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898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张彦竹发言支持,但是到会的十一个常委中,除了纪委书记韦茂表达了一下支持的倾向,县委副书记曹逊、以及和曹逊走得比较近的政法委书记徐稷鹏、统战部长李炜发态度中立,另外的县委办主任苟亮学、组织部长王立中都表示应该服从大局,应该慎重。
  而最后表态的县长杨承东和县委书记周知凯的态度却又刚好相反,杨承东支持郑岳,而周知凯却支持崔程阳。这样一来,支持加大宣传力度的主要就是县长杨承东、县委副书记张彦竹、纪委书记韦茂、常务副县长郑岳这四个人。但是反对大肆宣传的也包括了县委书记周知凯、组织部长王立中、宣传部长崔程阳以及县委办主任苟亮学。另外县委副书记曹逊、政法委书记徐稷鹏、统战部部长李炜发保持中立。

  这样一来,支持和反对的票数都是四票,但是反对的人中不但包括了主管宣传口工作的宣传部长崔程阳,还有县委一把手周知凯,所以严格来说还是周知凯、崔程阳等人的“反对派”占据了上风。
  常委会上没有能够达成积极有价值的共识,会议结束以后,郑岳跑到包飞扬的办公室,向他发起牢骚。包飞扬琢磨了一下常委会上态势,问道:“崔部长、苟主任最近和周书记走得比较近?”
  焦梦德被双规以后,剩下崔程阳和苟亮学即便抱团也没有办法自成一系,故而他们向县委书记周知凯靠拢也是正常的,尤其是苟亮学这个县委办主任,却和县委书记不是一条心,周知凯早就想要将他拿掉了。不过他以前仗着强势的副书记焦梦德撑腰,加上宣传部长崔程阳,还有他们在县里的传统势力,得以成为县里极为强势的一派。然而随着焦梦德被双规,他这一系受到的影响很大,虽然还没有影响到崔程阳和苟亮学,但是县里也捋掉了几位局长副局长,使得崔程阳和苟亮学也没有办法维持小团体的完整,只能眼睁睁看着大家各奔东西,投靠自以为更有前途的方向。

  “苟亮学最近跟周书记跟得很紧,崔、苟向来共同进退,所以崔程阳反对大肆宣传,应该是周书记同意的。”郑岳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咱们周书记的心思可远着呢!”
  包飞扬的目光落在桌面上的一份报纸上,并没有接郑岳的话茬。一直以来,在望海陷入泥潭的周知凯都有心想要调离望海,这是县里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周知凯想要调走,自然希望自己能够去比较重要的局委,比如财政局、计委这些部门担任局长,或者是南方几个更发达的县市,而要想达到这个目的,最重要的不是他有哪些政绩,而是上面的领导是不是看好他,所以郑岳才会说周知凯的心思很远,他这样做显然是遵循了市委领导的意思,因为市里面不希望因为望海县而打乱全市的规划布局。

  包飞扬笑了笑道:“齐书记在县里的时候,对周书记大加赞赏,我看周书记最近也挺活跃的,似乎市里最近会有机会。也难怪崔部长、苟主任他们感到热切。”
  郑岳抬头看向包飞扬,似乎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市里最近会有什么机会?”
  包飞扬意味深长地看了郑岳一眼:“不仅是市里,县里最近也是风云涌动啊!”
  “怎么,飞扬你是不是有什么内部消息,县里还会有人要动一动?”郑岳问道。在县委副书记焦梦德被双规以后,县里就空出一个位置。市委书记齐少军前两天在望海考察的时候,也着重提及了班子问题,如果市里要对望海县的班子进行调整,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包飞扬上一次去市区,见到了新任的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宋毓德,宋毓德是省长王虹锋提拔起来的干部,他主动召见包飞扬,并勉励他在望海县好好干,有了这样一层关系,包飞扬也总算在市里找到了同盟,王虹锋让他来望海,显然并不是无的放矢,也是有目的的。
  不过,这些事情包飞扬当然不可能去找宋毓德打听,如果不是涉及到自己,宋毓德也不会不顾组织原则,什么都跟他说。
  包飞扬摇了摇头:“市里有什么消息我还不知道,不过县里最近大家的想法比较多,周书记刚刚好像又去市里了?”
  望海县到市区要好几个小时车程,所以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县里的干部一般不会跑市里,郑岳和包飞扬都没有听说最近市里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揣测周知凯去市里应该是为了他工作的事情。
  此外,原本态度并不明朗的崔程阳、苟亮学,还有原本对他们这边比较热切的曹逊等人的态度变化也耐人寻味,这些都是市委书记齐少军离开以后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齐少军对他们许诺了什么  。
  “呵呵,跑得倒是勤快。”郑岳不屑地撇了撇嘴,非常看不惯周知凯这种一心跑官的行为。地域回避制度早已有之,这两年才开始逐步严格,地方官员对此也多有些不以为然,认为流官对地方没有感情,往往一两任就要离开,对地方没有感情,也不会考虑地方上长远的发展,往往急功近利,喜欢做表面工程。
  周知凯为什么对修路造桥计划并不是很积极?因为他并不想在望海县待多长时间,他想的是尽早调出望海,到市里或者别的地方去,所以他对招商引资这种短期内就能看到成绩的事情很热切,但是对于修路造桥这种申请、规划、拆迁、修建等等整个周期下来可能要三五年的事情并不感兴趣,说不定辛辛苦苦将准备工作都做好了,他人也不在望海了,白白便宜了后面的人。
  “市里和县里现在不愿意大张旗鼓地宣传傅老的事情,咱们就先等一等,反正他们也没有不让我们说,下面开展工作的时候,咱们还是可以多说一说,让大家知道上面的领导也都很关心望海的发展,让大家更有干劲。”包飞扬说道。
  他其实并不是很在意这件事的宣传鼓动作用,在他看来,宣传鼓动虽然可以让大家的心气足一点,但这口气是不能够维持长久的,还不如让大家看到未来、尤其是不远将来的美好前景,以及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来得有效果。老百姓都希望过上幸福的生活,只要解开他们身上的束缚,给他们指出一个正确的方向,他们就会去努力。
  郑岳显然还是有些不甘心:“也只能这样了。”
  郑岳离开以后,包飞扬伸手抓住电话,心里想着是不是往市里打个电话,问问市里最新的动向,他总觉得市委书记齐少军在望海的这两天做了不少事情,意图不小。他不但想要将方夏纸业拉过去,还想将望海县的干部拉过去,一个市委书记伸出来的橄榄枝诱惑力还是不小的。要知道以前的望海可没有这样的待遇,只有那些郁郁不得志的人才会被安排到望海,对于这样的人,市里的领导们自然是没有什么兴趣的。

  不过现在的情况已经悄然发生着变化,方夏的投资在全市来说也是一个大项目,更重要的是这个项目打开了一扇门,让大家意识到沿海广袤的滩涂上处处都是商机。要说滩涂,靖城市南边跟北边都差不多,北边的地理位置、交通条件都更加优越,但那是相对北部来说的,实际上市里这段时间也接触了不少投资商,但是大家听说是靖城,都没有大的兴趣,也就只有鹿鸣县联系的金光集团要来考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