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112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三十万我没有要,全都分给了周敬和张博文他们三个人,这一次他们跟着我出任务也是经历了不少危险的,过两天等我伤好些了还得跟着我去倒腾李存实的墓,指不定又得经历多少恐怖的事情呢,肯定得给一些分红的,谁知三人里除了周敬这小王八羔子以外,张博文和李佳嘉都不好意思要我给的分红,说那是我玩命赚来的钱,他们没出啥力,说啥不肯要,最后看我要生气了才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都在县医院里养伤,夜深人静的时候,昌平公主还现身陪我说过几句话,她竟然真的一直都在跟在我身边,虽然她看上去暂时对我没有恶意,但毕竟是个千年女鬼,这么跟着我我说不胆战心惊那是吹牛逼呢,一心想着赶紧去把李存实的事情了了,于是在伤养的差不多的时候就匆匆忙忙离开了医院,又一次驱车赶往武王村。
  因为对武王村当地的环境我并不是太熟悉,所以我就算是拿着昌平公主给我的地图也是两眼一抹黑,压根儿不知道在那大山里面怎么走,没办法只能花了五百块钱在武王村当地找了一个向导,是一个姓徐的老汉,七十多岁了,但是腿脚很利索,早年曾经打过越战,在老山轮战的时候被弹片射瞎了一只眼睛,所以退伍以后回来一辈子都没娶过媳妇儿,生活挺困难,在武王村里面能识得这地图的也就只有徐老汉了,毕竟人家当过兵打过仗,看地图绝对是没问题的。

  当天,我们又在武王村里驻留了一天,在晚上的时候就出发进山了,毕竟我们干的是发掘古墓的事情,还是在晚上行动比较安全一点。一进山,车肯定是不能开了,我们只能背了必要的一些物资和工具跟着徐老汉徒步前进,好在地图上标注的地方没多远,从武王村出来以后钻进一望无垠的管涔山脉里走了大半个晚上就到了。
  谁知,就在我们刚刚到达地方的时候,李佳嘉当时就惊叫了起来:“这里就是我爸爸被害的地方!!”
  我一听,顿时心中一动。结合了武王村的历史,我当初就怀疑李贺是把车子停在了一座古墓上面,最后惹毛了墓里的东西,所以才被打死的,如今我们找李存实的墓倒是摸到了当初李贺被害的地方,这当中难不成有什么牵连不成?
  或者干脆打死李贺的就是那李存实墓里的东西?
  那个李贺感觉不到的阴气的东西就是李存实本人所化吗?
  一连串的问题在我脑子里面冒了出来,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最后干脆就不想了,只要把这李存实的墓挖开了进去瞅一瞅不就知道了?
  你也别说我胆大,主要是现在哥们身后跟着个昌平公主这千年女鬼呢,这心里的底气也就不免足了点,反正有啥事昌平公主罩着,我怕个屁?
  说干就干,我当时就拿出洛阳铲扒拉开带路的徐老汉,准备把洛阳铲钉下去看看到底有没有古墓。
  往地底下打这洛阳铲其实也是一门细工夫,讲究很多的,如果不会打,打出的铲子就带不上泥土,那基本上就是白费力气了。

  我看过吴胖子打这玩意,要打就一定得打出一个垂直孔的,对工具而言,铲头要正,杆子要直。否则,易打弯孔,甚至打孔小口大肚,不成名堂,可就闹了大笑话了。
  所以要想正确的用这洛阳铲,对于玩铲的人的姿势都是有讲究的。首先,身体要站直,两腿叉开,双手握杆,置于胸前,铲头着地,位于两脚脚尖中间,用力向下垂直打探。开口到底,不断将铲头旋转,四面交替下打,保持孔的圆柱形。看土确定下面有没有古墓的时候,得从刃部逆铲将土抠下,纵向掰开看断面,不能回铲,回铲是连续往地下打二三下才提铲。
  我暗暗回想着吴胖子玩这玩意时候的手艺,一边回顾一边开始打铲,我收嫩,没一会儿手心就都是血泡,生疼生疼的,接了三四根儿白蜡杆就打不动了,完全是咬牙在坚持,而且是越大越慢,一直到天亮的时候我才终于感觉到下面似乎有了动静……
  那是一种非常特别的感觉,软绵绵的,也不知道打到了什么东西!

