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处长战斗的日子》
第70节

作者: 孤守Man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立志听着姜宝山的话似乎已经感觉到了什么,刚才在荆海霞家里出来,姜宝山并没有多大的反应,莫非他要撮合自己跟荆海霞?想到这里,刘立志说:“我先谢谢领导的关系,其实我也不是挑,只是没遇到合适的,我家庭条件不好,又没啥关系后台,呵呵,很多女孩子还是很现实的。”
  姜宝山呵呵一笑,说:“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家庭条件不好怎么了?多少人还不是公务员呢,你现在的工作就是你的优点,据我所知,给你介绍的人有不少吧,就没一个合适的?是你看不上人家还是人家看不上你?”
  刘立志不知该如何回答,说实话,给他介绍的人确实不少,当初在城管局的时候,局里的大妈级的同事,几乎都为了他这事当了好几次红娘了,可刘立志却对介绍的女孩一个都没感觉,也有工作家庭条件都不错的,甚至还有几个如果结了婚,就会少奋斗几十年,可刘立志就是不来电,幻想一下人家的身体可以,但真的拿到谈婚论嫁这是上,他还是狠不下心来,没等刘立志说话,姜宝山继续说:“你是招商局的人,我作为局长也有义务关心你的个人问题,这样吧,我给你介绍个人。”说到这里,姜宝山故作神秘的把声音压低,继续道:“小荆怎么样?论人才,论长相,她配你可没问题啊,唯一跟你不配的就是她没有正式工作,不过做生意也不错啊,你上班,她挣钱,这不挺好的么?再说了,你看看现在刚结婚的年轻人,两口子工作倒是不错,可放贷、车贷、带孩子,压力多大啊?家庭条件好还凑合,可以啃老,那些农村出来的孩子呢,一个个压的喘不上气来,就指望着这点工资,这辈子都别想翻身,你要是跟小荆成了,起码不用买房子了,她那个衣服店我也去看过,如果好好经营,一年挣个十万八万的也不是问题,你又这么优秀,到时候提拔个副局长或者局长,你俩这日子可就没的说了。”

  姜宝山的这一通分析让刘立志大开眼界,平日里他感觉姜宝山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却没想这些事他分析的头头是道,但他的阴谋刘立志还是猜到了,心里骂道:把荆海霞介绍给我,妈的,你这个畜生安的什么心,你那点小心眼谁不知道?要不是你,人家过得比现在都好,也不至于离婚!
  不过姜宝山这么“关心”自己,刘立志还是要感谢一番的,他做出一副毕恭毕敬的姿态,对姜宝山说:“谢谢局长的关心,不过你说荆姐,我……我真没有这种想法!”
  姜宝山一听刘立志拒绝的这么快,把脸色一沉,说:“怎么?你嫌弃他结过婚?结过婚怎么了?她年龄又不大,人都说女大三还抱金砖呢,小荆今年应该比你大两岁吧,这很正常啊,再说了,结过婚的女人才懂得珍惜,上个婚姻不幸福,就不会再错过下一个了,我看她对你也不错,我觉得你俩就挺合适。”
  刘立志赶忙解释说:“局长,我不是嫌弃她结过婚,只是我跟她,我……我这还真没想过。”姜宝山把腰板一挺,一本正经的说:“市里年底要进行一次调整,咱局里应该有两个正科级名额,你来局里时间虽然不长,但你是副科级时间最长的,在招商局也是进步最大的,局党组过段时间可能还会开会研究,大家也会投票,你提正科级的希望很大,但你也知道,我们提拔干部的一个参考就是有没有结婚,特别是大龄青年,虽然这不会对你的进步产生直接影响,可也是衡量的一个方面,你可不要因小失大,在这个问题上掉链子啊。”

  刘立志还没听说过提拔干部要看结没结婚,这种歪理邪说怎么到了姜宝山嘴里就成了因小失大啊?不过刘立志也能听得出,姜宝山的言外之意就是如果自己跟荆海霞结婚了,那这个正科级就是自己的,否则就算掉了链子,妈的,可真够阴的。
  官场就是这一套,不管做的对与错,领导总会有他的理由,而且更要命的是这个理由还富丽堂皇,让你无话可说。
  不过刘立志绝不会那自己的婚姻大事跟前途去赌,就算这个正科级不要,也不能将就着把荆海霞娶回家?结没结婚无所谓,只是没感觉的事,刘立志从来就是连想都不会想。
  在刘立志心里,依菲也是结过婚的人,而且现在还么有正式离婚,他对她就很有感觉,甚至幻想着哪一天能跟她走进婚姻的殿堂,别说是大不了几岁,就算是大个十岁八岁,他也不会在意,在他心里,年龄不是问题,感觉才是王道。
  他看着姜宝山,小心翼翼的说:“姜局长,我觉得这种事急不得,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关心。”姜宝山冷冷的说了四个字:“固执不化!”说完,大步朝前走去。
  荆海霞的开业仪式举办的很隆重,彩虹门、礼炮、音响一应俱全,在城管局,刘立志早就打好了招呼,所以即便闹得很热闹,也没人去管,隔壁店铺不时的过来瞅瞅,打算看个热闹,却扫兴而归,姜宝山果然到了,他很大方的随了一千块钱的礼,呆了十几分钟便走了,招商局的人没有全到,礼金也由包松捎了过来,荆海霞更是忙的不亦说乎,因为开业当天,所有商品六折销售,所以店里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刘立志即担当了收银员,又担当了店里的保安,而且来随礼的他还负责给记账,所以一个上午,刘立志忙的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他之所以下这么大力气给荆海霞帮忙,只是因为见她一个人很辛苦,想出把力,其他的想法一概没有,但招商局的那些人可就不那么想了,甚至有人跟他打趣说,这是人家荆海霞开业啊,还是你开业啊,看你激动的那样。
  刘立志也只当是一句玩笑话,没往心里去,但这种事情总归是会被人放大,甚至扭曲的,星期一刚到单位,刘立志就听到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似乎大家议论的都是他,说他跟荆海霞的关系不一般,说捡了个破鞋当好东西,更有甚者,说巴结局长也没这么巴结的,俩人穿一条裤子。
  刚开始,刘立志还拿“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的意境来安慰自己,但这些话越来越难听,议论的也越来越有针对性。
  当天下午,刘立志去上厕所,正蹲着,只听厕所里两个人开始议论。
  一个说:“哎,昨天荆海霞开业你怎么没去啊?”另一个说:“我哪有空啊?我陪我媳妇逛街去了。”
  刘立志根据声音判断,两人都是招商局招商一科的,先说话的叫齐春磊,另一个叫顾立强,刘立志躲在隔间里,仔细听这两人的对话,齐春磊说:“你没去真是个失误,你是不知道啊,咱局的刘立志,那叫一个忙啊,我就纳闷呢,他跟荆海霞啥关系啊,至于那么卖力么?”顾立强冷哼一声说:“切,你傻啊,就荆海霞那妖精样的,肯定是把他给迷住了,说不定俩人还有一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