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796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会上没有对吴忠诚表忠诚,越想越怕之下,陈从水还是决定单独向吴忠诚汇报一下工作。
  陈从水能够当上副县长,是全靠吴忠诚的,能够进入常委班子,也是吴忠诚帮他活动的结果。
  可以说,不管陈从水的心里怎么想,反正他的身上,是打着深深的吴系烙印。
  这种情况下,如果吴忠诚不支持他了,那他陈从水的日子就没以前那么好过了。

  吴忠诚对陈从水确是有意见了。他今天是踩着点来上班的,见陈从水正在办公室外面等着,心里就是一阵不爽。
  一个在常委会上坚定不移支持自己的人,突然有一次没有说话,那行为简直就是背叛!妈的,养只狗还知道叫几声,陈从水这***就是个白眼狼!
  不过,不管是狗还是狼,陈从水过来了,吴忠诚见还是要见的。
  “书记。”陈从水一见到吴忠诚出现,便在脸上堆讨好的笑,小心地打着招呼。
  吴忠诚看了他一眼,又看向了前方,脚下不停,面无表情道:“有事?”
  陈从水心里一紧,看来自己想的没错,吴忠诚还真对自己有意见了。好在自己还是来了,如果不来,这事可就真大了。

  吴忠诚见到陈从水,心里那个气就不打一处来,这个时候知道来表忠心了,早干嘛去了?
  开会的时候连个屁都不放,老子还是一把手呢,你就想着去舔姜富强和张文定的臭脚?哼!
  陈从水知道吴忠诚心里不爽,但也只能当作不知道一样,他跟着吴忠诚的脚步,脸上讨好的的微笑不变,轻声道:“有些工作想跟书记汇报一下……”
  吴忠诚是很想刺他一句,让他有工作去跟县长汇报,可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
  现在是多事之秋,尽管看这家伙不顺眼,但也不能真的把这家伙推到对面去啊。
  毕竟,现在不比以前了,能够多一份助力就多一份助力。
  人生啊,总是有着许多无奈。
  陈从水眼见吴书记坐到办公桌后面去了,却没有叫他坐,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痛快。
  就算你是书记,就算我是被你提拔起来的,可我这些年帮你做了多少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老子怎么说也是堂堂县委常委,一大早跑到你办公室门口等着,这么端正的态度,你居然还把我当个科级干部对待,你还真以为燃翼县是你一个人的燃翼县啊!
  妈的,你吃肉的时候汤都不给我们喝一口,老子这些年帮你做了那么多,也已经仁至义尽了,现在来这对你这么尊重,那都是老子讲仁义!
  陈从水一肚子的不愉快,但却不敢表现出来。
  吴忠诚在燃翼县积威太甚,在没有外力的情况下,陈从水也只敢在心里腹诽一下。
  他继续站着,真的汇报起了工作:“是这样,书记,望燃高速今年是没希望了,不过我们可以多搞几个乡村公路,到交通厅跑一跑,说不定有点希望。听说花洞县、九山县今年已经开始跑了,都跑得有点眉目了。我这边准备了几个方案,请书记定夺。”

  吴忠诚猛的抬起头,一脸冰冷地盯着他,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训:“从水同志,你也算是县里的老人了,有些工作一定要赶在前面,不要事后诸葛亮,临时抱佛脚。兄弟区县都有眉目了,你这边还没有一点准备,交通工作交给你,我看起码拖慢县里五年的发展速度!”
  这个话,真的是跟训孙子似的,这就是吴忠诚的作风。
  “是,是,书记批评得是,都是我工作没有做到位,我向书记、向县委检讨。”陈从水心里很不是滋味,但长久以来已经习惯了吴忠诚这种家长式的作风,听他一骂,就吓得心里那些怨气都差点消散掉。
  吴忠诚看到他这个态度,心里的气也消了不少,语气缓和了一些:“从水啊,不是我要说你。我们穷啊,要发展、要致富啊。啊,有句话怎么说的,要想富,先修路。路修不起来,怎么致富?啊,这个交通工作,交通工作是我们县发展的推动力,修路不仅仅只是跑车的,更重要的是致富的,马虎不得呀。”
  陈从水恭恭敬敬地答道:“书记的指示相当及时,我一定马上改正工作作风,把书记的指示落实到位。”
  说完,他就从包里拿出了一叠报告,放在吴忠诚的桌子上。
  “行了,这事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工作放手去做,县委是你的坚强后盾。”吴忠诚打发走了陈从水,整个人就往椅子上一靠,嘴里嘀咕了声,“饭桶!”

  县里各人有各人的心思,委办副主任陈娟也有自己的心思。
  她一直惦记着张文定答应过请她吃饭的事。
  对于陈娟来讲,吃不吃这顿饭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吃饭,她能够进一步加深和张文定之间的工作感情。不管是继续当委办副主任,还是外放,跟张书记把关系搞好,都是非常有必要的。
  她相信,跟他搞好关系,日后自己的路就平坦得多了。
  陈娟除了因为自己的工作,要在张文定面前表现得越来越积极之外,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她每次见到张文定的时候,心里总是有一种莫名的紧张。

  这种紧张的感觉她并不陌生,因为她在青春期的时候就体会到过。她虽然是个相对比较保守的人,但人都有七情六欲,这谁又能控制的了呢。
  这种紧张还谈不上爱情,但多少也有点好感。说暗恋还早了点,但那种异性的吸引,却是真实存在的。
  她暂时还没想过要和张文定发生点什么事情,但却觉得很喜欢看到张文定。
  所未同事以上,恋人未满,这种状态,很令一些女人着迷的。
  既不用担心世俗的压力,又可以满足自己潜意识的渴望,多好。
  陈娟进张文定办公室是不需要通过刘浩的,虽然自从刘浩当了张文定的秘书以后,她对刘浩已经客气了很多,但她毕竟是刘浩的领导,进张书记办公室,领导再跟下属请示,这有些说不过去。
  最主要的是陈娟跟张文定的关系已经到了不需要秘书汇报的地步,况且自己作为县委办副主任,也有义务为张文定服务。
  若是按市里某些人的说法,她其实才是张文定的大秘,刘浩只是小秘。
  陈娟没有柳如风那般骚包,她敲门进去以后,笑着对张文定说:“张书记,今天晚上你有时间么?”
  “有什么事?”张文定看着她,一脸微笑地问。
  “有点小事。你不是答应过,要请我吃饭的嘛……”陈娟眨眨眼,不轻不重地说道。
  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微笑中似乎带着一点点委屈,仿佛没吃到这顿饭多难过似的。

  她已经习惯了张文定做事说话的方式,知道在他面前,对不同的事情用不同的方式去说,效果才能够达到最好。比如现在这个事情,她就不能表现得犹豫,而要开门见山直截了当。
  日期:2016-12-21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