  大概是注意到了我脸上神情的异常,这时张博文忽然问我:“是不是有发现?”
  我点了点头,开始往回撤洛阳铲了,没过一会儿就把铲子提上来了,我一看上面的土,顿时愣住了!!!
  铲上的土里夹杂着一些砖头的碎渣子,在地下十几米的地方土里出现了砖头的碎渣子这绝对是下面有古墓的迹象,只是……让我震惊的是,那土里不光有砖头的碎渣子,还有血!!!
  鲜红鲜红的血,显然是刚刚流出来的!!
  我看到这血眼角都在抽搐了这地底下到底有什么东西,怎么洛阳铲打下去不光带出了砖瓦碎片,还带出了嫣红的血?
  这个时候张博文也凑了上来,看了我手里的铲子一眼,显然也是注意到了上面的血,顿时面色一变,看了眼坐在一变休息抽旱烟的徐老汉,这才压低声音跟我说道:“小天。这铲子刚下去就见了血,这下面的墓怕是凶险的很啊,往年我跟你爸爸碰到这种墓都是恭恭敬敬的对其拜上三拜,然后给人家墓主人贡上三炷香,立马撤离的!要不咱们……”
  “怂了?”
  我扭头看了张博文一眼,沉声说道:“这墓咱们说什么也得下的。李贺以前跟着我父亲鞍前马后的效力,他的死我不能置之不理不说,而且这次咱们这档子任务要想了结怕是最后还得应在这座墓上!”
  张博文似乎被我一个文弱书生说怂说的有点不好意思了,挠了挠头直接发狠了,道:“成!下就下,小天你这么仗义我这做哥的要是再扭扭捏捏就有点不像话了,不过这回动铲子的事儿得交给我,那天晚上你已经一个人扛了,这回得我上!”
  其实下斗动铲子的人还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如果有什么情况绝对是第一个应在动铲子的人头上的,比如上次在秦岭大山里我们遇到的那座有天宝琉璃龙火顶结构的古墓,万一要是不小心捅破了琉璃顶,第一个遭殃的绝对是动铲子的人。张博文跟了我爸那么多年,这个道理他不可能不懂,他这么说可能也是心里有愧,毕竟我得的报酬和红包是一分不少的全给他了,刚才遇到事儿他却想着撤离,被我一说心里有些别扭,所以才应下了这个活儿,我看他坚持要做,所以就点头答应了,主要是我也确实挖不动了,打洛阳铲的时候手上磨得全是血泡。真的有点抡不动工兵铲了,于是就把活儿让给了他,坐在一边让李佳嘉帮我包扎下手上的伤口。  с О М

  这时候。一直在旁边抽旱烟的徐老头凑到我身边,笑眯眯的问道:“小伙子,我在旁边也看你们活动有一会儿了,你们是盗墓的手艺人吧?”
  这徐老头一问,我顿时微微眯起了眼睛,原本以为这老头是个山野里的老头子,没想到还有点眼力的,竟然从我们的手法上看出了我们是干嘛的了,一时间我开始琢磨起怎么应对了。
  当然,我肯定是不可能让他去举报我们的,宁可在这荒山野岭里整死这老头也不能让他去举报了我。咱们国家对古墓的保护措施一直都是采取非常保守的态度,尊敬死者,不主动去挖掘与破坏,除非是有山体塌方等情况发生让古墓露出地表了才会派考古队进去。在这种整体的大环境风气下。对盗墓的手段能不严厉?抓住了牢底坐穿都是轻的,搞不好还他妈的得吃颗“花生米”,所以与其被这徐老汉举报了遭罪,还不如动手先整死丫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