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892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啊!”齐少军顿时愣在那里,他没想到自己辛辛苦苦跑过来,也吃了一个闭门羹,从市区到望海县的路实在太不好走了。
  薛绍华问道:“马处,你难道没有跟傅老说,我明天陪他一起去海州?”
  马洪道:“我说了,傅老让你回去。”
  “这、这怎么可能?”薛绍华也愣在那里,他还记得前几天傅老刚到海州,他见到傅老的时候,傅老对他的态度还不错,他劝傅老改坐船,傅老也同意了,没想到这次连见都不肯见。
  “马处、傅老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我们有什么做得不到的地方?”薛绍华拉住要走的马洪,小声问道。他了解傅老,就算不想给地方添麻烦,他们眼巴巴地赶过来,傅老通常也会接见一下,而他是傅老的老部下,送一下也是应当,傅老连见都不见,这就有点……有点不近人情了,要是单纯的不近人情也就罢了,就怕傅老对他们有什么意见,那就糟了。
  马洪看了看薛绍华,笑着摇了摇头:“薛书记过滤了,傅老对这几天的行程安排非常满意,并没有什么不满的。”
  马洪特意对非常满意这半句话上加了重音,然后意味深长地看了薛绍华一眼,就不再理会两位发愣的市委书记,转身离开。
  薛绍华能够坐到现在这个位置,绝对不笨,心思十分灵活,他的眼前不断浮现马洪最后看过来的那个眼神,耳边响起他着重强调的那句话:对这几天的行程安排非常满意。
  既然能让马洪刻意强调,那就不会是字面上的意思那么简单。薛绍华也不知道马洪暗指的是什么是非常满意的反义,傅老对他们可以安排的形成不满意,还是说其他意思。薛绍华自己下去视察,也很讨厌下面的人像演戏一样展示的东西,但就算他知道,也没有办法,位置越高,能够看到的东西就越少,他才是市委书记,以傅老的身份,当然更加看不到多少真的东西。
  薛绍华和齐少军对视了一眼,心想还是要弄清楚马洪说的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否则的话他连睡觉都不会安生。
  薛绍华和齐少军不一样,傅老很少会插手地方上的事情,这次也一再声明不要搅扰地方,就算傅老心里有些不满,按照傅老以往的作风,通常也不会说什么。
  所以齐少军并不用担心什么,让他失望的恐怕就是失去了一次和傅老接近的机会,虽然傅老本身并不会直接成为他仕途上的助力,但是傅老的人脉和影响力对他还是有帮助的。
  薛绍华不同,薛绍华曾是傅老的属下,他是真心想要让傅老满意,现在傅老看上去并不满意,甚至可能对他有意见,他感到非常忐忑。此外,如果这件事传出去,让傅老这一系——虽然傅老奉行不结党,但是他也有自己的小圈子,如果他们觉得薛绍华不行,傅老到他的地盘上来,他却不能让他满意,那他以后在这个圈子里的地位就会受到影响。
  所以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薛绍华都比齐少军更为在乎傅老的态度。他看了看齐少军,沉吟了一下问道:“齐书记,你看傅老是不是对我们的不太满意?”
  齐少军想了想:“这个……我连傅老的面都没有见到,我这心里也没有底。”
  薛绍华点了点头,要说对傅老的安排,地方上的这些人当中,他肯定是排第一的。他这样想着,眼前却突然掠过包飞扬的影子,要说谁比他还了解傅老现在的心思,恐怕也就这个包飞扬了。

  薛绍华将市委秘书长高金荣叫到一旁,向他讲了马洪刚才的话:“你说傅老是不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尤其是对我本人?”
  高金荣是海州市委的大管家,也是薛绍华的嫡系亲信,他闻言想了想道:“如果书记您没有听错,马处长刻意强调的那一句话应该是别有所指。”
  薛绍华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就是琢磨不透这其中的关窍,这个别有所指到底指的是哪里?”
  高金荣道:“薛书记您是关心则乱,这事光琢磨不行,我看还是得想办法问问马处长或者其他傅老身边得人。”

  “也只能这样了!”薛绍华点了点头,果断地道:“我去找马处长,其他人那里你再想想办法,我是在傅老身边成长起来的,我不能让傅老带着怨气走。”
  高金荣知道傅老对薛绍华的影响,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两个人匆匆商量了一下,就各自分头行动  。
  傅老发出通知不会再接见大家,众人失望之余,一部分人先行离开,而还有一些人自忖明天有资格为傅老送行,自然不会急着离开。望海县县委书记周知凯忙着安排这部分人的住宿,他对齐少军说道:“齐书记,陈港这边条件简陋,招待所房间也少,住不下这么多人,要不齐书记您和范书记、徐秘书长还是去县城?”
  齐少军摆了摆手:“傅老能住,我们也能住。你安排一下,优先让客人先住下来,条件简陋一点不怕。住不下的,就辛苦望海县的同志,让他们先回去,明天送傅老,他们可以早点赶过来。”
  周知凯点了点头,连忙去安排。
  齐少军看了看靖城来的几个人,也说起刚刚的情况:“薛书记担心傅老对我们的安排不满意,你们看呢?”
  市委秘书长徐稷鹏想了想:“这个安排是得到傅老和工作组同意的,中间并没有出现意外,应该不会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吧?”

  “老范,你觉得呢?”齐少军又看了看市委副书记范晋陆。
  范晋陆颦着眉头沉思了片刻:“也难说,马处长的原话是傅老对这几天的安排非常满意?”
  齐少军点了点头,他们在官场上至少都打拼了十几年,察言观色、揣摩人心是最常做的事情,可是现在能够得到的资料太少,让他们也毫无头绪。
  范晋陆道:“如果马处长刻意强调了这句话,那么信息就应该在这句话里面。”
  齐少军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徐稷鹏,徐稷鹏笑了笑道:“这句话很简单,我们假设一下,如果马处长强调的是这几天,那他要有不满意的地方,也许就是这几天之外,比如明天。”
  “明天?明天的安排可是傅老自己提出来的。”范晋陆看着徐稷鹏,轻轻摇了摇头。

  齐少军今天刚刚赶过来,他对具体的情况还不是很了解,只是用眼神鼓励徐稷鹏继续说下去。他对自己的这个大管家很了解,要说揣摩人心,他还没有见过比徐稷鹏更擅长的。
  徐稷鹏笑了笑,接着说道:“傅老自己提出来,也未必没有问题,说不定傅老的怨气就在这里,所以提出了这个方案,结果我们就答应了,傅老就……”
  齐少军和范晋陆相互看了看,齐少军道:“越想越糊涂了,你先接着说。”
  徐稷鹏点了点头:“那这一点我们就先放一放。再假设马处长强调的是安排,那就有可能是我们的安排太露痕迹,傅老觉得没有看到他想要看的真实情况,所以不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