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795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见过这种卡,倒不是有人给他送过,而是无意中听别人显摆过。这卡往身上一带,县城里几家大的饭店,那可是都免单的,而且不是一次免单,是每个月每家酒店有两次免单,每次免单额度都是五千块。
  这张卡,其实就等于是钱,但又不是钱。
  因为拿着这卡去消费,跟现金一样有同等效果,但毕竟不是钱,谈不上受贿不受贿。而且,这个卡是不记名的,酒店里只认卡不认人。

  况且,如果收了卡的领导不去消费的话,那这张卡也就等于是没送出去。
  当然了,这种卡,纵然是领导拿去消费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吃吃喝喝,从来就不是个问题,更何况还不是用的公款呢。
  再者,话又说回来,像张文定这样的领导真要去那些酒店消费的话,都是有人买单的,哪里轮得到他自己拿卡出来?那也太掉份了!
  刘浩有点犹豫,这么贵重的东西老板竟然给自己,自己是拿呢,还是不拿呢?
  张文定看出了刘浩心里的犹豫,呵呵一笑,道:“拿着吧,好好干。”
  有这句话,刘浩就可以放心的拿了,他伸手拿起卡,赶紧对张文定说:“谢谢老板。请您放心,以后我会更努力工作,绝不辜负您对我的期望。”
  张文定点了点头,道:“去忙吧!”
  当包红日和柳如风怀着不同的心思向张文定靠拢的时候,有人却用着另外的一种独特的方式跟吴忠诚汇报着工作。
  宾馆里,吴忠诚的专用房间里,县委书记吴忠诚满意的躺在大床上,搂着两个女人,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
  这两个女人,一个是宣传部长刘爱琼,一个是刘爱琼的表妹张爱霞。
  “吴书记可真是老当益壮啊,您平时都是怎么保养的,透露一点呗!”张爱霞貌似很满足的躺在吴忠诚的怀里,柔声细语地问道。

  刘爱琼一听这话说的太没水平了,便赶紧接过话头,说:“小霞,吴书记可不老啊,再过三十年,肯定还这么厉害。”
  张爱霞的母亲跟刘爱琼的母亲是亲姐们,她和刘爱琼是亲表姐妹,刘爱琼在县里当领导,她则在燃翼县城开了一家饭馆,取名新华饭店,虽然张爱霞的年龄不算大,但凭着她家族的底子和自己的努力,她向往已久的饭店还是开了起来,在姐姐刘爱琼的照顾下,饭店的生意还算不错。
  姐妹俩的关系非同一般,刘爱琼当初跟张爱霞说道一起去给吴忠诚“汇报工作”的时候,张爱霞也犹豫过,但姐姐平日里这么照顾自己,再说了如果能够把吴书记人伺候好,那以后生意肯定是不用愁的。
  所以,一番犹豫之后,她便答应了。
  两点,终于和吴忠诚一起了,她自然是要说些好听的话讨得吴书记的欢心。

  只是,她毕竟不是体制内的人,说话自然注意不到许多细节。
  吴忠诚并没有因为张爱霞的话而不爽,他笑了笑,摸了一把张爱霞的脸蛋,很满足的说:“呵呵,我老了,真的老了。”
  吴忠诚其实真的老了,自己的体力自己明白。不过,他感觉到自己老了,却并不服老。
  不服老的方式有不少,但最常见的,就是找年轻女人,再一次,就是和年轻男人斗一斗。
  女人吴忠诚不缺,至少要和年轻的男人斗一斗,那就是张文定了。

  说得夸张点,张文定现在已经成了吴忠诚的眼中钉,肉中刺,时时都想着,分外难受。
  也是这段时间被张文定搞得很不爽,所以,今天他和这两姐妹才特别爽。
  不管什么事情,有个对比,那心情真是不一样的。
  当然了,现在心情一换,吴忠诚就又一次想到了张文定,然后有些不舍却又不得不对张爱霞说:“小霞,时候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刘爱琼是个聪明人,知道吴忠诚是有意支走妹妹,便接过吴忠诚的话,对她妹妹道:“是啊,饭店的事还多,你回去看看吧。”
  张爱霞受到过她姐姐的熏陶,知道自己不该问的不能问,便笑了笑答应了一声,默默地穿好了衣服,告辞而去。
  张爱霞走后,刘爱琼知道吴忠诚要跟她说正事了,便像一只小鸟似的依偎在吴忠诚的怀里,柔声细语道:“书记,工作繁忙,您自己也要多注意休息呀,别太累了。”
  有时候下属的聪明并不是能猜透领导的想法,而是要揣着聪明装糊涂。

  刘爱琼看出了吴忠诚在心里的郁闷,当然知道吴忠诚为什么心烦,但她不能说出来。女人有时候需要主动一点,但有时候,还是要笨一点的好。
  吴忠诚在刘爱琼面前没有什么好掩饰的,轻轻地叹了口气,道:“张文定是越来越不知道好歹了。”
  刘爱琼道:“是啊,仗着自己是省里下来到,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他也不打听打听,燃翼是谁的天下。毛都没长齐,就想扑腾翅膀,早晚掉下来摔个半死。”
  吴忠诚道:“他这也是瞎折腾,不过总是这么折腾下去也不行,现在姜富强和周志忠已经跃跃欲试,高德贵也跳出来了,这几天呀,我就一直在琢磨着一件事。”
  “什么事啊?”刘爱琼仰起脸,像个好奇宝宝一样的发问。
  吴忠诚把自己的计划轻描淡写地告诉了刘爱琼,因为他的这个计划需要刘爱琼的配合,而且这个计划的保密程度要做到滴水不漏。
  所以,只能说给刘爱琼一个人听。
  刘爱琼听完点了点头,在吴忠诚的脸上亲了一口,道:“书记真是高明,我回去就准备一下,看这小子还能折腾多久。”
  吴忠诚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大早,县委常委、副县长陈从水就到县委来找吴忠诚了。
  确切地说,是在吴忠诚办公室外面等着,因为这时候还没到上班时间,吴忠诚还没到办公室来呢。

  上次常委会上,陈从水身为县委常委,一句话也没有说,散会后是越想越不自在,越想越后怕。
  当时他不插嘴,并不是怕张文定的强势,而是那种情况下,他也起了点别的心思。
  尽管他是紧跟吴忠诚的,但内心深处,对吴忠诚也还是有些不爽的。如果有得选择,谁又不想自己的权力更大,谁又不想上面的领导更加放权呢?
  而吴忠诚,就是一个不肯放权的人!

  所以,他就在会上没说话,当然了,当时在会场上,别的常委似乎也跟他有一样的心思。
  只是,在会场上那种特定的条件下,眼看着张文定一方气势如虹,他们心中那点小心思就蠢蠢欲动,可散会后,没了那个气氛,心中对吴忠诚的敬畏便又占了上风。
  当然了,陈从水没有及时说话,也跟他的位置有关系,毕竟他是副县长,是受县长直接领导的。
  以前县长姜富强不敢和吴忠诚对战的时候,陈从水在常委会上就完全不用考虑姜富强的感受,但上次,几个人同时反对吴忠诚,就吓得陈从水不敢乱表态了。
  燃翼县共有十三名县委常委。

  其中县委这边是七个位置,书记、副书记、组织部长、宣传部长、统战部长、政法委书记、县委办主任;县纪委有一个位置,书记;县人民武装部有一个位置,部长;县政府占了四个位置,县长、常务副县长、另外还有两名副县长。
  陈从水就是这两名副县长之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