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888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市委副书记范晋陆也皱了皱眉头:“这是怎么回事?望海县什么时候向计委提交了陈港项目,我怎么不知道?”
  周知凯和杨承东也面面相觑,包飞扬只得解释道:“是这样的,我这一次去燕京给长辈过生日,吃饭的时候恰好碰到计委基础产业司的一位领导,我想这个机会不能错过,就向他汇报了一下情况,然后赶了一份计划书交了过去。后来碰上傅老要来这件事,就还没有来得及向领导汇报。”
  王跃伟也并没有机会跟林树辉说这件事,更何况他作为副省长,级别还在林树辉这个省委副秘书长之上,用不着向林树辉汇报工作,另外这件事说到底只是望海县向计委提交了一份计划书和项目申请,陈港项目在望海县算是大事,在江北省却也不算什么,王跃伟也没有急着向省里汇报,何况还碰上傅老这件事。
  林树辉看了看,有些奇怪地问道:“怎么,你们都不知道这件事?”
  范晋陆摇了摇头,徐稷鹏寒声道:“包副县长真是好本事,不声不响就办成了这件大事,刚刚林秘书长还提到了要与中央和省市县的规划步调一致,我看你心中根本就没有什么规划,也没有什么省市县吧?”
  徐稷鹏的这个指责有些严厉了,就连林树辉也对他一而再地用自己的话当枪头感到不满,不悦地看了他一眼。
  “好了,大家不要跑题。”傅老身边的工作组组长马洪伸手敲了敲桌子,马洪现在只是正处级,不过他代表傅老,马洪发话,大家连忙转头看过去。马洪说道:“大家对这个有争议,那就先放一放,在傅老面前,说法可以保守一点。”
  马洪最关心的就是傅老的安全和健康,他知道地方上这些官员担心什么,也无意掺合进去,让傅老平平安安返回燕京才是他最大的任务,他当然也无意于节外生枝。

  范晋陆点了点头,深深地看了包飞扬一眼:“那就按照马处长的意思办。”
  大家又商量了一下具体的尺度,包飞扬也没有争什么,反正陈港的项目走的是计委这条线,不需要通过傅老的关注来给省里和市里施加压力。
  这个问题敲定以后,海州市委秘书长高金荣又提出一个问题:“我注意到有几位望海县的同志在发言稿里提到了要改善望海县的交通,特别提及建造冠河大桥,打通和海州的交通联系,我认为这一点也需要慎重。”
  高金荣道:“根据省里和海州市的规划,日前省里的王跃伟省长与我市的冼超闻副市长前往燕京,向计委提交了海西冠河大桥计划,望海县这个时候提及河口的大桥计划,显然与规划不符,会让原有的计划陷入被动。”
  马洪看了看靖城市与望海县的干部,他知道这些地方干部在担心什么,无非是担心傅老发话,他们身上多一份任务。其实这都是杞人忧天,傅老在位的时候,就从不会干涉职务范围以外的事情,退下来以后,更是不再就任何公务发话,傅老这一次回来,也明确说了不要地方接待,不会干涉地方事务。

  不过马洪也没有说什么,地方干部有他们自己的想法,只要不会影响傅老的安全和健康,他也不准备干涉。
  高金荣话音刚落,靖城市市委秘书长徐稷鹏也道:“市里暂时没有建造冠河大桥的计划,我也认为在这个时候提出来是不合适的。”
  杨承东忍不住说道:“一河一海,是望海县最基本的地形环境,如果傅老问及我们望海发展的计划,这两点是绕不过去的。我们只要不说现在就要造桥、造码头,不提造桥造码头的困难,总应该可以吧?”
  “不可以!”徐稷鹏马上摇了摇头:“你们提到造桥、造码头,傅老自然就要问什么时候造桥、什么时候建码头,你们怎么说?马上就建?如果不是马上建,那是不是有什么困难,你们又要怎么回答?所以这件事,一件都不能提。”
  徐稷鹏斩钉截铁地说道,又回头问道:“马处、林秘书长、范书记,你们看呢?”
  马洪、林树辉和范晋陆相互看了看,马洪道:“地方上的事务,我们不干预,你们决定。”
  林树辉沉吟了一下:“范书记,你怎么看?”
  范晋陆抬头看了一眼坐在远端的包飞扬,他也认为傅老这一次来望海应该和包飞扬有关,这个很能折腾的年轻人恐怕不会闲着没事干,就只是请傅老回来看看,肯定有借力的意思,就算不让周知凯、不让杨承东等人说话,以包飞扬和傅老的关系,他们能拦得住?
  范晋陆知道市里和望海方面为了苇纸一体化项目在哪里落户正在暗战,市委书记齐少军、市长孟凡均都支持南部,范晋陆孤掌难鸣,不得不妥协  。没想到包飞扬突然请来了傅老,要说跟这件事没有一点关系恐怕也不现实。
  他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压一压,以免闹得更厉害:“既然有争论,那就再看一看,暂时就不提罢!你们可以重点围绕造纸项目、滩涂开发,还有最近你们提出来的务工合作社,这些都是很好的工作,也很具体,我想傅老会更感兴趣。”
  杨承东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他闷声道:“造纸项目就可以提?单纯一个造纸厂可没有什么提的价值,要提造纸就要提到造纸一体化,市里能让我们提?”

  马洪低着头,默不作声,摆明了现在讨论的事情与他无关,他是不会开口说什么。
  林树辉皱了皱眉头,杨承东这句话锋芒毕露,几乎将望海县与市里的矛盾摆到了明处。想想也是,望海县好不容易请到傅老,想要借这个机会为县里争取到更多资源,没想到市里拼命打压,不让他们说,他们当然有怨气。
  正因为这个缘故,林树辉决定还是要支持靖城市,对望海县方面进行打压,免得他们急功近利,真搞出什么事情来。
  更何况这一次靖城市委、海州市委都跟他打了招呼。
  “杨县长,你这是什么态度?市里不让你们提,是因为这些事情都还没有眉目,你现在就说出去,是不是欺骗领导?误导领导?”徐稷鹏拍了一下桌子,异常恼火地说道。
  杨承东吁了口气,他知道现在这个场合并不适合争吵,在中央和省委领导面前,他要是真的跟徐稷鹏顶起来,那肯定要落一个桀骜的评价,对于他以后的发展很不利。而且在这种情况下,其他人的立场也很好预料,肯定会站在徐稷鹏那一边。他只是感到非常憋屈,明明是望海的一次大好机会,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它溜走了?
  想到这里,杨承东侧转头看了一眼包飞扬,他相信傅老就是包飞扬请来的,这小子鬼点子特别多,肯定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看到杨承东看过来,包飞扬向他笑了笑,使了个眼神。杨承东立刻心领神会,为不可察地点了点头,决定不再说什么。

  看到杨承东终于老实了,徐稷鹏这才冷哼了一声。林树辉这才说道:“既然望海县没有其他意见,那我也同意范书记、徐秘书长的意见,对冠河大桥一事,也尽量不要提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