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887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周知凯打量包飞扬的同时,与会的其他人也都在审视这个横空出世的年轻人。包飞扬来江北省的时间还不长,所以大家对包飞扬的了解都不多,省委副秘书长林树辉倒是知道方夏纸业的董事长涂小明是西北省委书记涂延安的儿子,包飞扬和涂小明在西北省的时候就关系密切,包飞扬本人还是西北省委常委、西京市委书记包国强的侄子,有这样的背景,他能够搭上傅老的关系倒也并不算奇怪。

  包飞扬无暇关注其他人的想法,他简洁地说道:“工作组根据傅老的指示,又听取了省里、市里和望海县的意见,大致安排傅老看三个地方。第一是当年的故址旧地,比如陈港的靖海解放战役指挥部旧址,县一小保留的当年望海县委所在地;第二是见一见当年的故人,县里面已经找了几位当年参加过解放地方的战斗的老战士,以及与四路军有过接触的老人,安排在傅老参观指挥部旧址的时候一起接见;第三个,傅老还想看一看望海县现在的发展情况,我们想让他去海通河疏浚工程现场、方夏纸业项目施工地、陈港港口参观……”R580

  傅老在望海去哪里、看些什么、接见哪些人,工作组与省、市、县都已经沟通过,所以大家对这个安排并没有什么意见,会上大家主要就细节问题进行了更加仔细深入的讨论,以确保万无一失。
  实际上地方对这种接待工作并不陌生,傅老的身份是比较特殊,但是傅老要求下面不要大张旗鼓,在座的这些人几乎都参加过一些接待工作,有接待过中央领导的,也有接待过省委领导的,每一次都很紧张,各项工作也琐细至极。
  因此接待上的事情并没有什么问题,唯一需要严防死守的就是让下面将一些不那么和谐的事情捅到傅老面前,让地方政府陷入被动。
  “此外,傅老答应会跟望海的同志见一见,有可能会跟大家谈一谈望海县的问题和发展,大家在发言的时候,不应该说的话一定不能够说,具体的要求我们都已经给大家了,请县里的同志再强调一下,绝对不能够出现意外。”省委副秘书长林树辉目光锐利地扫过望海县诸人,声音严肃地说道。
  “另外,让大家谈望海的发展,大家也不要好高骛远,一定要注意切合实际,并与中央和省、市的发展规划一致  。之前让大家准备的发言稿都已经发下去了,现在大家就讨论一下,看看这些发言内容有哪些是不合适的,大家都谈谈。”林树辉说道,事实上这才是今天开会的重点,接待工作已经经过细致周密的部署,通常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只要再强调一下就可以。最容易出问题的地方还是担心大家说错话,虽然傅老说不会插手地方上的事情,但真要有问题捅到傅老面前,以傅老对地方的感情,恐怕还是要过问,就算傅老出于避讳的考虑不说话,可是傅老知道了,无疑会留下不好的印象。

  所以在敲定傅老接见时的人选时,就已经开始进行严格的审查,也要求他们准备一份一旦有机会发言时的发言稿。这个发言稿和开会时候的不一样,傅老接见的时间有限,大部分获得发言的机会很少,就算有机会发言也只能说几句话,不过上面还是要求他们将要说话的考虑好,并且写下来,决不允许胡乱说话。
  因为已经交代过哪些话能说,哪些话不能说,所以这些发言稿大体上都挑不出什么毛病,当然,也很难看出什么问题,这也是官场上的常态。大家陆续发言,挑了一些言语上的小毛病。
  轮到靖城市市委秘书长徐稷鹏的时候,徐稷鹏敲了敲面前的材料:“刚刚林秘书长讲了两点,一个是傅老让我们讲问题,我们不要将什么问题都捅到傅老那里,让老人家操心,我们自己的工作要自己去做好;另一个是傅老让我们展望未来,我们也不能够好高骛远,什么话都讲,老人家听了高兴,但万一要拿这个要求我们,工作就会比较被动,所以不能够脱离中央以及省市县的相关规划……”
  说到这里,徐稷鹏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我注意了一下,望海县的同志在谈到发展的时候,不少人提到了三件事,一件是扩建陈港港口,有人甚至提出要将陈港打造成为枢纽港,我觉得这个目标有点远了吧?别的不说,陈港距离海州港也不过只有二十多海里吧,二十多海里范围内能够出现两个枢纽港吗?这要是说出去,岂不是给既有的规划添乱?”

  望海县出席会议的人有人抬头看了看其他人,有人沉默不语。县委书记周知凯、县长杨承东都低头不语,傅老接见望海县的干部,其他人或许会有说话的机会,但是说不了几句,只有他们两个可能会多说一些,说不定还要向傅老进行详细的工作汇报和展望,所以他们写的发言稿也相对长一些。
  望海县就那么大,要说现状,大体也能粉饰出来一些亮点,要说展望,能够让人振奋的也只有那几点,港口肯定是其中之一,所以他们都提到了港口,虽然没有提打造枢纽港,但是目标却也不比枢纽港差到哪里去。
  徐稷鹏拿自己定的调子开头,省委副秘书长林树辉也不能不有所表示,他侧过身对靖城市委副书记范晋陆说道:“范书记以前在望海县当过书记,你怎么看?”
  林树辉、范晋陆、徐稷鹏,以及海州市委秘书长聂学清都是副厅级,不过林树辉代表省委,除了工作组组长马洪,地方上还是以林树辉为首。
  听到林树辉这样问,范晋陆沉吟了一下:“徐秘书长指出的这个问题确实需要注意,陈港是望海县最有潜力的一个地方,可以说,但不能太离谱,什么枢纽港还是不要提了,我看重点还是海州港的转运港,特别是海通河疏浚以后,通过海通河向南、冠河向西,陈港可以发挥海河联运的优势。”
  徐稷鹏又道:“这个度很重要,陈港码头的综合利用率还不到百分之五十,我觉得可以不提远景,只说港口的现在,现在就是转运港,就可以河海联运嘛!”
  包飞扬忍不住说道:“范书记、徐秘书长,这次在燕京,我们已经向计委基础产业司提交了港口扩建的计划书,已经通过产业司的初步审核。”
  这段时间一直忙着傅老下来的接待工作,这件事包飞扬还没有来得及汇报,他现在提出来,会场上靖城市、望海县的人顿时都转过头吃惊地看着他  。
  徐稷鹏愣了愣,随即有些恼羞成怒。包飞扬这个年轻人他知道,从海州开始他们就见过面,地方上的官员和傅老接触最多的就是包飞扬,而且听说傅老要来就是因为这个年轻人,对省里来说,上面的领导下来视察既是好事又是坏事,好事就是领导视察说明重视,如果领导一高兴,往往能够帮地方上解决一些大问题;坏事就是领导也可能发现问题,随口一句话,都可能让下面的人跑断腿。所以大家都希望是好事,还不会抱怨什么,可是傅老却不大爱接见地方上的干部,只有包飞扬一个小小的副县长在傅老面前如鱼得水,徐稷鹏当然有些不满意。

  更何况徐稷鹏也知道市里和望海县在苇纸一体化项目上的暗战,他作为市委书记齐少军的亲信,自然也是支持南方的,对包飞扬这个刺头早就有些不满。
  现在听说包飞扬没有一点风声就将陈港这么大一个项目送到计委去了,心里恼火至极,这个年轻人怎么总喜欢自己搞一套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