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885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傅老用了两天时间准备,第三天就迫不及待登上前往海州的列车,他们乘坐的车厢是加挂的一节专列车厢,对于这个安排,傅老并没有强烈反对,毕竟所有的随行人员加起来,差不多也要占据小半截车厢,还会给其他乘客带去很多不便。
  燕京直达海州的列车每天只有一趟,全程需要十五个小时,早上六点出发,晚上十点才能抵达海州  。虽然随行的人员都很紧张,但实际上傅老的精神状态很好,可能是因为即将回到曾经战斗过的地方,他显得很兴奋,有几乎每到一个站,都至少要到门口看一看,其中有几个站还下车转悠了片刻。
  而在列车开行的时候,傅老又经常透过窗户望着外面的景色,就像是在巡阅祖国的万里河山。
  到了海州,已经是晚上十点,按照行程安排,他们要在海州住一晚,第二天再坐车前往望海。
  海州市委书记薛绍华曾经做过傅老的秘书,在知道傅老要途径海州前往望海的时候,薛绍华很高兴,希望自己能够全程陪同,不过让傅老给驳了回去,并且警告他路过海州的时候,不要搞任何接待活动,薛绍华知道傅老的性格,真的没有在火车站出现,不过江北省省委副秘书长林树辉已经赶到海州,海州方面也安排好了住宿。

  傅老也确实上了年纪,一路上又过于兴奋,没怎么休息,到酒店住下以后,很快进入梦乡。而包飞扬等陪同人员却不能够马上休息,有关第二天的行程、地方上的接待,有很多工作需要安排。
  酒店专门准备的会议室里,江北省副省长王跃伟、省委副秘书长林树辉、省委委员,海州市委书记薛绍华,以及海州市几位主要领导,靖城市委副书记范晋陆、望海县委书记周知凯,以及工作组方面的几位主要负责人坐在一起,捧着第二天的行程安排,一项一项地进行推敲。
  海州市委书记薛绍华指了指行程表上的一项:“海州通往望海的公路路况比较差,这段路也有五六十公里,傅老可能会吃不消,我建议改乘客轮,虽然时间稍微长了一点,但是比较平稳。”
  副省长王跃伟摇了摇头:“这个方案你们先前就提过,起先我们也是这样安排的,但是傅老说他希望实地走一走,要求坐车,所以后来才改成这个样子。”
  薛绍华皱了皱眉头:“这个安排我认为一定要改,大家可能对情况不太了解,在知道傅老要来以后,我和市委几位同志一起实地走了一趟,这边几条路的路况都太差了,二三十公里还能忍受,但是从海州市区到冠河河边大概有五六十公里,路上很颠簸,我们不能让傅老吃这样的苦头。”

  大家相互看了看,工作组的组长马洪说道:“如果情况真的这样严重,那么我们还是要尽量劝说傅老改变计划。”
  说着,马洪又道:“飞扬县长,你有没有办法?”
  在座的有一位副省级、三个正厅级、好几个副厅级,也就包飞扬的级别最低,才副处级。大家看到马洪开口向包飞扬询问,不由都感到非常奇怪。
  包飞扬看了看海州市委书记薛绍华:“这个、恐怕有点困难,我估计老爷子是想亲眼看一看望海县的交通。”
  薛绍华不由皱了皱眉头,现在有传闻傅老之所以要来望海,就是因为包飞扬,他们都不知道包飞扬跟傅老说了些什么。可是看包飞扬的年龄和职务,恐怕他是有意识地劝说傅老来望海,以便为望海争取更多好处。
  薛绍华沉着脸说道:“包县长,我想你很清楚海州到望海的路况,我不管你有什么目的,为了傅老的身体着想,都必须阻止傅老坐车去望海。”
  包飞扬其实也不想让傅老坐车,可是他上次汇报的时候提到了望海的交通情况,所以傅老想要坐车看看路况,确实跟他有些感谢。他想了想道:“好吧,我尽量去劝说傅老改变行程安排,不过,这件事还是薛书记去最好。”
  “我去?”薛绍华不满地瞪了包飞扬一眼,他当然想去,可是傅老不愿意见他,他也没有办法  。否则的话,他怎么会让包飞扬胡乱怂恿傅老乱来呢?
  包飞扬点了点头:“我不能保证一定能够说服傅老不坐车改坐船,但是我能够保证可以让傅老愿意见你。”
  “你说真的?”薛绍华看了看包飞扬,开始重新审视包飞扬在傅老心目中的地位。这一次傅家就来了一个第三代的陆奕,薛绍华见陆奕和包飞扬的关系很好,还以为包飞燕能够留在工作组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可是现在看来,马洪征求了包飞扬的意见,却没有征求陆奕的意见,事情恐怕并没有那么简单。
  包飞扬道:“当然,听说薛书记曾经是傅老的老部下?”
  薛绍华点了点头:“不错,傅老对周围人的要求一直都很严格,如果你能让我见到傅老,就由我来劝说傅老改变安排。”
  接下去,大家又讨论了其他一些安排,直到觉得没有什么遗漏,才散会休息,这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
  傅老晚上休息得很好,第二天早上起来以后,精神抖擞,开口就问:“今天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大家都看包飞扬,包飞扬说道:“老爷子,今天我们坐船吧,正好看一看两岸的风光……”
  傅老皱起眉头,仔细看了看包飞扬,然后又看了看其他人:“什么意思,不是都说好了吗,我们坐车,我要看一看望海县的交通情况。”
  陆奕也在旁边帮腔道:“外公,你要看望海县的交通情况,那等我们到了望海县在坐车就可以了。”

  傅老瞪了陆奕一眼:“你小子懂什么,一个地方的交通行不行,不但要看内部交通,更要看对外交通,对外交通尤其重要,我不亲眼看一看怎么行?”
  陆奕偷偷向包飞扬摊开双手,表示自己无能为力。包飞扬将一碗粥递到傅老面前:“老爷子,我知道你想看什么,不过有些事情并不一定要亲眼去看,你让了解情况的人向你汇报也就可以了。”
  傅老摆了摆手:“汇报都是报喜不报忧,我要亲眼看到才放心。你们不让我看,是不是路况真的很差?”
  包飞扬摇了摇头:“这个问题你应该问海州人,海州市的薛书记就在外面,你要了解什么都可以问他,我可不敢乱说,咱们望海县以后的发展可就都指着海州呢!”
  “薛绍华来了?”傅老盯着包飞扬看了两眼,突然笑道:“好啊,你小子又想拿我当枪使?”
  包飞扬连忙道:“我哪敢,我不过事知道您老人家的想法,然后帮您找到一个最简单的办法而已。”
  傅老摆了摆手:“好了,你小子很狡猾,那就让姓薛的进来吧,我看他已经快要记不得我这个老家伙了。”

  陆奕看了看老爷子,又看了看包飞扬,忍不住竖起大拇指晃了晃,他实在没有听明白包飞扬和老爷子在打什么机锋,包飞扬三言两语,就让老爷子改变了主意,并且答应接见薛绍华,老爷子原本是不准备接见海州的地方官员的。
  薛绍华进来的时候,傅老正在吃早饭,他习惯性地要帮老爷子盛粥,不过傅老却将粥碗递给包飞扬,然后看了看他问道:“听说你让我改坐船,为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