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75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会,文秘书长就带着一个28.9岁的年轻人来到了华子建的办公室,华子建很亲切的笑笑,问:“工作几年了?”

  说话中,华子建也仔细的看了看这个年轻人,他的皮肤白皙,可见没有饱受过太多的风雨,耀眼黑眸,笑起来如弯月,这应该是比较温驯的。直挺的鼻梁,唇色绯然,棱角分明却又不失柔美,看来还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
  这个姓刘的年轻人很恭敬的说:“华书记,我已经在市委工作3年了,过去刚毕业没考公务员的时候,在外面还上过班。”
  “嗯,看起来不错吗,文秘书长。”
  文秘书长也点头说:“要是华书记同意,那就暂时留在你身边?”
  “行,那就这样吧。”

  华子建也不希望在这个事情上面太费精神了,既然文秘书长推荐的,想必就不会差到哪去,华子建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他强大的适应能力让他很快的就投入到了工作状态。
  今天真实一个难得的明朗好天气,碧空如洗,万里无云,阳光虽然照在人的身上暖洋洋的,华子建带着江可蕊到了给自己准备的这套房子里,这里是市委的家属楼,过去住在这里的是一个老厅级干部,年前才搬走,这次华子建来的突然,所以用了近乎一周的时间才把这里收拾出来。
  江可蕊四处打量着房间安排,四室两厅三卫一厨,一百六十多平方米的大房子,即便是三世同堂也不嫌拥挤,两个主卧都已经隔着走廊和客厅,仿锤形的设计使得主卧互不相扰,客房和书房则遥遥相望。
  两间主卧风格迥然各异,文秘书长帮华子建选择的是浅色基调,与阳台隔绝开来的宽大的落地玻璃门窗,被厚重的米色幕帘遮得严严实实,华子建走过去拉开幕帘,让阳光折射进来。
  床相当大,一对箭新的枕头和靠垫摆放得整整齐齐,同色的木质橱柜悬挂在床上方,可以方便夜里阅读时不用下床就随时取书,木纹落地台灯置放在床头,让华子建禁不住浮想联翩。
  似乎是觉察到了华子建的不良心思,江可蕊娇媚的白了华子建一眼,说:“真不错啊,不过我暂时还不能过来。”
  “为什么啊?”华子建奇怪的问。
  “我们台还有一个节目正在录制中,整个节目我都参与了,现在过来不大好吧?至少要等做完才行。”
  华子建就摇头说:“你这人,工作比老公都重要啊。”
  “且,老公又跑不了。”
  华子建知道江可蕊对工作很认真的,也不好拖她的后退,自己在这上班也挺忙的,刚来,什么都要从头开始,所以江可蕊她们迟一点过来也好,免得自己还真没时间照顾到家里,晚点过来就晚点过来吧。
  另外华子建还有个顾虑的,前几天见到了谢部长的时候,自己还说起江可蕊过来之后的工作问题,谢部长说先等等,他还是希望江可蕊到电视台上班。

  但怎么安排,谢部长自己也没有想好,他说要和秋紫云他们碰个头。
  那就等等吧。
  华子建坐在门边的布艺沙发上舒适的享受着清晨的阳光:“这儿环境不错,对了,可蕊啊,旁边就是人民公园,住在这儿就能享受到最好的空气。”
  “嗯,我当然知道,要记住,我可是土生土长的北江省人。”
  “奥,我怎么把这忘了,我已经把你当成新屏市的人了,呵呵呵。”华子建斜靠在沙发背上,听凭阳光落在自己脸上身上。

  华子建脸上的洒脱不羁的表情和诙谐幽默的言语让江可蕊充满了迷恋,这个男人现在已经成了自己生活中的主心骨,她不奢望对方能经常来陪伴自己,她只希望和他走完这一生。
  江可蕊轻轻吁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实本地板踩在上面很舒服,房间里也很暖和,江可蕊甚至连拖鞋都不想穿,她很享受现在这份恬静和安逸。
  “世界是美好的,只要你去感受和追求。”华子建也站起身来走到江可蕊背后,面向窗外阳光,轻轻搂住对方丰腴的腰肢,俯瞰对面的寥廓的城市华景,河畔绿意仍浓,鸯鸟翩飞,沉浸在幸福静谧中的两人一时间有一丝忘却身处何处的飘浮感。
  华子建温燕的鼻息在自己耳畔流涛,江可蕊觉得自己脖颈有些酥痒,轻轻扭动身体,华子建的手已经悄悄滑进套装上衣的下摆,手穿过衬衣,在温软的小腹上细细摩挲。
  嘴唇终于捕极到对方喘息的香舌,一对饱满的双丸也挣脱文胸的束缚落入华子建手中,江可蕊喘息着,一边哀求:“不要,老公,这是白天啊,下面司机还在呢。”
  华子建有些遗憾的把手收回来,放在鼻尖闻了闻,露出一副很受用的表情,羞得江可蕊忍不住擂了华子建一拳。
  江可蕊在省城新房子里面住了两天,这两天华子建和江可蕊自然少不得那个鱼**欢了,这里暂不细述。

  江可蕊走了之后,华子建继续忙着,所有的常委也都和华子建见面做了较为详细的交流,华子建对北江市的认识也比过去更深刻了许多。
  那些政府的副市长们,华子建还没有时间约谈,虽然他们也都过来拜访过华子建,但都是只泛泛而谈,根本没有触及到一些实质问题,因为华子建也是知道的,这些副市长恐怕对自己的顾虑会更多一点。
  今天上午,华子建刚到办公室坐了一会,就见文秘书长带着一个老头走了进来,华子建正想询问,文秘书长就说:“华书记,这是北江市有名的书法大师宫怀玉老先生,今天特意送来了为你撰写的那首诗。”
  华子建赶忙让座,自己前几天偶然的说起了那件事情,没想到这文秘书长就记下了,请人把自己在上任路上想的那首诗找名家写了出来。
  华子建对这个宫怀玉老先生是很礼貌的,这是一位面相慈祥的老人,头发梳得十分认真,没有一丝凌乱。可那一根根银丝一般的白发还是在黑发中清晰可见。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深褐色的眼眸,悄悄地诉说着岁月的沧桑。
  华子建的新秘书小刘赶忙给到上了水,文秘书长又让小刘叫来了办公室的几个干部,让他们把这副以行草书写好,装裱后的诗悬挂在了华子建办公室的墙上,悬挂好后,几位干部看了看效果,都一个劲地说好。
  好什么呢?华子建想了想,他们说的好,是说诗好?字好?还是效果好?华子建觉得他们说的好应该是兼而有之的。但是,他觉得,这些干部都只看到表象,并没有完全领会到他挂这首诗的真正用意,毕竟,这几个干部都还年轻,社会历练还不够,官场经验也不足,是很难一下子就看透一个市委书记的心思的。
  日期:2016-03-03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