先手,甚至不用他多做动作,金光集团都有可能直接放弃这个项目。
  围绕苇纸一体化,方夏纸业和望海县已经成为棋盘上很重要的两个棋子,尤其是当这两颗棋子联系在一起的时候。
  在望海的这两天,齐少军也拉拢过包飞扬,据他所知,齐少军也同样拉拢过郑岳,只不过郑岳这位很有冲劲的常务副县长也很有冲劲地婉拒了,包飞扬虽然没有直接拒绝,但也打了一通太极推手,并没有明确表态,齐少军恐怕也不会满意。

  不过因为涂小明的存在,齐少军对包飞扬的身份背景会有一些不同的猜想,包飞扬先到望海,随后涂小明就带着方夏纸业来投资,这样的情况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涂小明和方夏纸业为包飞扬执政地方保驾护航;要么就是包飞扬为涂小明和方夏纸业在望海的发展创造机会  。
  从表面上看,望海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有利于包飞扬出政绩,但是并不利于方夏纸业创造效益,似乎前者的可能更大一些。但是考虑到涂延安只是西北省一把手,在江北省的影响力较弱,为了官声考虑,让涂小明选择这样一个不引人瞩目的地方发展,可能性也很大。
  实际上齐少军更偏向后一种情况,所以他觉得只要能够说动涂小明,他出面确保涂小明和方夏纸业的利益,将涂小明拉过去,包飞扬就不再重要,因此齐少军并没有刻意地去拉拢包飞扬这个并不是那么“重要”的棋子。
  包飞扬无法知晓齐少军的具体心思,但是他已经表露出来的那部分和包飞扬的计划并不相符,所以他现在有必要知道齐少军在望海县到底会有多大动作,会不会影响到已经开展和计划中的各项工作。
  包飞扬在市里并没有什么信得过的人,组织部长宋毓德应该算一个,他琢磨着是不是可以给宋毓德打电话询问一下,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这一台是直线电话,知道这个电话号码的只有县里的常委、还有市里的领导。
  包飞扬连忙拿起话筒,平静地说道:“喂,您好,我是望海县的包飞扬,请问您是哪一位?”
  “呵呵,飞扬啊,我是组织部的白光明,怎么样,没有打扰到你吧?”电话里顿时响起一阵爽朗的笑声。

  “原来是白主任,没有打扰,我正好有空,就算没有空,白主任给我打电话,那也要马上空下来。”包飞扬心中一动,立刻笑着说道。
  白光明是组织部办公室主任,不知道是不是曾经连续两次目睹部长宋毓德、常务副部长张山河对待包飞扬态度的缘故,他对包飞扬很是热情,偶尔也会打电话聊上两句。
  白光明在电话跟包飞扬寒暄了两句,突然压低了声音说道:“飞扬啊,你们县里最近可能要动一动,你要有个准备。”
  包飞扬知道,白光明主动透露消息,应该是向自己示好,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宋毓德的缘故,连忙也很配合地小声问道:“是吗,不知道都会有哪些变动?”

  白光明道:“具体的还不清楚,几位大佬还没有达成共识,不过动的人不少,你们的周书记、杨县长都可能要动。”
  包飞扬不由皱了皱眉头,县委书记周知凯要动,肯定是调走到其它地方或者到市里任职,他的年龄才五十出头,又没有犯什么错误,不会这么早就退居二线。县长杨承东的情况则比较复杂,他有可能接替周知凯的位置,担任县委书记,也有可能调离。
  这一段时间包飞扬和杨承东的配合很默契,杨承东将几件大事都放手交给郑岳、包飞扬等人去做,而他则居中协调,竭力调动全县的资源配合他们的工作,有这样一位县长坐镇,包飞扬做起事情来感觉得心应手。如果杨承东是担任望海县县委书记那还好说,甚至更为有利,但如果杨承东被调离,新换上一位县长,不管是从其他地方调过来,还是现在班子里提拔,都会面临磨合的问题。
  常务副县长郑岳与包飞扬的配合也比较好,但是郑岳现在的资历似乎还不可能一步到位,接替杨承东的位置。
  白光明带来的这个消息,似乎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哪怕他在电话里暗示包飞扬这次也可能要动。
  临了,白光明又热情洋溢地说道:“飞扬啊,最近我可能要到望海去一趟,我有个同学在望海,最近他要过生日,我得去看看,我记得你好像说过要请我去陈港码头吃海鲜的,你可不能食言。”
  “那当然不会,请白主任放心,我还没有结婚呢,可不想现在就食言而肥,成为一个大胖子。”包飞扬笑着说道,然后似乎很随意地问道:“白主任,你这位亲戚家在哪里,在哪里工作?”

  电话那头,白光明脸上笑意盎然,这个包飞扬果然不简单,所谓闻弦歌而知雅意,自己还没怎么提,他似乎就已经明白了,跟这种人打交道就是痛苦。
  白光明笑道:“他在望海镇上,你说不定还见过,就是望海县一中的刘开轩,现在是一中的副校长,原先在县教育局当过副局长。”
  包飞扬不禁有些意外,本来第一次跟白光明接触的时候,包飞扬就觉着这位组织部的大管家的热情有些不同寻常,心里琢磨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让自己帮忙,按理说以白光明的身份,他要有什么事情,只要往县里露个口风,有的是人抢着帮忙。所以包飞扬也觉得可能是因为省委组织部的打过招呼,才让白光明显得那么热情  。
  刚刚白光明提到要来望海做客,包飞扬下意识就问了一句,没想到白光明还真的有事情。
  望海县的经济发展虽然落后,现在的高中教育也没有后来那么受到重视,但望海县一中在全市也是响当当的品牌,甚至在省里都有一定的名气。县中的校长一般都是正科级——和县教育局局长的级别一样,白光明的这位同学做过县教育局副局长,再去县中做副校长,级别一样,但是实际意义大不相同。
  县教育局的副局长就算不能够直接晋升局长,也可以转调其他行局,从政府机关调往其他单位相对也更容易,而学校的副校长哪怕级别一样,以后想要再调进机关也很困难,除非他年龄大了,要退二线,如果稍微有野心,要接任一中校长职务,那也有可能。
  但如果白光明真的想要让自己帮忙,恐怕事情就不会这样简单。同时让包飞扬感到奇怪的是身为组织部的大管家,市委组织部虽然不会干涉县一中校长以外的任命,但是白光明想照顾一下他的同学,有的是方法,怎么会这时候才找上自己?
  在电话里包飞扬也没有办法询问详情,白光明点到即止,并没有说得太直接,就算包飞扬知道白光明有想法,白光明不说,他当然也不好主动提出来,反正白光明都说了他很快就会来望海,那才是合适的时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